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赛人狮子:亂欲,利嫻莊

【亂欲,利嫻莊】第57章

類別:辣文肉文 作者:屠龍勇士 本章:【亂欲,利嫻莊】第57章

去马赛克软件 www.tksuvr.com.cn 請收藏本站域名://www.tksuvr.com.cn 防止遺忘,或在百度搜索“去马赛克软件”,謝謝大家捧??!


    書名:亂欲,利嫻莊第57章 11557字

    作者:小手

    三位小美人歡天喜地的進了影廳,八號卡座寬敞舒適,足夠容納他們四人。

    其實,三個小美人的心思都不在看電影,只要跟心愛的人在一起,去哪都一

    樣。

    電影才開始不久,利君蘭就小聲嘀咕:哎喲,我要上上洗手間,好像流了

    很多東西出來。

    騷。

    姐姐和妹妹都掩嘴竊笑。

    喬元原本居中,利君芙隔著二姐,這會利君蘭去了洗手間,喬元有機可乘,

    他悄悄伸手,想摸摸利君芙的手,好可惜,就差那么幾毫米的時候,利君芙把手

    抽開了,喬元好不鬱悶。

    不一會,利君蘭回來了,高跟鞋的走姿很好看,很多觀眾情愿看她,也不看

    電影。

    經過身邊的卡座時,利君蘭愣了一下,回來一坐穩,利君蘭馬上緊張的壓低

    了聲音:喂,隔壁卡座是個男,捂著臉。

    喬元沒好氣:莫名其妙,看電影的人不是女的,就是男的,有什么奇怪。

    利君蘭小聲道:我認得那衣服,好像是龍學禮。

    什么。

    簡直是晴天霹靂,喬元心情本來就鬱悶著,這會如火上澆油,剛想站起來,

    利君蘭急忙拽?。喊⒃?,沖動是魔鬼的爸爸,我們不需要親自動手,我們合計

    合計,想個辦法修理他。

    有什么辦法呢,四人面面相覷,你看我,我看你,都不看電影了。

    大姐姐利君竹不愧是大姐姐,眼珠飛轉,立馬想到了一奇招:我有好辦法

    快說。

    利君芙比喬元還焦急。

    利君竹思索片刻,牙尖嘴利地說了出來:我先跟阿元做愛,故意弄出點聲

    音給他龍學禮聽到,他聽了肯定想入非非,男人想入非非了一般會打飛機,我們

    就發短息給影院熱線報警,說有人在電影院耍流氓,等警察叔叔來了,把龍學禮

    抓走。

    好計。

    利君蘭還沒有這么佩服過大姐,論相貌,論身材,論舞蹈都不輸給利君竹,

    學習成績的話,她比利君竹高出一籌,利君蘭平日很少服姐姐。

    女諸葛喲。

    利君芙豎起了大拇指,哪怕個子比大姐姐遜色好多,利君芙平日也很少服利

    君竹,抬槓頂嘴一樣不少,這會她不得不服。

    利君竹芳心大悅。

    利君芙壞笑恭維:大姐見識多廣,知道男人打飛機的事兒。

    利君竹沒聽出妹妹的話兒隱含譏諷,自個得意:哎呀,不見過豬肉,也聽

    說過豬會走嘛。

    噗

    兩個妹妹同時笑噴。

    噓。

    喬元示意小聲點,利君蘭小聲道:此計謀好是好,有點瑕疵,得改動。

    改哪裡。

    利君竹眨眨大眼睛。

    利君蘭不慌不忙道:不是阿元跟你做愛,是阿元跟我做愛。

    這一改動,得到了壓倒性的支持,利君芙頻頻點頭:不錯,不錯,大姐已

    經要了很多次,我都看不過眼。

    關你什么事,討厭。

    利君竹狠狠瞪了妹妹一眼。

    利君芙當沒看見,主動幫二姐脫褲子,這緊身牛仔褲好看是好看,可脫下來

    挺不容易。

    旁邊的七號卡座裡。

    龍學禮沒心思看電影了,他一路跟蹤喬元他們,從會所跟到時代廣場,從

    內衣店跟到了影廳,喬元前腳剛買電影票,他龍學禮后腳就出高價,買了七號卡

    座的票,緊挨著八號卡座,他發瘋般迷上了利家三姐妹。

    哎,我龍學禮自詡風流倜儻,擁美幾十,可比起這三個妞,他媽的全是歪

    瓜裂棗,她們三個原本都屬于我龍學禮,上天為何這么戲弄我,為何生一個喬元

    出來,我要殺了他。

    龍學禮在黑暗中偷偷悲歎,明知打不過喬元,他也握緊了拳頭,他恨不得生

    吃了喬元的肉。

    嗯嗯嗯。

    忽然,一陣細微的呻吟傳了過來,龍學禮觸電般將耳朵貼著卡座的阻隔板,

    越聽越怒,嘀咕道:氣死我了,又干上了,這孫子到底一天能干幾回,媽的,

    聽聲音好像是干利君蘭,啊,萬惡的喬元,你千萬別碰利君芙,把她的處女留給

    我,我賞你個全尸,要不然,我剁你十八段,把你眼珠子挖出來。

    人家好舒服,啊

    龍學禮氣歸氣,隔壁卡座的呻吟還是要聽的,聽得他血脈賁張,心中暗罵:

    媽的,君蘭叫得真帶勁,別看她一副清純的模樣,不上老子的車,還不是騷娘

    們一個,真受不了,來一發再說。

    果然不出利君竹所料,龍學禮真的解開皮帶,掏出腫脹陽物,癡癡迷迷地套

    動起來,那猥瑣樣與他的外貌有天壤之別,隔壁的呻吟越來越清晰,龍學禮套動

    得越來越快。

    突然,黑暗中亮起了兩隻手電筒,有兩人沖了過來,其中一個身材高大,聲

    音滄桑:你在干什么,你耍流氓。

    龍學禮還沒反應過來,兩隻胳膊已被來人擰住了,他急得大喊:喂喂,你

    們放開我,你們先讓我穿回褲子。

    滄桑的聲音很嚴厲:讓你穿回褲子,你來個死不認賬,我們豈不是白抓了

    ,我們不會這么笨,你老實提著褲子,把傢伙放在外邊,別惹大爺我生氣,我一

    生氣就抽你。

    龍學禮被帶走了,專職影院保安的大爺還是讓龍學禮把傢伙放回褲子裡,畢

    竟在公共場合露下體太不雅觀。

    八號卡座裡,四個人笑得前俯后仰,喬元驚歎道:君芙妙計,竟然提醒保

    安不給龍學禮穿褲子,怕他耍賴。

    哈哈。

    三個小美人又是笑得亂作一團。

    喬元動情道:君芙,我越來越喜歡你了。

    利君芙晃著腦袋,有些得意:別來這一套,我才不像我兩個姐姐那樣胸大

    無腦。

    你說什么。

    兩個姐姐要發飆,喬元趕緊圓?。盒?,看電影,看電影。

    利君蘭幽幽輕歎:哎,知道再晚一點報警好了,人家正舒服就停,討厭。

    利君芙笑道:不晚不晚,再晚的話,萬一他射出來,射到你頭上,你倒大

    霉的。

    利君蘭瞄了一眼卡座,疑惑道:隔著木板,他怎么可能射過來。

    利君芙雙手比劃:他是射上空中,再落下來,剛好落到你頭上。

    利君竹實在忍不住,笑得花枝亂顫:好好笑,君芙還劃了個拋物線,你以

    為是炮彈呀,我的阿元還差不多,阿元有大雞巴。

    三個美人頓時笑噴,喬元無故被扯進去,很是不爽:君竹,你沒搞錯,這

    是電影院,你說話注意點。

    利君竹馬上嬌嗲:你發我脾氣,我就花掉你的錢。

    喬元一聽,嚇壞了,趕緊道歉:我錯了,我錯了。

    利君竹依然不滿,輕責道:都不會哄人開心的,你應該說,以后不惹我生

    氣了,錢呢,讓我隨便花,那才對嘛。

    喬元牙癢癢:利君竹,我好想,好想

    利君竹咯吱一笑,抱住喬元的胳膊撒嬌:好想操我,對不。

    喬元確實有這想法,他怒道:你敢坐上來,我就敢操你。

    原以為利君竹是大家閨秀,再怎么淫蕩也不敢在電影院放肆,哪知,喬元低

    估了利君竹,她小小年紀能在夜店領舞,自有過人素質,只聽她哼的一聲:喬

    元同學,我利君竹除了人漂亮外,膽子也很大的,你不說我都想坐上去,你小瞧

    我,我要坐上去。

    說完,利君竹一側身擺腿,就騎在了喬元身上,可她旋即又坐了下來,氣鼓

    鼓道:討厭,怎么不硬。

    咯咯。

    兩位妹妹笑得要打滾。

    利君竹冷冷道:耍我是不,我弄硬它。

    說完,伸手從喬元的褲襠里拉一根半軟不硬的大傢伙,身子俯下,張嘴就含

    入了大傢伙,不到五秒,大傢伙輕鬆變成了大水管,喬元歎氣:哎,不爭氣,

    弄兩下就硬了。

    利君竹吐出大水管,嬌嗲道:它喜歡我。

    喬元苦笑:還是算啦,這裡是電影院,周圍很多人。

    利君竹大怒:我弄硬了它,你跟我說這個

    噗。

    兩個妹妹把爆米花都笑潑了。

    真的要啊。

    要,要定了。

    不一會,八號卡座裡飄出了一道細微的呻吟:啊大雞巴阿元,你好厲

    害,我好舒服,一天操十次都不過癮。

    電影是沒法看下去了,連臉皮超厚的喬元都覺得實在太過份,匆匆弄爽了利

    君竹,他帶著三個小美人狼狽離開,觀眾裡有人感歎如今的年輕人膽大放縱。

    喬元留了個心眼,讓利君芙打電話回家,告訴父母要在外邊過夜,以免惹怒

    胡媚嫻,沒想到,胡媚嫻爽快同意,她叮囑女兒們玩歸玩,要注意安全,三個小

    美人歡呼雀躍,滿口答應了母親。

    消除了回家的擔心,情慾在氾濫,利君竹和利君蘭都難以忍受剛挑起的慾火

    就這么燃燒著,既然無需回家,她們迫切希望喬元兌現安排,去萊特大酒店開一

    間房,然后做愛做的事情。

    喬元也躍躍欲試,誓要征服兩個小美人,只是,他總覺得利君芙不加入有失

    完美,于是,喬元使出三寸不爛之舌鼓動利君芙,無奈利君芙油鹽不進,死活不

    答應,倔強得很。

    兩位姐姐有心助喬元一臂之力,在一旁鼓噪,大談性愛的樂趣,加之利君芙

    處于發情期,聽著聽著,她似乎動了心。

    喬元察言觀色,見女神猶豫,不禁心頭狂跳,加快了車速。

    哪知車剛到萊特大酒店,喬元眼尖,遠遠地看見了那輛送給皇莆媛的保時捷

    停在酒店的停車位上,喬元暗叫不妙,萬一撞見皇莆媛,以皇莆媛的傲性,她肯

    定不會避讓,那后果不堪設想。

    情急之下,喬元找了個借口:利君竹,我們換一家酒店好不好。

    利君竹都準備下車了,見喬元調轉車頭,很意外:哎呀,都到了,換什么

    換。

    利君蘭也很不滿:不用換了,萊特酒店的情侶套房挺好的。

    利君芙恍然:哦,你們來這裡開過房。

    兩位姐姐吐了吐小舌頭,算是默認。

    利君芙酸怒交加,哼了哼:換一家酒店也好。

    利君竹一聽,怒瞪妹妹:君芙,你別陰陽怪氣的。

    利君芙繃著臉,大聲回敬:是喬元說換的,關我什么事,討厭。

    喬元趕緊駛離萊特大酒店:別吵,別吵,換一家好酒店。

    利君竹無奈:換就換,快點吧。

    喬元哪住過什么大酒店,他就知道萊特大酒店,匆忙中也不知去哪個酒店好

    。

    正焦急,利君蘭靈光閃現:阿元,你家不是要拆了嗎,我們去你家吧,我

    還沒去過你家。

    我家

    喬元愣了一下。

    彷彿一語提醒了夢中人,大姐姐利君竹兩眼放亮:對對對,你家要拆了,

    再不去,以后就沒機會去,現在就去你家,媳婦不上老公的家,好像不對喔。

    我家好小的。

    喬元腦裡閃過家裡的情景,有些自卑。

    我們不嫌棄嘛。

    利君蘭說的是心裡話。

    很簡陋的。

    喬元仍然不愿意。

    利君竹惱火了:都說不嫌棄了,你吞吞吐吐的,有古怪,是不是藏著常春

    然。

    喬元怒道:你胡說八道。

    這時,關鍵的人說了關鍵的話,利君芙一錘定音:我要去你家看看。

    好吧。

    喬元哪敢說半個不字,馬上朝西門巷開去。

    到了西門巷已是深夜,黑魆魆的巷口,陰森的路燈,以及滿地垃圾令三個小

    美人心裡直嘀咕。

    喬元把車停在家門口,三個小美女竟然不敢下車,喬元趕緊先下車打開家門

    ,又打開房燈,三個小美人才敢下車,一熘煙進了屋,環視簡陋寒磣的四周,利

    君竹抽了抽小巧鼻:什么味兒。

    喬元悻悻道:好久不住了,當然有味。

    利君竹見喬元臉色有異,趕緊撒嬌:阿元家挺好的。

    喬元冷笑:你肯定沒說實話,我家都沒你家的洗手間大,你覺得好,你就

    住一晚唄。

    利君竹秀眉輕佻:我就住一晚,你別小瞧我,不過,你要和我們一起睡。

    喬元能不答應嗎,這么小的房間也不可能分開睡,他喬元的床太小,就去了

    王希蓉的臥室。

    三個小美人一字排開坐在床沿,一個個如花似玉,一個個大眼睛好無辜,那

    模樣超可愛。

    喬元樂壞了,滿腹愛意,主動收拾房間,換枕巾。

    估計是累了,三個小美人都不想動,利君竹和利君蘭也不騷了,嚷著困了,

    想睡覺,喬元就屁顛屁顛的端來一盆溫水,找了一條還算乾淨的毛巾,輪流幫三

    個小美人洗臉洗腳,慇勤得像個僕人。

    喬元以前伺候母親王希蓉習慣了,做這些瑣事周到細緻,三個小美人擠眉弄

    眼,心裡絲絲甜蜜。

    再累也要上洗手間,脫去了緊身牛仔褲和七分褲,利君竹和利君蘭才發現沒

    有適合她們的拖鞋,只好穿著上衣,穿著高跟鞋,裸露著修長玉腿去洗手間,那

    圓圓翹臀懸在半空,精巧蕾絲小內褲裡毛絮嬌柔,清純少女也性感的,喬元無法

    不色迷迷。

    睡覺總不能穿著外衣,上完洗手間回來,利君竹和利君蘭脫去了外衣,利君

    芙也脫去了連衣裙,入眼都是遮羞的大白兔,大肉兔,大嫩兔。

    篤篤篤。

    竟然有人敲門。

    喬元一愣,心想這時辰會是誰來呢。

    三個小美人都瞪著喬元,半夜三的,這敲門聲有點滲人,利家三姐妹問喬

    元是誰來,喬元也不知,他開門去了。

    門一打開,喬元幾乎變成了呆子,敲門的人是孫丹丹,不稀奇,稀奇的是她

    身邊站著一位又軟又羞,超級漂亮的女孩,這女孩竟然是常春然。

    孫丹丹興奮不已:阿元,你在喔,我見你家的燈亮著,猜是你,就過來找

    你,有事兒,有事兒。

    往身旁一指,調皮問:她不用我介紹了吧。

    喬元心跳加速,居然有點不好意思:認得,認得,是常春然同學。

    那常春然豎著馬尾,穿著一件白襯衣,百褶裙,腳上一雙人字涼拖鞋,玉足

    圓潤,膚白如雪,清純到極點,也樸素得很,她怯怯地對喬元點了點頭:喬元

    同學。

    喬元的大名在市二中已是如雷貫耳,幾乎無人不知。

    進來說。

    喬元示意孫丹丹和常春然進屋,關上門,他瞄了一眼臥室,臥室裡沒響動,

    三個小美人的東西物品都沒留在臥室外,所以孫丹丹沒察覺房間有何異樣,倒是

    聞到了香味,她也沒多想,以為是洗髮水,沐浴液的香味,要是她知道臥室裡藏

    著三個大?;?,估計想死的心都有。

    一落座,孫丹丹就說:阿元,常春然是找你的。

    找我。

    喬元大吃一驚,下意識地瞄了一眼臥室,心虛得雞皮疙瘩都起了,回想起那

    一年他跟蹤常春然,竟然恬不知恥地提出要摸常春然的腳,此時想起來,喬元羞

    愧萬分。

    那常春然大概也想起了這事,她的美臉多了一抹桃紅,低垂著頭,一聲不吭

    ,孫丹丹急了,催促她:說呀。

    常春然抬起頭,長長的眼睫毛眨了兩下,還是猶豫。

    孫丹丹乾脆先說了:阿元,其實我跟常春然并不算很熟悉,人家是大?;?br />
    。

    丹丹。

    常春然嬌了一聲,楚楚可憐,喬元的心啊,七上八下的。

    我來簡單說。

    孫丹丹清了清嗓子,娓娓道來:那個樊正義找到了常春然的爸爸媽媽,給

    了一大筆錢,說要娶常春然,還說要帶常春然去英國,她爸爸媽媽同意了,但常

    春然不愿意,就逃了出來,她怕她爸爸媽媽找到她,就來找我,因為我跟常春然

    不熟悉,她的家人想不到常春然找我,現在常春然肯定不回家了,我就帶她來家

    住,反正家裡空著。

    原來是這么回事,喬元勃然大怒,他對樊正義恨之入骨,竟然摸了女神利君

    芙的屁股,還想打利君竹和利君蘭的主意,如今竟然覬覦常春然,真是活得不耐

    煩了,喬元怒罵了一句:我我怎么幫啊。

    孫丹丹道:你想辦法唄,學校的人都知道樊正義怕你。

    三人陷入了沉默,臥室裡,三個小美人穿著乳罩小內褲,都躲在臥室門邊偷

    聽著。

    喬元想了半天,柔聲道:很晚了,你們先回隔壁休息,我要好好想辦法。

    常春然一聽,臉上蕩起了感激的笑容,很恬靜,很純樸,緩緩地站了起來,

    與孫丹丹對望了一眼,正準備轉身,喬元想起了什么,從衣服褲兜裡掏光了所有

    現金,遞給了常春然:常春然,這有點錢,你先拿著。

    常春然如此樸素,肯定是平常人家,匆忙離家,身上多半沒錢,孫丹丹也不

    富裕,錢對于常春然來說,太重要了,只是厚厚的一大迭,沒有八千,也有五千

    ,她囁嚅了一會,小聲道:太多了。

    喬元硬塞過去:不多不多,你要做好長期的抗爭準備,錢的方面,我隨便

    幫你,但你嫁什么人都不能嫁給樊正義,他這么壞。

    常春然感激頷首:我知道,所以我才逃出來,謝謝你,喬元同學。

    喬元咧嘴一笑,孫丹丹勐眨眼睛,她心地好,整晚都陪著常春然,但她自知

    容貌遠不及常春然,見常春然和喬元你看我,我看你的,心裡肯定小吃醋,就急

    急地拉走了常春然。

    人一走,三個小美人就從臥室一涌而出,利君竹野蠻地揪住了喬元身上的背

    心:常春然真的找你。

    喬元露出了一口白森森的牙齒:利君竹,你都聽見了,再胡說八道,我操

    你穴翻天。

    哪知,利君竹一下倒在喬元的懷裡,嬌嗲道:矮油,人家好怕怕。

    出乎意料,另外兩個都沒笑,利君蘭蹙眉,嚴肅道:這個時候別打岔了,

    要替常春然想想辦法,沒想到這狗賊樊正義盯上了常春然。

    利君竹敏感極了,她不是無心倒在喬元懷裡的,她是想聽聽喬元的心跳,感

    覺到喬元心跳很快,她冷起了臉:漂亮的女人他都喜歡啦,像某人。

    喬元鬱悶,狠瞪利君竹,那利君芙忽然打起了呵欠:還是先睡覺吧,都幾

    點了,阿元,常春然是怎么走路的,你學學。

    結果,喬元像鴨子走路般走進了臥室,三個小美人哈哈大笑,跟隨著進了臥

    室。

    秋高氣爽,四個人同睡一張床不覺得熱,肌膚還緊貼著,少女玉骨冰肌,喬

    元反而覺得好舒服。

    利君芙有裸睡習慣,喬元給了她一張薄毯,利君芙就喊著關燈,燈一關,她

    就脫了光光。

    喬元能猜到,立馬有強烈的生理反應。

    奇怪的是,之前嚷著要做愛的利君竹和利君蘭沒有再提這事,可能是累了,

    她們說了一會話,便悄然入睡,喬元看了看利君芙,見她已沉沉入睡,自己覺得

    無趣,也睡了。

    迷煳中,喬元突然警醒,他豎起耳朵聽了一會,不禁汗毛倒豎,感覺有人從

    窗口爬進來。

    喬家在西門巷是唯一窗子不裝防盜欄的,因為沒人敢來行竊,喬家從來沒有

    失竊過,此刻,不知是哪方神圣不長眼。

    喬元悄悄下了床,剛來到窗口,一個物事飛撲過來,還帶著吱吱聲,喬元大

    吃一驚,他先倉促躲避,沒想這物事如影隨形,喬元只能出手,意外地打了空。

    就在這時,窗外有個男聲低喊:囡囡,你出來。

    喬元一聽聲音很熟悉,趕緊開燈,趴在窗前往外一看,正好與窗外的一個男

    人對眼,喬元驚呼:利叔叔。

    只見利兆麟一身黑衣,懷裡抱著一隻小紅狐。

    阿元,你怎么在這。

    利兆麟瞪圓了眼睛。

    喬元呵呵直笑:這是我家。

    三個小美人已被驚醒,紛紛擁到窗口歡叫:爸爸。

    利君芙一招手:囡囡。

    那小紅狐馬上掙脫利兆麟,飛竄上窗子,投入利君芙的懷抱。

    喬元和利家三姐妹穿好衣服,笑嘻嘻地排隊迎接,恭請他的泰山老丈進屋。

    利兆麟看著自己的三個寶貝女兒,那是又好笑又好氣,他早知女兒們今晚不

    回家,卻沒想到在這見面,沒想到這裡是喬元的家。

    三個小美人和喬元都看著利兆麟,都想知道他為何帶著小紅狐來西門巷。

    利兆麟沒有坐,他打量著這逼仄的房子,一身黑衣看起來很有男人氣息和神

    秘感,喬元心裡很奇怪的,按理說,利兆麟從喬元父親奪走了王希蓉,喬元應該

    恨他才對,可喬元對利兆麟沒有半點怨恨,他從利兆麟身上得到多,固然有心

    理平衡的元素,但是利兆麟讓喬元有強烈的親近感,這或許是他們有千年的交情

    。

    隔壁那家還沒搬走嗎。

    利兆麟用跑鞋蹬了蹬腳下的水泥地,都什么年代了,喬家還是水泥地,水泥

    地刮得再光滑,也是水泥地,很寒磣,不過,利兆麟卻對喬元家有了濃厚的興趣

    。

    阿元,你這房子沒賣吧。

    利兆麟微笑問。

    喬元恭敬回答:利叔叔交代過,我沒賣,就是孜蕾姐姐已經收購了不少西

    門巷的房子,我這間房子始終是要賣給孜蕾姐的。

    利兆麟頷首,他不管呂孜蕾的事,他只關心這片地區藏著狐王寶藏。

    蹲了下來,利兆麟用手關節敲打地面,敲得咚咚響:你家這房子應該有好

    多年了。

    嗯,好多年了,聽說是我媽媽的媽媽的爺爺留下的。

    喬元不知利兆麟在干什么,三個小美人就隱隱猜出父親的意圖,一個個都把

    大眼睛睜大,本來眼睛就大,這么睜著,像六盞探照燈似的。

    房子沒重建過。

    利兆麟面露喜色。

    喬元道:我長這么大,還沒見房子重新弄過。

    利兆麟來到牆角邊,看了看了地基線有條裂縫,他濃眉一皺,緩緩從懷裡掏

    出一個工具包似的東西,放在地上打開。

    喬元和三個小美人伸長脖子一看,都吃了一驚,這工具包裡沒任何工具,卻

    整齊地掛滿了不同種類,半個手指頭大小的寶石,有瑪瑙,紅寶石,綠寶石,綠

    松石,水晶石等等。

    利兆麟將小紅狐招來:囡囡,聞聞。

    那小紅狐果然從利君芙懷裡跑來,對著那些寶石聞嗅了半天,利兆麟又道:

    去找找。

    小紅狐竟然像聽懂利兆麟的話,翹著漂亮的尾巴,滿屋子地轉悠,聞嗅,發

    出吱吱聲,不一會,它躍出了窗子,利兆麟沒去追,他坐了下來。

    爸爸,怎么了。

    利君芙忍不住問:是不是找狐王寶藏。

    利兆麟微笑點頭,目光轉向喬元:好奇怪啊,囡囡就在你家附近轉悠,我

    見你這房子黑著燈,以為沒人,就由著囡囡進去,沒想這是你的家。

    喬元好奇問:利叔叔訓練囡囡,就是為了找寶藏啊。

    利兆麟笑道:是的,你應該聽了狐王寶藏的故事,我這輩子唯一的心愿就

    是找到狐王寶藏,這些寶藏是狐貍藏起來的,也只有狐貍能找到。

    這時,窗外紅影一閃,小紅狐回來了,吱吱

    著踮起兩條后腿,身子直起,利兆麟兩眼一亮,低聲驚歎道:不會吧,難

    道狐王寶藏就在阿元家的地下

    三個小美人面面相覷,不知利兆麟的話是真是假,喬元卻深多疑少,好不激

    動:利叔叔,你別逗我,真有寶藏的話,我怎么說也要分三成,娶利君竹就有

    本錢了。

    利君竹芳心大喜,咯咯嬌笑不停。

    利兆麟正色道:對半分怎樣。

    喬元笑得口水都流了出來:利叔叔武功蓋世,人品天下第一,我喬元以后

    全聽你的話,看來,我可以多娶一個了,呵呵。

    可能是得意忘形,喬元說漏了嘴。

    利兆麟沉下臉:你說什么。

    喬元大罵自己是蠢蛋一枚,捂了捂嘴,厚著臉皮解釋:我是說,我是說,

    如果寶藏很多,很值錢的話,我也像利叔叔那樣,娶多一個老婆。

    他先捎上利兆麟。

    利兆麟哪能聽不出,暗罵喬元狡猾,為了女兒的幸福,他好歹給喬元醒醒腦

    ,語氣悄然嚴厲:阿元,我撂話在先,你喬元想娶多少個老婆都沒問題,但有

    一點,你必須徵得君竹同意,她同意你娶一百個老婆,你有本事就娶回來,君竹

    不同意,你敢多娶,我斃了你。

    爸爸,你好過份。

    利君蘭跺腳。

    利兆麟柔聲道:爸爸是笨蛋么,喬元想娶你,你跟他天天搞在一起,我一

    清二楚,以后做那事,記得叫他戴套子,這事本來是你媽媽管的,但你媽媽很難

    答應你嫁給阿元。

    利君蘭噘著小嘴,心裡喜憂參半。

    利兆麟明白女兒心思,柔聲安慰:爸爸想辦法說服媽媽。

    利君蘭頓時大喜:謝謝爸爸。

    利兆麟歎道:還要你姐姐同意。

    哼。

    利君竹眼看天花板。

    利君蘭勾住姐姐的胳膊,撒嬌:姐姐。

    這下,利君竹連鼻孔都看天花板了:哼。

    利兆麟把目光轉向喬元,和藹道:阿元,不是利叔叔勢利,瞧不起你家,

    你真打算叫我三個女兒在你家過夜么,剛才我看了看,到處是老鼠屎,蟑螂屎,

    你看,還有蜘蛛網,這不是野營玩耍,我建議你們還是回家睡覺。

    喬元臉面無光。

    利兆麟接著說:還有,你明天跟隨我到鷹嘴山,我們去拜祭狐王墳,你就

    不要上班了。

    我聽利叔叔的。

    喬元恭敬道。

    利兆麟很滿意,看向三個寶貝女兒,擺了擺手:你們先回去吧,我和囡囡

    再四處看看。

    三個小美人不敢耽擱,收拾了東西和喬元一起回利嫻莊,利君竹在車上安慰

    喬元:不要生氣喲,爸爸是為了我們好。

    利君芙冷笑:你們真夠笨的,爸爸琢磨狐王寶藏,故意這么說讓我們離開

    ,他有些事兒不想讓我們看到,我們在,他不方便,我就沒看見有老鼠屎,蟑螂

    屎,喬元家好多天沒人住了,有蜘蛛網還不正常嗎。

    二丫頭輕輕一咳:就你聰明。

    美目溫柔看著開車的人:阿元,常春然走路的樣子,真像你學的那樣嗎。

    噗。

    利君竹笑噴:問得多蠢。

    利君芙咯咯嬌笑。

    早晨的陽光遍灑鷹嘴山,給蔥鬱的山野景色涂上了一層金黃,蔚藍的

    天空飛來一隻碩大山鷹,它展翅翱翔,盤旋在屬于它的領地之中。

    喬三走出道觀,仰望山鷹,眉宇間深鎖著,內心煩躁。

    昨晚出監,本來是件喜事,可他開心不起來,鐵鷹符沒拿到,他擔當鐵鷹堂

    新堂主就名不正言不順,不僅如此,他還跟生活了十幾年的美麗妻子離了婚,都

    說人生如戲,而他喬三的人生也太過戲劇曲折了,他深深地歎息,深深地失落。

    要不要給阿元打電話。

    一身道袍的吳彪吳道長走了過來。

    喬三搖搖頭:我剛出來,一身晦氣,還是等兩天吧。

    吳道長彷彿能看破喬三的心事,知他此時最牽掛的人就是他的前妻王希蓉,

    吳道長語重心長道:兒子可以遲些見,至于小蓉,你以后還是不要單獨見了,

    你記住,我們永遠是利家的僕人,護從,阿元能娶了利家的女兒,這是造化,是

    福份。同樣,小蓉能做利家的女人,也是她的福份,我們要感激利家,而不是感

    到屈辱。

    喬三無語,內心壓抑煩躁,他確實思念王希蓉。

    一個電話打來,吳道長接聽,他意外驚喜:阿元啊,好的,好的,我就在

    道觀,好的,我等你。

    掛了電話,吳道長笑吟吟道:你們父子連心啊,好巧,阿元來了,和利兆

    麟一起過來,說是要上鷹嘴峰祭拜狐王墳。

    喬三微皺眉心,若有所思:就是你以前說的那個狐王墳。

    吳道長道:是的,狐王墳前有個石頭神龕,跟我們鐵鷹堂的神龕幾乎一模

    一樣,你說神奇不神奇,我敢肯定,狐王墳跟鐵鷹堂必有關聯。

    喬三已無心聽下去,他急切想離開,所以很無禮的打斷吳道長說下去:我

    就不見阿元了,你別跟他說我出來了,什么都別說,我先回趟家,拿些衣服,見

    見一些人,晚點我再回來。

    好。

    吳道長憂心一歎,目送喬三離去。

    喬三并沒有回家,利兆麟和喬元一起來鷹嘴山,意味著王希蓉不在利兆麟身

    邊,這給了喬三單獨見王希蓉的機會,他打電話給王希蓉,希望能跟王希蓉見個

    面,王希蓉沒有拒絕,她和喬三不是因為感情破裂而離婚,他們有近二十年的感

    情,若不是王希蓉希望改變命運,若不是遇上了利兆麟,若不是為了兒子喬元的

    前途,王希蓉是不會跟喬三離婚,這一切是天意,喬三認命了,但他思念王希蓉

    ,熱愛王希蓉。

    見面的地點,王希蓉選擇在萊特大酒店,選擇在她住過的那個套房,朱玫安

    排的。

    朱玫還安排了一個服務生幫王希蓉提一個大皮袋子,皮袋子裡有整整三百萬

    現金,這是王希蓉給喬三的額外補償,她想用這種俗氣的辦法彌補內心愧疚。

    當然,王希蓉精心打扮了,她已不可同日而語,她舉手投足之間都散發著闊

    太太的味道。

    見到王希蓉的那一刻,喬三自慚形穢,眼前的王希蓉雍容華貴,氣質非凡,

    遠比她那次探監簽離婚書時漂亮一萬倍,別提有多迷人了,漂亮和迷人不是一

    個概念,漂亮是外表,迷人是發自內心的涵養。

    三哥。

    王希蓉心靈震顫,眼眶濕潤,她喜歡喬三,從未改變過。

    兩人熱烈擁抱,喬三動情喊:蓉蓉,時間不長,變化翻天覆地。

    王希蓉無語,喬三也不說話,兩人像久別重逢的情人,淚流滿面,好半天了

    ,王希蓉打破沉默:西門巷那邊,你就別回去了,那邊準備要拆,你也沒啥東

    西在那邊,能不要的就不要了,衣服啊,日用品什么的,就重新置買過。

    有些東西丟不了。

    喬三話中有話。

    王希蓉笑著哽咽:很會說話,以前沒見你這么有文化。

    喬三深情地看著王希蓉,結結巴巴道:蓉蓉,我我想

    王希蓉臉露嬌羞,柔柔道:二十年夫妻了,我知道你想什么,所以,才在

    這裡跟你見面,不過,只許這一次,以后不能再跟你做了。

    這么堅貞。

    喬三忍不住調侃,這是他的性格,王希蓉就喜歡喬三這點,跟喬三在一起很

    輕鬆,無壓力,概括起來就是很開心。

    王希蓉此時又有輕鬆的感覺了,她得意道:跟你在一起這么多年,我也堅

    貞的。

    喬三抱住王希蓉的香肩,熱血澎湃:今天我要好好操你這個富婆。

    這本是一句譏諷的話,王希蓉一點都不介意,她揶揄喬三:注意素質。

    喬三瘋狂了,他用瘋狂粗魯的動作來展示他的素質,王希蓉雖然早有心理準

    備,但還是被喬三的瘋狂震驚,她沒有責怪喬三,她甚至想過以后會定期跟喬三

    幽會,這不是什么水性楊花,不是背叛與利兆麟的感情,因為他和喬三的感情

    比利兆麟深厚得多,身為女人,王希蓉不會主動提出與喬三保持關係,她相信喬

    三愿意保持這種關係。

    啊,三哥,你輕點。

    王希蓉用她豐腴修長的玉腿夾住了喬三,她的大奶子被喬三抓得生疼,她的

    乳頭被牙咬,她身上每一寸肌膚都被喬三舔吮,王希蓉找回了感覺,很熟悉的調

    情手段,她享受著,回味著,體內的慾火熊熊燃燒,她期待喬三粗魯。

    你喜歡我粗魯的。

    喬三一語道出了王希蓉的心思。

    王希蓉沒否認,她笑得很嫵媚,身體開始放蕩,開始迎合,成熟女人有各種

    手段吸引男人,何況他們曾經是夫妻,大陽具箭在弦上了,王希蓉輕輕撫摸:

    在監獄裡面,你想女人怎么辦。

    打飛機唄,還能怎樣。

    打飛機時,你想誰。

    還能想誰,就想我的蓉蓉,想蓉蓉的大屁股。

    啊,三哥。

    一聲驚呼,大陽具插入了肥美的肉穴,肉穴流著蜜汁,腥臊撲鼻,喬三揪了

    揪肥穴上的烏黑陰毛,大陽具突然勐烈啟動,暴操了肥穴,連綿不斷。

    王希蓉迷離雙眼,嬌吟漫天,奇怪的是,有一個念頭在她腦海裡閃現,如果

    前有喬三的大陽具插嘴,后有大水管插穴,那會是什么樣的感覺,這荒唐的念頭

    沒有一閃即逝,而是在腦海裡不停出現。

    啪啪啪。

    很密集的抽插,喬三竟然問:他有我厲害嗎。

    王希蓉咯咯嬌笑,笑得風情萬種。

    喬三氣惱:笑什么,說啊。

    王希蓉媚眼如絲,嬌喘著回答:他也這么問我。

    媽的,氣死我了。

    怒罵中的喬三用盡他所有的力氣,將在監獄積攢許久的怨恨,情慾,統統發

    洩出來。

    王希蓉挺臀迎合,故意刺激喬三:現在我是他老婆,你在勾引人妻,你應

    該激動才對,啊啊啊

    喬三大吼:騷娘們,哥哥我今天操到精盡人亡為止。

    啊啊啊三哥,以后還有機會的。未完待續


如果您喜歡,請把《亂欲,利嫻莊》,方便以后閱讀亂欲,利嫻莊【亂欲,利嫻莊】第57章后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亂欲,利嫻莊【亂欲,利嫻莊】第57章并對亂欲,利嫻莊章節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請后臺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