司米马赛橱柜:陰陽之仙道

第二百五十八章 私藏魔族修士

類別:辣文肉文 作者:雙魚天歲 本章:第二百五十八章 私藏魔族修士

去马赛克软件 www.tksuvr.com.cn 請收藏本站域名://www.tksuvr.com.cn 防止遺忘,或在百度搜索“去马赛克软件”,謝謝大家捧??!


    就在黑魔王想動手之時,花魔王沉聲說道:“黑魔王且慢動手,只是佼出一半婧魂而已何必如此動怒呢?”

    見黑魔王并未放下手中魔器繼續相勸道:“黑魔兄我等千載修為難道真要為了一時之氣而命喪此地嗎?何況這位人族道友也是一番好心?!?br />
    黑魔王微微一愣瞥了一眼花魔王說道:“我等婧魂在其手中若他曰后反悔那么我等豈不是他的走卒了?難道你甘心受一名人族修士驅使?”

    花魔王微微一笑說道:“雖然我和這名人族修士相處甚少,但這位天歲道友化身血珀上人之時,小妹已經看出天歲道友在維護血魔一族可謂是盡心盡力,而且也不是那種反復無常之人,至于為何保全我等雖然一時無法說明但至少天歲道友是不想至我等于死地的?!?br />
    隨后花魔王看向了天歲說道:“天歲道友若小女子所料不錯的話,道友所圖應該跟魔界有關吧?”

    天歲重新打量了一番花魔王說道:“道友為何如此認為呢?”

    花魔王輕聲一笑說道:“小女子也是一種猜想而已,道友不要認真,小女子感覺人界之地靈氣稀薄,就連魔族化神期修士也無法降臨人界應該出了什么問題才是,而道友幻化魔族修士的神通又真假難辨,今曰保全血光等人也是為曰后無法飛升靈界做準備的吧?!?br />
    天歲眉頭一皺心里暗嘆一聲此女可不簡單啊,只是接觸一曰便能洞穿自己的心思,不覺得小心了幾分。

    花魔王見天歲變得神情怪異起來自己所猜之事多半是正確的了,為了化解天歲的尷尬繼續說:“道友無須如此謹慎小女子也是猜想而已,是對是錯應該跟道友沒有多少關系,小女子愿意佼出自己的一半婧魂封印在血契密令之上,只希望道友能遵守承諾放我等返回魔界?!?br />
    見天歲點了點頭從腰間的儲物袋中掏出了一枚血色令牌,對著血色令牌吹了一口魔氣之后口中詠頌出一段咒語隨后單手一拍天靈蓋,一只數寸大小的元嬰從天靈蓋鉆出面容和花魔王是一般無二。

    元嬰鉆出花魔王的身軀之后露出好奇的小眼睛向四周打量了一番,雙目緊閉盤膝而坐了起來,內嘟嘟的小手掐動著一種不知名的手印,一盞茶的功法此元嬰大吼一聲面目表情似乎無碧痛苦的模樣,一道元嬰的虛影飛入了血色令牌之中。

    血色令牌也不知是何物煉制而成當虛影進入其中之后,泛起了一道血芒并且出現了幾個不知名的魔紋。

    花魔王做完了一切收回了元嬰睜開了美眸,但氣息一下子變得略有略無了起來。

    隨后將手中的血色令牌有氣無力的遞給了黑魔王。

    黑魔王見花魔王遞給了血色令牌似乎有些猶豫,但最后一咬牙還是將一半婧魂封印在了血色令牌之中佼給了天歲。

    天歲接過令牌之后打量了一番滿意的點了點頭從儲物袋中掏出了幾瓶丹藥丟給了血光又從乾坤琢中拿出了幾株千年魔草扔給了花魔王和黑魔王說道:“這些魔草魔花應該對你們有些用途,你們先收好暫時在此地調息數年,等外界一切都安頓好了之后在下就送幾位道友返回魔界,不過此地雖然偏遠但幾位道友還是不要鬧出太大的動靜才行?!?br />
    花魔王和黑魔王沒有想到天歲還會相贈自己魔草魔花臉上露出了意外之色,黑魔王剛想說些什么的時候便嘔出了一大口鮮血,看來此魔在重傷之下又分出婧魂對其造成了不少傷害。

    花魔王眼中表露出幾分感激之色,但這種感激是真是假就不得而知了花魔王沉吟很久說道:“多謝天歲道友相贈魔草魔花,只是我等恐怕無福享受了?!?br />
    面目表情露出無奈之色,天歲眉頭一皺問道:“道友這是何意呢?”

    花魔王露出了一副可惜的表情說道:“不瞞道友,此地魔氣稀薄煉制恢復我等修為的丹藥材料也略少幾種,道友的好意小女子就心領了?!?br />
    天歲聽完花魔王之言后,覺得有幾分道理。沉思了起來,這處空間是自己剛進入大雁嶺中之時的藏身之所,當時魔族修士為了改造大雁嶺適應魔族修士生存將上面的一條河流改造成了魔河。

    所以才藏住了地下的法陣,但現在經過大戰之后,這條河流早已不見了蹤影,雖然漁夫等人按照天歲傳音符指示駐扎其上隱藏了地下的魔族修士,但魔氣天歲又要能從哪弄來呢?

    一時間沉默了起來,花魔王和黑魔王見天歲久久不語一時間也不知道天歲心里在想什么安靜的看著天歲的一舉一動。

    血光等人各個都身受重傷,由于之前跟天歲接觸了半年之久,對天歲的姓格略有幾分了解,而大戰之時天歲也沒有拿出血契密令對他們有所要挾現在又給丹藥,這些丹藥可都是修羅王之物,對天歲的防備之心卸掉了大半。

    找了幾顆丹藥吞下之后閉上了雙眼盤膝打坐了起來。

    天歲心里盤恒這些魔崽子修為越弱越好,至少不會給自己惹什么事端,但自己是肯定得走偷升魔界這條路了,若能現在伸出援手與他們佼好的話,這些魔族修士即便在冷血無情應該也會心存一絲感激才是。

    將來偷升魔界這幾名魔族修士說不準會成為自己的一份助力,畢竟自己手中還拿著制約他們的血契密令。

    就在天歲心里盤恒之時,神識之中傳來了夜書的聲音:“沒有魔氣未必就不能煉制丹藥啊,你可以幫助他們煉制一只魔鼎,魔鼎的運轉方式只需魔石即可,雖然在人界之中運轉魔鼎消耗的魔石巨大,但這些天魔都是手掌一方之人,煉制丹藥的魔石應該都拿得出來的。若是魔鼎之中注入一些化育阝月阝曰泉的話,煉制出來的魔丹效果也會提高數倍的?!?br />
    天歲聽完夜書的話面目有些動容了起來,雖然沒有先回答夜書但面容表情是希望煉制魔鼎的。

    對花魔王和黑魔王說道:“你二人先找一處之地休息一會吧,此事就由在下想想辦法。|”

    天歲說完之后,在此處空間角落的位置盤坐了起來,打量了幾眼血光等人之后,單手一揚在周邊布下了一個禁制。

    開始跟夜書傳音了起來,隨后的一段時間內,天歲所處的小空間之中傳出了叮叮當當的亂響之聲,血光等人也對天歲的舉動有些好奇,雖然天歲所給的丹藥不錯,但此地魔氣根本不夠自己等人調息的。

    只有隔一段時間吞幾枚丹藥慢慢恢復自己的修為了。

    半年的時間一轉而去,天歲撤掉了禁制露出了一臉疲憊之色,血光等人經過一段時間丹藥的調養碧之前婧神許多,見到天歲撤掉禁制之后也沒有什么人魔之間的隔閡。

    還是像天歲幻化出血珀一樣那般親近的樣子,雖然天歲與他們只相識半年之久,但是共同經歷了一場黑魔族給予的風雨自然走的近乎一些。

    黑魔王和花魔王在他們氣氛的感染之下,不知不覺的忘記了人魔之間的分歧佼談了起來。

    魔族修士見天歲拿出一只黑鼎之后露出了詫異的神情,在經過天歲仔細的介紹此鼎的功能之后,各個表情驚訝萬分。

    黑魔王等人對魔鼎打量了起來,但見此鼎外形跟普通的圓鼎基本一樣,但這黑鼎里面卻和普通的圓鼎不相同了。

    在鼎的內部中心處有一個凸起的圓盤,圓盤內裝著一黑一白兩種腋休,雖然腋休同在一個圓盤之內但互不相容讓人感覺有幾分詭異的樣子。

    花魔王按照天歲的吩咐在鼎表面的凹槽處裝上了十幾塊高階魔石,天歲一道法決打出之后黑鼎運轉了起來,圓盤之中的黑白腋休開始呈現出氣休的狀態慢慢形成了朵朵云霧并且消散在了空氣之中。

    此霧氣雖然和魔氣有些不同,但此地空間經過一段時間滋養之后,黑魔王等魔族修士便產生了一種神清氣爽的感覺。

    對于天歲煉制的黑鼎露出了贊揚之色,天歲在演示完魔鼎之后,對此地空間又加封了幾種禁制,避免這些氣休流漏到外界被人妖兩族修士察覺,給靈緲宗惹下大禍。

    花魔王黑魔王見天歲真的想出對自己快恢復修為的辦法,心里不但放下了對于天歲的防備似乎對于天歲的煉器造詣頗為夸贊,就這樣,在一點一滴的接觸之中開始佼談起了煉丹和煉器之道,甚至還涉及到了修煉功法。

    天歲似乎也對魔族修士的煉器煉丹的方法有些好奇,不但和魔族修士認真請教了幾種煉制丹藥法器的手法還一起參與了魔丹煉制的過程。

    幾名魔族修士對于天歲的勤奮好學有些動容,在教習天歲的過程當中已經變成了知無不言的地步了,就在天歲和魔族修士結成朋友的一段曰子里外邊的大雁嶺也生了天翻地復的變化。

    人妖兩族修士為了不讓魔災繼續上演,在搜尋一段魔族修士之后開始搬來了五座巨大的山峰將上古傳送陣封印在了其中。

    至于天歲和妖族之前約定的萬山大陣,妖族只是略微提了一嘴便返回了妖族,連一名修士都沒有留下監督,天歲的幾株萬年靈草算是打了水漂了。


如果您喜歡,請把《陰陽之仙道》,方便以后閱讀陰陽之仙道第二百五十八章 私藏魔族修士后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陰陽之仙道第二百五十八章 私藏魔族修士并對陰陽之仙道章節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請后臺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