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赛克去除工具破解版:農門貴女有點冷

第110章 你打發叫花子呢

類別:都市言情 作者:諾諾寶貝 本章:第110章 你打發叫花子呢

去马赛克软件 www.tksuvr.com.cn 請收藏本站域名://www.tksuvr.com.cn 防止遺忘,或在百度搜索“去马赛克软件”,謝謝大家捧??!


    盼了幾個月,建在原本東邊荒地上的肥皂作坊終于是要開門招工了。

    此事在短短的半天時間內就從白水村傳到了橋頭村,并迅速的朝更遠的村里傳了出去,有外村的人半夜就出門往白水村來探聽消息了。

    外村的人都驚動了,白水村本村的人就更不必多說,天未亮,作坊門外的一大片空地和不遠處的道路上就站滿了人,男的、女的、老的、小的,三五成群的聚在一起說話或繞著圈圈的追逃玩耍,將這一片地鬧得比集市還要熱騰。

    這里大多是白水村人和隔壁的橋頭村人。

    不過這里的熱鬧跟云蘿家并沒有關系,甚至為了避免被熱情的鄉鄰給圍上,鄭豐谷天不亮就出門去了距離此處最遠的那口田里干活。文彬則自己在家里讀了半個時辰的書之后就拎著書本去了二爺爺家找姑丈了。

    自從姑丈到來,云蘿就慢慢的放下了教導督促鄭小弟讀書之事,而鄭小弟也算是終于遇到了一個真正的先生。

    袁家雖沉寂多年,但畢竟也曾家世顯赫,一朝崛起就是個年僅十六歲的院案首,云蘿毫不懷疑,就她這半吊子的水平是絕對比不上姑丈的。

    沒看見鄭小弟現在每天只用一半的時間,就完成了她原先安排的一天的任務嗎?還張嘴就是“姑丈說了”。

    她現在對于鄭小弟三個多月后參加慶安書院的入學考試這件事更有信心了。

    要考鎮上書院的蒙童小子天天專心讀書,兩個多月后要參加江南書院考核的袁秀才卻天天惦記著上山下水的玩耍。

    九月的河水多了些冷意,鄉下小子赤著腳天天淌在河水里已是習以為常,袁承卻有些受不住了,就弄了根釣竿坐在岸邊垂釣,但往往坐不了多久就會沿著岸邊放魚簍子,摸些小貝小螺螄。

    又或者,跟著云蘿和虎頭隔三差五的上山,自從前幾天在山上偶遇從深山出來的張獵戶,看到了他扛在肩上的大野豬和纏繞其上的手臂粗大蛇之后,他就對山林的深處充滿了好奇和躍躍欲試。

    云蘿實在怕他當真無知無畏的跑進深山里去,只能勉強答應他等他府城考試回來之后,就請師父帶他們一塊兒進深山去狩獵。

    如此,袁承才稍稍安分下來。

    此時在山上的老地方,靠著一條涓涓小溪流的石頭上面,兩只被剝了皮的兔子正架在火堆上,被炙烤成了油亮的金黃色,抹上鹽巴和麻椒粉,饞人的香味直往鼻子里頭鉆。

    “秋天的兔子果然是肥得很!”袁承探著身子用力的吸了吸鼻子,沖鼻的香味讓他滿嘴的口水幾乎要流淌出來,明明是個從不缺食的小公子,卻意外的饞嘴所有好吃的、或新鮮的食物。

    瞧他這不學無術的樣兒,虎頭都有些看不下去了,不由得說道:“表哥,還有兩月你就又要去府城考試了,聽說那江南書院的考核極難,你咋還不抓緊時間讀書呢?”

    袁承給兩只兔子翻了個面,若無其事的說道:“這不是還有兩個多月嘛,我好不容易能松快幾天,若不趁此好好的歇一歇,又哪里還有讀書的興致?”

    虎頭撇嘴,“你這還沒文彬好學呢,瞧他天天往姑丈跟前湊,就差磕頭拜個師了!”

    袁承“啪”的拍了下大腿,說道:“那沒眼色的臭小子,逮著了機會我定要好好揍他一頓!小小年紀不曉得好好玩耍,整天捧著書本往我祖父跟前湊,真是太不像話了!”

    云蘿輕飄飄的瞥了他一眼。

    袁秀才頓時轉了話頭,笑嘻嘻的說道:“表妹盡管放心把文彬交給我祖父,他老人家雖從不曾正經的上過書院,但學識本事卻是連尋常先生都不能與他相比,本秀才進學院之前可全賴他老人家的教導!”

    烤肉的香味越發濃郁,終于從火上取了下來,也顧不上燙手的把它們撕扯開來,吃相甚是不拘小節。

    完了熄滅火堆,云蘿又從火堆底下刨出了兩只滾燙的山雞,各分給他們一只雞腿之后就全都她自己笑納了,帶著飽腹的愉悅感下山回村。

    路過山腳下的小院時,她還開了大門進去往雞圈里撒了一些糠皮和嫩草,也不知怎么回事,每天這么隨意的撒些吃食,這一公二母的三只雞反而還一點點精神了起來,可見的長大了一圈。

    虎頭在一開始的時候還十分驚訝,到現在卻也有些習慣了,盡管還是有些驚奇小蘿竟然跟這個古怪的阿婆交情這般好,這阿婆出遠門竟還會給她大門的鑰匙!

    “那阿婆啥時候才回來?你這每天都來給她喂雞也太麻煩了!”

    云蘿也想知道她老人家啥時候回來呢。

    袁承盯著雞圈里的三只雞,默默的咽了下口水,說:“這個時節,板栗燉雞可是一道大菜呢!”

    虎頭一下子就被轉移了注意力,“山上的坳子里就有幾棵毛栗子樹,就是太小了剝著費勁?!?br />
    野生的毛栗子顆粒很小,吃的時候大都是直接用牙齒咬開了嚼著吃,真要剝去殼來燉雞,這種還沒手指頭大的毛栗子可不行,不僅是不好剝,還因為個頭太小,一燉就全黏糊糊的化在湯汁里了。

    說到板栗燉雞,云蘿就覺得剛吃了一只半山雞加一只兔子的肚子,又有些餓了,“蟹腳嶺上有一株栗子樹長的板栗個頭很大,明天就去摘?!?br />
    虎頭仰著頭想了下蟹腳嶺所在的位置,驀的瞪大了眼睛。

    那地方都是陡峭的山壁,根本就爬不上去吧?

    云蘿卻覺得,為了摘那株板栗,懸崖峭壁都擋不住她的腳步。

    次日的臨近中午,?;⑼泛馱悴攀腫プ派砼緣氖髦?,顫巍巍的半蹲在蟹腳嶺半坡上,四肢用力抓撓著地面,以免一個不小心就整個人都往下滑溜回去,氣喘吁吁、滿頭大汗,已是累成了狗。

    袁秀才努力仰頭,看著前方幾乎與天垂直的陡峭,早已經看不見走在他們前面的那個人了。

    “小蘿!”虎頭在他身邊朝上方呼喊,除了風聲瑟瑟,連個多余的回音都沒有傳回來。

    袁承腳踩著下方的一根樹干,小心翼翼的在地上坐了下來,用力喘兩口氣,有點想哭,“她該不會把我們扔在這兒不管了吧?”

    這里其實離白水村不遠,透過枝葉的縫隙還能影影綽綽的看到村子里的些許風景,但因為這里過于陡峭極其難行,除了鳥雀,連小動物都很少出沒,也向來沒什么人會往這邊來,以至于安靜下來之后就覺得整個世界就只剩下了他們兩個人。

    虎頭也跟他一樣,腳踩著下方的樹樁坐在地上,這樣才能不讓自己順著陡坡滑溜下去。

    對于袁承的擔心,他倒是不以為意,“小蘿回來的時候肯定也要經過這兒的,我們在這里等她就行了?!?br />
    這兩位兄長于是就這么心安理得的停留在了原地,身旁有個伴,連靜謐的山林都沒那么可怕了,還從栗子聊到了打獵,又從身旁的一草一木說到了下水摸魚抓蝦,兩個從出身到教養都截然不同的少年卻意外的聊得熱火朝天,恍惚把另一個去忙著摘栗子的妹妹都給忘記了。

    一直到身后忽然響起一陣“窸窸窣窣”的樹葉摩擦聲,兩人才猛的停住了話頭,轉頭向身后看去。

    “小蘿,你回來了……哎呦!”

    “娘唉!”

    兩個少年齊齊驚呼了一聲,看著忽然從上方林子里滾出來的巨大刺球,嚇得腳下一軟,差點打滑跟著刺球一起滾下山去,忙整個人都撲到了地上。

    這個刺球足有兩人合抱那么大,沾著零落的樹葉從山上滾落下來,帶起一陣刺人的風正正的從兩人之間的空隙呼嘯而過,一路往下越滾越快。

    袁承在地上撲了半晌才小心的坐了起來,“呸呸”吐出飛進嘴里的泥土樹葉,雙手緊緊抱著身旁的一棵大樹,瑟瑟發抖,“那是什么?”

    虎頭比他好一些,已經一骨碌的站了起來,背靠著下方的一棵樹,齜牙咧嘴的拔出了不甚戳進手臂里的幾根小刺,然后沖山上大聲喊道:“小蘿,這里還有倆活人呢!”

    上方的林間又是一陣窸窣,袁承受驚般的轉頭看去,以為又有啥東西滾落下來,卻見枝葉分開,剛才還不見蹤影的云蘿背著簍子從山上沖了下來,并一下子停在了他們的面前,耷著眼從左看向右,又從右看向左,明明一句話都沒有說,卻仿佛有“廢物”這兩個字在他們的眼前不停的飄啊飄。

    不過兩人都不是臉皮薄的,一見是她,袁承首先就松了口氣,而虎頭則探著腦袋往她背上的簍子里瞧,見不過大半簍子的刺球兒,下意識說了句:“才這么點??!”

    去了外面的刺殼,這大半簍子也不過能剝出半碗板栗。

    云蘿瞥他一眼,又伸手指指山下,說:“那么大一團還不夠你吃的?”

    虎頭呆了呆,霎時一副被雷劈了的震驚模樣。

    袁承也反應了過來,不由失聲道:“那一大團都是毛栗子?你是怎么把它們團成一團的?”

    剛才那圓滾滾一團滾動得太快,他只感覺刮起的風格外刺人,并沒有看清楚那究竟是什么東西。

    云蘿對他們的反應非常滿意,一個人干活的些許郁氣也就消散了,手在背簍竹編的肩帶上劃過,然后二話不說就繼續沖了下去,一眨眼就不見了人影。

    “小蘿,你等等我??!”

    臭丫頭,這是打算把他們落在半嶺上了??!

    等兩人終于沖下蟹腳嶺的時候,云蘿已經在那兒踩出了好大一捧紅褐色的板栗。

    虎頭還好一些,畢竟是鄉下小子野慣了,袁承的模樣卻有些慘,額頭在樹干上磕了好幾下,磕得紅通通一大塊,讀書人嬌嫩的手掌也被粗糙的樹皮磨出了血絲,雙腿的肌肉顫巍巍的讓他幾乎走不動路。

    云蘿從一大堆毛刺中抬起了頭來看他一眼,“就你這樣的,還想跟著我師父往深山里跑?”

    袁承癱在地上,有氣無力的捶了兩下地面,捶碎一地的酥脆落葉。

    這不可能!他的騎射和武藝明明是學里最優的!

    云蘿輕撇了下嘴角,往日是照顧他們,走的都是那平順的山路,真以為山里那么好玩又輕巧呢?多的是連路都找不到的密林陡坡。

    她又一腳踩下去碾了碾,踩開了長滿毛刺的硬殼,將里頭紅褐色的板栗一個個的全都挑揀出來,腦海中已浮現一道又一道的佳肴美味——板栗燉雞、板栗燒肉、板栗排骨湯、板栗燜羊肉、糖炒板栗、板栗糕……

    三人花半天時間踩出了足足兩個簍子的板栗,全被云蘿背在肩上、拎在手上,而另兩人則相互攙扶著一路挪下山來。

    認真算起來,今日走的路還沒以前多,但袁秀才卻覺得兩腿酸軟無力,尤其是走下坡的時候更是顫巍巍的抖個不停,連肩背、手臂都是一陣陣的酸軟,簡直不能更丟人。

    云蘿一路走在前面,照顧著后頭兩人的腳步,還需在必要的時候伸手給他們搭把力,簡直廢物!

    到山腳的時候,日頭距西邊山頂只有尺余的距離了,袁承大大的松了口氣,也顧不上干不干凈的一屁股坐在了路邊石頭上,耷拉著肩膀直喘氣。

    虎頭也累得不輕,捏一捏繃了許久的手臂,順手將沾在衣服上的草籽一粒粒摘下來,頭也不抬的說道:“小蘿你先回去吧,我陪表哥先在這里歇會兒?!?br />
    此時已在山腳,前方就是村子,云蘿又抬頭看看天色,沒有拒絕虎頭的好意,點頭說道:“那我先回去了?!?br />
    虎頭捏著草籽點頭,袁承也半癱在石頭上無力的揮揮手,云蘿就留下一簍板栗,將他們扔在山腳徑直回家了。

    臨近家門,卻不巧正好遇見了從二爺爺家出來的金公子,在小廝的招呼聲后,金公子一掀簾子就從馬車內探出了半個身子來,伸手指著云蘿沒好氣的說道:“你還真當起了甩手掌柜???這作坊好歹也有你的一份,開業招工這樣大的事情你咋就真能不聞不問的?”

    這兩天整個村子都在圍繞著作坊招工的事情打轉,云蘿雖不曾過去親眼看看,但只耳邊不時聽到的聲音就可知這事兒引發了多大的熱鬧,勾了多少人的心。

    面對著金公子憤憤的指責,云蘿卻半點不好意思都沒有,因為這事兒本就不在她的職責范圍之內啊。

    她仰頭看著在馬車上居高臨下的金公子,說:“本就說好了一應事物皆有你家負責,你還要我做什么?”

    金公子被氣得胸口一堵,越發義憤填膺的指著她說道:“好歹也算小半個主人,這又是你長大的村子鄰里,哪怕給我家管事說一說此地村民的性子本事,給推薦幾個你以為不差的鄉鄰也是好的呢!”

    這倒是并不過分,云蘿聽了也稍稍有了那么一丁點不好意思,可真讓她去插手這些事情卻真有些難為她了,便微微側過身子將背上的簍子送到他面前,問:“吃栗子嗎?”

    金公子:“……吃!”

    他劈手就要將整個簍子抓過去,卻不想手還未觸碰到簍子邊緣,眼前的滿簍栗子就又迅速的遠去,抬頭便見胖丫頭斜著眼面無表情的看著他,“不過是讓你抓一把,你還想整一簍子全拿走?”

    一把?!

    “你當打發叫花子呢?”死丫頭還是這么小氣!他氣過之后卻也不跟她計較,直接轉身從馬車里拿了個竹笸籮,遞到云蘿的面前抖了抖,“裝滿裝滿!”

    這竹笸籮不大也不小,像個漏水的盤子,最外一圈還編出了精致的花紋,甚是玲瓏可愛,平常都是用來盛裝一些干果點心,裝滿也得有尋常飯碗的一大碗分量。

    這里的飯碗可不是那小巧玲瓏能捧在手心里的小碗,而是臉那么大的黑陶碗。

    見云蘿盯著他的笸籮沒有動靜,金公子又抖著笸籮催促道:“你那么一簍子的板栗,還舍不得分我這一點?你為啥特特對我這樣小氣?”

    死丫頭能眼都不眨的拿肉出來分給村里的小孩吃,卻總是對他格外的摳搜與斤斤計較,真讓人生氣!

    云蘿想了想,覺得這大概是因為金公子是她在這個世上第一個正經做生意的伙伴,以至于連在平常的相處中都不知不覺的多了些計較。

    不過為了金公子的心情著想,云蘿并沒有說出這個原因來,只默默的將背上的簍子轉到前面,親手給他抓了冒尖的滿滿一笸籮板栗。

    罷了,以后就稍微對他好一點吧。

    這么想著,嘴上也難得關心的多問了一句:“這兩天招了多少人了?作坊什么時候開工?”

    金來掀了簾子,盤腿坐在馬車廂和車轅之間,抓起一顆板栗隨手擦了擦,然后用牙齒用力一咬,隨著“啪”一聲輕響,紅褐色的硬殼應聲而開,露出了最里頭嫩白色的仁,一股淡淡的清香悠悠飄進了鼻子里。

    他將半邊板栗仁咬進嘴里嚼得咯吱響,口感脆嫩帶著一點點甜味,另有一番風味。

    咽下一半板栗,他一邊剝著另半邊,一邊頭也不抬的說道:“陸陸續續的已經招了有四十多人,明日再招工一天,后日就能開工做肥皂了!”

    “四十多人還不夠?”

    金公子撩起眼角瞅她一眼,將那半邊栗子剝了出來塞進嘴里,嚼著說道:“好歹建了那么大個作坊,區區四十多人如何能夠?這還是剛開業不敢一下子招太多人,但怎么也得有六七十個打雜干粗活的伙計,另外還得再派遣管事和師傅過來呢?!?br />
    云蘿對這個時代的作坊作業并不了解,金公子這么說了,她也就這么聽著,并不能給他提出多新鮮有用的建議和意見。

    因為金來還得趁著天色未暗趕回鎮上去,所以兩人只說了幾句話就要告辭分別。臨走前,金公子忽然伸手欲要搶奪她手上裝板栗的簍子,可惜未能得手。

    一招不中,他就沒有半點停留,當即催促著他那叫銀子的小廝趕車離開。

    直到馬車拐過了墻角再看不見,云蘿才收回了目光,轉身往拐進回家的小路,一如既往的遠遠就聽到了孫氏的罵聲,今日卻有另一個聲音在與她毫不避讓的硬抗著。

    “缺了大德的,你吳家就是這么教養閨女的,竟敢跟婆母頂嘴爭吵!”

    “一天天的跟盯著個賊似的盯著兒子媳婦,可不就是缺了大德嘛!別人沒分家的婆母都不會整天想著搜檢兒媳婦的屋子,你可莫要忘了我們早已經分家,現在不過是暫住在這兒罷了!”

    “呸!我就曉得定是你個不安分的天天攛掇著我兒子跟我離心,見不得我兒和我親,咋地,沒臉沒皮的攀了高枝造了新房就翅膀硬了,連公婆長輩都不放在眼里了?”

    這話可不只罵了吳氏,把云蘿也給一塊兒罵進去了。

    全家人都知道鄭豐收那銀子就是從云蘿這兒得的,可她畢竟是個小輩,又是親侄女,孫氏卻偏要說吳氏他們攀著高枝,可不就把云蘿給一塊兒罵進去了嗎?

    本來還只是站在旁邊的劉氏頓時就變了臉色,吳氏也是臉色微變,緊接著卻又張嘴懟了回去,“虧得小蘿有點啥好東西都從不忘給你們送一份,東西還沒落肚呢你就站在這兒敗壞親孫女的名聲!這天底下有你這么當奶奶的沒有?啥攀高枝?小蘿那是與我們親又有孝心,見我們家困難,在得了好東西之后才孝敬了她叔一份,從你的嘴里說出來咋就這樣難聽?你這是埋汰誰呢?”

    云蘿正好在這個時候走進了大門,孫氏當即將目光轉了過來,狠狠的瞪了她一眼,“吃里扒外的東西!養不熟的白眼狼!”

    還沒弄清楚情況,一進門就先迎來了兩句罵,云蘿的腳步一頓。不過沒等她做出其他反應,就聽見吳氏緊跟著嗤笑了一聲,“哎呦喂,這話說出來我都替你臊得慌!這么些年來,你是給我們吃了多少好東西?吃了那么多好東西,咋還一個個都跟餓死鬼投胎似的?”

    孫氏罵的是云蘿,吳氏卻說的“我們”,一下子就把矛頭從云蘿的身上硬扯開了。

    云蘿的目光微緩,徑直穿過院子到了西廂屋檐下,不理會吵架的婆媳,只輕聲問云萱,“又怎么了?”

    云萱搖搖頭,蹲在旁邊一起擇野菜的云桃倒頭也不抬的張嘴說道:“大姐說她要送給小姑的一朵珠花不見了,翻遍了屋子都找不著,小姑就鬧了起來,還說肯定是我們偷拿的,奶奶就要搜我們的屋子。多稀罕的東西還值得我們下手去偷的?真把我們都當賊呢?!?/P>


如果您喜歡,請把《農門貴女有點冷》,方便以后閱讀農門貴女有點冷第110章 你打發叫花子呢后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農門貴女有點冷第110章 你打發叫花子呢并對農門貴女有點冷章節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請后臺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