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赛花园:余罪

第110章 歸家趁早

類別:都市言情 作者:常書欣 本章:第110章 歸家趁早

去马赛克软件 www.tksuvr.com.cn 請收藏本站域名://www.tksuvr.com.cn 防止遺忘,或在百度搜索“去马赛克软件”,謝謝大家捧??!


    去吃飯的地方是農機胡同,那兒有一個很出名的豬臉燉,肉偏肥,正合大塊朵頤,粗糙了點,可是五原爺們的最愛,一份豬臉肉、兩碟小菜,加上小瓶裝的高梁白,連肖夢琪吃得也妍態盡失,和余罪碰了幾杯,被高梁酒辣得直吐舌頭。

    還是有那么可愛的一面的,余罪看她唇紅齒白的、笑意盈然的,沒來由地覺得是不是結婚真的有點早了,如果現在打光棍應該更好一點。

    是啊,結婚的男人,總是這么賤。

    吃完這頓已經是夜幕降臨了,兩人出飯店,上了車,肖夢琪問著去哪兒,這話問得眼波流轉,像在給一個暗示,余罪舔舔下嘴唇,期艾地問著:“你說呢?”

    “送你回家唄,還想去哪兒?!斃っ午魈嫠卮鵒?調戲這貨一句,心情頗爽,她哈哈大笑著。

    “真難為你啊,把我的賤招都學會了?!庇嘧鏢ㄑ緣?。

    “當然學會了,每次你都在賤賤地試探別人的底線?!斃っ午饜Φ?。余罪笑著問:“那你試探出我的底線了?!?br />
    “你都好意思說,你有底線么?”肖夢琪斥道。

    “喲,真試探出來了?!庇嘧鐿康?。

    肖夢琪噗聲樂了,她駕著車,不時地看著喝了兩小酒,洋洋自得的余罪,那賤性仿佛是一種瀟灑;那得意仿佛是一種帥氣,讓她覺得,似乎在他身上散一種吸引她的魅力似的,下定決心想放下,嘴上放下了,卻是爬到到了心上

    “喂,是不是結了婚的男人,都期待一次美麗的邂逅?!斃っ午骺磐嫘Φ?。

    “那當然,這不分男女,誰不期待啊。人在某中意義上講,就是動物嘛?!庇嘧锏?。

    “你的意思包括你嘍?”肖夢琪問。

    “當然,平靜久了的生活,會缺乏激情的?!庇嘧锏?。

    “那意思是,如果有一位女人……你不介意背叛你老婆???”肖夢琪笑著問。

    余罪喀噔一聲,心跳加,看看肖夢琪,覺得像暗示,可不排除調戲的成份,他翻著白眼道著:“不會有男人跟你討論婚姻責任的問題的,少套我?!?br />
    肖夢琪這次算是真的試探到了余罪的底線,可能在涉及責任的時候,他會選擇忘了責任。但過后肯定又會揀起來,就像他揀起無數次的節操,仍然處處像犯賤一樣。她問著:“哎,跟我講講,當初怎么追上你老婆的,我們很不看好啊?!?br />
    “呵呵,這個很簡單嘛,我覺得她脾氣壞點,一般沒人敢招惹她;她覺得我出息也不大,收拾得住,還不就湊合一塊了?!庇嘧鐨ψ諾?。

    “那,你們幸福嗎?”肖夢琪問。

    “幸福在于感覺,就像我小時候老被我爸揍,那時候覺得我是天下最命苦的娃,可對于沒家庭關愛孩子來講,沒準挨揍也是一種幸福啊,最起碼有人管啊?!庇嘧鐨ψ諾?。

    “哦,怪不得你經常被老婆打?!斃っ午鬟諦Φ?。

    “那是,不是天天訓練,那于得刑警這活,打出來的?!庇嘧鎰猿暗?。

    肖夢琪卻是立時省得這個話題不合適了,一說到老婆,余罪兩眼都小星星,根本不見還有綺念,她暗暗的后悔不該轉到這個話題上,可此時卻為時已晚,余罪像瞬間清醒,跳出了心神不寧,變得正常了,也正經了,正經八百和她開無關緊要的樣子。

    好像,還是不正經的樣子,她更喜歡。

    肖夢琪就這樣在猶豫間,又一次和心里的糾結擦肩而過,余罪指著方向,那是回家的路,直駛到小區門口,談興方盡的余罪嗒聲開門,不料肖夢琪像瞬間提起了勇氣一樣,喂了聲,余罪回頭時,被她抱了個滿懷,然后帶著酒意微醺的香吻,一下子撲面而來。

    嗯啊輕咦聲,肖夢琪好愜意捉著他,那侵略性的香舌,勾魂攝魄一般,讓余罪渾身戰栗。

    “別…讓誰瞧見……嗯……”余罪口齡不清,被吻得六神無主,他惡念頓起,一伸手伸進肖夢琪的衣服里,直探著胸前鼓鼓的位置,狠狠的搓了幾把,肖夢琪一緊張,推開他了,兩相視如怒,欲火方起,肖夢琪挑恤似地擺頭道著:“給你兩個選擇,回家;或者今晚不回家?!?br />
    余罪臉一拉,難堪了,有點期待,卻又有點緊張。

    “滾,知道你沒那膽量?!斃っ午魃氐?最惡毒的刺激來了。

    “哦,剛才喝多了,騷蕊?!庇嘧锿潑畔魯?飛也似地逃了。

    肖夢琪一笑,旋即又有覺得有點苦苦澀澀的感覺襲來,讓她好一陣子怔,她知道,感情就像案情一樣,主要目標只有一個,而自己,永遠不會是那個唯一目標………

    車走了好遠,余罪才從小區一輛車后閃身出來,有點小心跳,有點小竊喜,卻也有點小遺憾。

    不過也只能這樣了,他不敢擅越雷池,感情也像案情一樣,一不小心就會深陷其中,很多時候會得不償失的,更何況,他覺得自己有點放不下霸道老婆,男人窮一回才有真朋友,敗一回才有真感情,而他,正是又窮又挫時候娶到的老婆。

    離家近了,他擦著嘴,在小賣部買了瓶礦泉水,酒味香水味得去掉,細細檢查有無紕漏。進單元了,他在想著和老婆怎么說,他在暗罵著自己,剛才的猶豫,要不是打電話告訴老婆今晚回家,說不定真敢不回家;他到門口,正正身子,挺起胸,敲門。

    片刻應聲門開,余罪“啊”喊了聲,然后被一只有力的手揪進家里了。

    恐懼尚未消失,一位穿著藍裙的綠臉婆娘揪著他,斥著他:“喊什么喊?

    “開門就一張鬼臉,嚇死我了?!庇嘧錁晡炊?愕然看著老婆,香肩半露、裙衣及膝、深V凸凹的,看得她大嘴合也不攏,綠臉的老婆呶嘴一親笑笑:“等等我啊?!?br />
    不等余罪點頭,她飛快地奔進衛生間,洗臉,片刻擦著臉出來,笑著道著:“我剛做的面膜,還以為你得一會兒呢?”

    “你就做處女膜還不那樣,喲,今天真豐盛哈?!庇嘧锏?老婆的手已經伸過來了,揪著他問:“你說什么?”

    余罪側頭一看,哇,老婆顯得白凈多了,這驚喜的眼神讓林宇婧放過他了,得意地捧著自己的臉,自夸地道著:“還真有效果?!?br />
    “嗯,還真能增加點情趣……哎我吃過了,要不咱們現在開始?!庇嘧鎪底?迫不及待了,林宇婧笑著推了他一的把,不好意思地道:“才幾點?一會兒再說?!?br />
    使勁推開了余罪,余罪也不是真要來,不過他喜歡這個扭捏的樣子,兩膩歪著坐下來,看樣確實是精心準備的,餐廳燈上蒙了一層粉色的紙,燈光顯得朦朧,四碟小菜,又添一瓶紅酒,林宇婧笑著斟了兩杯,兩眼蓄著喜色,端給了他一杯,在相對而飲、相視而喜的脈脈中,余罪沉浸在這淡淡的溫馨里,醉了。

    “又是兩周沒回來,圓滿了?”林宇婧道。

    “嗯,抓到了,差點就錯過了?!庇嘧鐨撓杏嗉碌?每一次成功都離不了運氣的成份。

    “我好像聽說,宋家的事怎么好像是海外商人舉報的?是……”林宇婧好奇地問。

    “是他,親爸是個狠人啊,他接觸的層次不一樣,可能看得更準。當然,我想其中可能還有利益糾葛?!庇嘧锏?鄭健明最終把宋星月一家舉報,那成為導致她們鋃鐺入獄的最直接原因……不過就即便她們出逃,戈戰旗還是會把詐騙進行下去。

    “他們也有過節?”林宇婧不解地問。

    “他們是合作伙伴,坑伙伴的收益會更高。而且是一種姿態,他以后可以高調地,以愛國商人的身份回來了,討論這些于嘛,還不就是坑來坑去,踩著別人的肩膀往上走?!庇嘧锏?。

    “哦,對不起?!繃鐘鈰焊繳砬崆嵋晃?久別重逢,她像變了一個人,看也不足的欣賞著丈夫。

    “老婆,你咋拉?這么看著我?我既沒出事,又沒出軌?!庇嘧锝粽帕?總覺得那兒不對勁了。

    “得性?!繃鐘鈰賀嗨謊?興喜地道著:“告訴你個好消息,我有錢了

    “有錢?”余罪呵呵了。

    “真的,績效工資加職務補貼,補了半年,被一萬多呢,我準備……還一部分房貸,剩下的,我們一起揮霍揮霍如何?”林宇婧道,說這話時,她柔情地看著丈夫,伸著手,輕輕撫上了他的臉道著:“我也分擔一部分啊,咱們結婚這幾年你太辛苦了,我呢,又時不時顧著娘家,有點太自私了?!?br />
    “哦,我懂了,你是認識到自己的以前的錯誤了,準備洗心革面,重新做我老婆,對吧?”余罪笑了。

    “嗯,從頭開始,不好么?”林宇婧笑道。

    余罪眼骨碌碌轉轉,思忖片刻道著:“好,在開始之前,我也有事向你交待,不過咱們約定好,既往不咎?!?br />
    “你又……沒于好事?”林宇婧瞬間生氣了。

    “那不說了?!庇嘧鏢ㄚǖ?。

    林宇婧怒了,揚起酒瓶要摔時,勉強克制住了,她重重地一頓,看著臊眉耷眼,像做錯事的丈夫,想了想,無非是和其他女人之間的未了之事,她不想聽,可又按捺不住心里的怒意,她咬著嘴唇道著:“你還是說吧,你不說,我睡不著?!?br />
    “那你別激動,也別做過激的動作?!庇嘧錁鏡?。

    “和你那位同學重續舊好,還是又結新歡了,我激動什么?”林宇婧道。

    “這種事說的有什么意思,你太小看我的格調了?!庇嘧鋝恍嫉?。

    “那不是這事,你還會于什么好事?”林宇婧臉色緩了,要不是這事,其他事就無所謂了。

    “坐好,挺胸、抬頭,別激動……手機直接登6我的網上銀行,密碼咱們的結婚紀念日,加小寫……自己看?!庇嘧錁蘢湃?林宇婧找著手機,登6著建行網銀,不時審視著面部平靜的丈夫,她不解地問:“你不會又撈錢了吧

    “這回猜對了?!庇嘧锏?。

    “???”林宇婧像被刺激了,嚇得跳起來了,賬戶余額,一、二、三、四……七位,三百多萬,她拿著手機,手都抖著,緊張地道:“你……你哪來這么多錢?”

    “坐下坐下,聽我說?!庇嘧鋨醋±掀?坐下,他平靜地道:“這僅僅是一半,另一半還在外面?!?br />
    呼咚,林宇婧連人帶椅子后栽了,嚇著了,余罪起身,蹲著扶老婆,趕緊地給她撫胸,順氣,林宇婧像窒息一樣喘著,這這這……哆嗦著嘴唇,說不出話來了。

    余罪問著:“你緊張這錢從哪兒來的?”

    林宇婧點頭,恐懼了,余罪笑道:“我和老魏投資到星海的pp平臺,他前后投資了,一點三個億,收成將近百分之十,也就是一千多萬,我們倆二一添作五,平分了……我有生意,有糧店,而且有個做生意的爸,這完全可以當做合法收入的,盡管有那么一點點不合法……呵呵?!?br />
    林宇婧喘息稍停,恐懼地看著余罪,就一句:“不會有事吧?那怕不要這錢啊?!?br />
    “這是老魏以參股糧店連鎖,支付給我的,放心吧,就不合法,也被他整合法了?!庇嘧锏?。

    這下明白了,林宇婧知道以丈夫的鬼心眼,肯定是窺到了騙局的空子,進去撈了一把走人,這個勉強可以接受,她坐起來了,撫著丈夫的腦袋,壓抑著心里的恐懼之后的驚喜,叮囑一句:“可別出事啊,咱們窮日子都習慣了,又不是過不去?!?br />
    “呵呵,這才是老婆,先看到的是日子,不是票子,我心里有譜,龐氏騙局涉及的有數千人,大部分都是被高額利潤吸引,最終連本帶利賠進去,偶而幾個中途撤走的,都是簽約的投資,誰又能說什么。沒事,老魏比我有譜?!庇嘧锏?。

    “哦,那就好,我們有錢啦?我怎么覺得像做夢一樣?”林宇婧恍然道,她一瞥著:“你說這3oo萬只是其中一半?還有三百萬

    “可能,不止三百萬?!庇嘧锏?。

    “還有……什么事?”林宇婧明顯看到丈夫的眼神一賤,肯定有事。

    “我和老魏合資,賣下了六處商鋪,市價一半稍多,如果出手,會翻一番?!庇嘧锏?。

    “怎么可能?”林宇婧不信了。

    “原主人叫陳麗麗,她急于變現,而我知道她急于出手,所以成交價非常低?!庇嘧锏?。

    “人家傻呀?”林宇婧不信了。

    “她不傻,不過她是馬鋼爐的小老婆,急著變現出境,所以,我揀著便宜了?!庇嘧锏?。

    呼咚,林宇婧嚇得又栽倒了,這簡直是火中取栗。余罪趕緊給她撫胸、順氣,不迭地說著:“看看,就知道你受不了刺激,你還非想聽……早知道不告訴你了?!?br />
    哦…哦…哦,林宇婧被刺激得半天才順過這口氣,她咚咚咚拍打著余罪,又氣又喜又擔心,余罪嘿嘿奸笑著,知道老婆的心結,強調地道:真是合法生意,過戶、中介、公證都有,而且沒用的名兒,洋姜和大毛操辦的,我是那只幕后黑手。

    他這黑手一亮,又縮回來替老婆揉著胸,林宇婧好容易從震驚中平靜下來,她瞪了余罪一眼,那是替她撫胸,根本就是在摸胸找手感,那是他最喜歡的方式。打掉了他的咸手,余罪卻是嘿嘿奸笑著問著,你如果不要那算了,要不捐了?

    這個……林宇婧為難了,她有點難堪地想想,難以取舍了,她輕輕地靠著丈夫,好半晌才道著:“我不知道?!?br />
    “那等你想清楚了再說?”余罪問。

    嗯,林宇婧點點頭,她看著余罪,警惕地道著:“男人有錢了就變壞啊,這錢不能你拿著?!?br />
    “我就沒好過,談什么變壞。再說我就準備全交給你,你又不敢要?!庇嘧锏?。

    “可……那可怎么花呀?”林宇婧為難地道,余罪賤賤看她,她卻省得自己已經無形中接受這個事實了,不好意思地頭埋在余罪肩上。

    “我提建議,你審核啊……嗯,我想買所大房子,不是咱們住,咱們還住這兒,這小房子都有感情了……大房子讓爸住,辛苦一輩子,總該享點福了…

    “嗯……”

    “再給你買輛差不多點的車……不能老擠公交?!?br />
    “嗯………”

    “再有好像就沒地方花了,我想了想,剩下的就當投資吧,就投資糧食市場,這個生意雖然利薄,可勝在持續性,民以食為天,肯定賠不了,而且雜糧現在行情看漲,老魏都準備在這個上面投資,我告訴你啥,小米現在每斤市價都到十塊錢了,秋后肯定還要賺一筆……”

    “嗯……”

    林宇婧像呻吟一聲,一概應允,余罪低頭看看,眼光迷離,幸福指數爆棚的老婆,他樂了,親親,小聲問著:“還有個賠錢生意我也想做……搞個互助基金怎么樣,就在警察職業里搞,不過脫離制度之外,純自自愿,非盈利性

    “這是于什么?”林宇婧沒聽懂。

    “幫幫那些傷殘的、窮困潦倒的、有心理疾病的、有自殺傾向的,幫幫他們和他們的家屬……我在二隊看到昂川老婆和孩子了,我就想啊,就撫恤給她幾十萬,也填不住喪夫喪父的難過啊;警察這是個惡毒職業啊,一旦脫了這身警服,他們可能無所適從,他們可能連養家糊口的本事也沒有……如果有像馬哥那樣的,擔著這個責任,我想他們生活會好過很多,而且,很多人得到過幫助的人,肯定會在心里種下感恩的種子……”余罪輕聲道著。

    “嗯,聽你的?!繃鐘鈰呵嶸卮鹱?。

    靜靜的房間里,然后…然后就沒音了,半晌林宇婧睜開眼睛,卻現丈夫手肘支著,好奇地看著她,她笑著問:“想什么?”

    “好像這是第一次你全聽我的?!庇嘧鐨ψ盼?。

    “嗯,那以后,都聽你的,還不行啊?!繃鐘鈰喊參孔?放棄了自己的強勢地位。

    “那現在聽我口令……擺個淫蕩點的姿勢,給來點情緒?!庇嘧锎曜攀?見獵心喜地道,說著手就搓上老婆了,林宇婧扭捏著:“呀呀呀……到床上,討厭……”

    “就到地上,多有野戰情調……我請長假了啊,告訴你,假期專于這個,我特么還不信了,就造不出個人來……咦,你別這么順從啊,多沒勁,使勁掙扎,來點強暴刺激……”

    “你個死東西……哎喲,你輕點……”

    滿屋燈光、一室綺旎、遍地褲衣、鏊戰聲起,從廳堂到廚房,果真是野戰的節奏………


如果您喜歡,請把《余罪》,方便以后閱讀余罪第110章 歸家趁早后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余罪第110章 歸家趁早并對余罪章節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請后臺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