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赛克效果图设计:卿卿誤我

卿卿誤我(33)

類別:辣文肉文 作者:小紅藍 本章:卿卿誤我(33)

去马赛克软件 www.tksuvr.com.cn 請收藏本站域名://www.tksuvr.com.cn 防止遺忘,或在百度搜索“去马赛克软件”,謝謝大家捧??!


    第33章:糟老頭與嫩妹子201972首先是接吻,陳劍從后面摸她,然后慢慢除掉她的衣物,開始用手指抽插她的陰道,再貼上嘴巴吸吮她的豆豆,一邊抽插一邊吸,搞得許穎陰道內淫水橫生,噗呲作響,很快就高潮了。

    接著便是許穎為陳劍服務了,舔奶頭,舔雞巴,舔肉蛋,陳?;骨笏蛄似ㄑ?。

    接著進入正題,開始抽插,片里用什么體位,他倆就用什么體位,最后片子里的男優把精液射在女優臉上,陳?;共壞繳渚牡?,便又操了一會兒許穎的小嘴。

    之后便將她的雙腿分成m型,挺著肉棒,沖過那粉嫩的鮑魚,全根沒入進去。一手抓著許穎的手腕,一手揉捏她的小乳頭,臨近射精的時候便拔出來,騎坐在許穎的胸口,雞巴對準她的小臉開始發射。

    許穎緊閉著眼睛,一股股帶著熱量的精液便噴射在她的臉上,射得她滿臉都是。

    而后許穎又張嘴將他的肉棒含進嘴里,用舌頭幫他清理干凈。

    整個暑假,許穎都期待著下午去“上課”的時光,他爸爸見她雖然琴技沒怎么提高,但心情還算不錯,便也很滿意。親自開車送她去陳劍家里,還以為是送她去學琴,哪曉得是送她去挨操……短短的暑假很快便結束了,隨著暑假一起結束的,還有那段放縱的時光,因為陳劍離開了,去了別的城市,他留了一封信給許穎作為告別,許穎為此傷心了好久。

    她很想陳劍,每次看片的時候,總是會想起她和陳劍那段短暫卻快樂的時光,以前看片還能被陳劍干,現在看片只能自己解決,真是難過……話說火來,衛生間里的孫漢東摸到了許穎的背,又上下撫摸了一番,見她并沒有拒絕,暗自高興,心想這小妮子可能有戲。

    孫漢東沒有多余的動作,一瞧見許穎沒有拒絕,便直接伸手抓在了她的屁股上,他將毛巾搭在自己的脖子,兩只手來抓她的屁股,心里想著,要是她這都不拒絕,便肯定是想挨操了。

    許穎心中糾結,他知道背后是一個男人50多歲的老男人,又臟又丑,但她的內心卻不想拒絕,她感覺自己被一個又老又丑的男人玷污是一件非常刺激的事情。

    就像現在,她的屁股正被他的臟手揉捏著,她感覺自己下面已經淫水直流了。

    孫漢東摸了一會,便知道她默許了。隨即便伸手從她屁股蛋蛋中間往下探去,直接抓到了她的陰肉。

    孫漢東從她的屁股后面玩弄著她的小逼,另一手繞到前面去揉她的奶子。

    許穎的胸雖然不大,但很挺,兩顆乳頭這會兒一直直直的硬挺著,孫漢東左邊揉一下右邊揉一下。

    許穎輕輕的呻吟著,又將屁股翹了翹,方便他的手指揉捏自己的陰唇。

    孫漢東開心的說道:“哈哈,真沒看出來,你這小女娃娃這么淫騷?!斃磧輩緩靡饉?,便象征性的說:“不要,不要這樣?!彼錆憾骸骯?,小騷逼流了這么多水,還說不要?”許穎:“那才不是我的水?!彼錆憾骸盎共懷腥?,女娃娃,轉過來讓我親親?!斃磧北凰拋砝?,一雙媚眼緩緩睜開,看見孫漢東那丑陋的老臉,便又閉上了眼睛,眼不見為凈嘛。

    孫漢東一邊捏她的奶子,一邊挑逗她的洞口,上面則是吻住她的小嘴。

    孫漢東張著大嘴,將許穎的嘴唇包裹起來,舌頭不斷的舔食她那軟軟的唇部,沖進去又舔弄她的牙齒和牙齦。

    許穎遲遲不肯張嘴,因為她已經聞到孫漢東嘴里一陣陣的臭味了。

    孫漢東沒有多做停留,俯下身子去吃她的奶子,一邊吃一邊說:“城里的嫩女娃就是好,有騷又美?!斃磧北凰舷縷涫值慕プ?,這種快感可比自慰舒服多了,不僅有生理上的刺激,更多的是心理上的刺激。

    孫漢東的兩根手指已經插進她的肉穴了,扣動了一會兒便開始抽插,穴內陣陣水聲傳來。孫漢東說:“真是個小騷貨,這么小的年紀就被人破過了,快說說,讓幾個男人操過?”許穎捂著嘴巴,下體不斷的向前挺,迎合著孫漢東手指的抽插,她嬌喘連連,很快便在他的手上高潮了。

    許穎不斷的扭動著屁股,淫水順著孫漢東的手指便流了出來。

    孫漢東看得心里高興,他說:“真是個淫蕩的小嬌娃,水這么多!肯定想男人了吧!”許穎喘了一會,睜眼看著他,輕輕的拍打他的胸口嬌嗔著說:“討厭!”隨即便摟住他的脖子,主動吻了上去。

    這回許穎自己主動將嘴巴張開了,舌頭與他攪在一起,甚至去吸吮他口腔里的臭味,這種味道讓她感覺非常刺激。

    孫漢東只感慨自己這么大把年紀了還能有這福氣,便抱著面前這個淫蕩的小女人,忘情的親著嘴。

    許穎松開右手,摸到孫漢東的獨自,又繼續朝下探去,將手放在了他的褲襠,隔著褲子摸到了他的肉棒。

    孫漢東:“好閨女,想要雞巴了是不?”許穎點點頭說:“是?!彼錆憾渙騁?,許穎直接蹲下身子,將他的背心往上撩,而后抓著他的短褲往下扒拉,肉棒便露了出來。

    孫漢東的肉棒還是軟的,很黑,兩顆卵蛋也耷拉著,陰毛很多,直接連到肚子上。

    剛一脫下他的短褲,許穎便聞到了臭味。

    許穎伸手將他的包皮掰開,露出整個龜頭,只見那龜頭和包皮的連接處布滿了黃黃的尿垢,這就是臭味的散發源頭了。

    山村老農,幾天不洗澡很正常,孫漢東家里就是有熱水器,也沒有經常洗澡的習慣。

    許穎看了看他的肉棒,有些猶豫,最后還是性欲戰勝了理智,她大口的呼吸著,張大了嘴巴,將孫漢東那軟軟的臟雞巴整根含入嘴里。

    自從陳劍走后,許穎已經快一年沒有嘗過雞巴的味道了,雖然此時的這根雞巴味道有點兒重,但這些臭味只會讓她更有快感。

    。

    沷怖頁2u2u2u、許穎用口水和舌頭將孫漢東雞巴里的尿垢清理干凈,她忍住沒有咽下去,吐了出來,隨著水流沖到了便池里。

    孫漢東的肉棒已經硬起來了,差不多十厘米出頭,挺粗的,而且很硬,可謂是老當益壯。

    許穎又去舔他的卵蛋,孫漢東仰天長嘯,活了一輩子,從來沒有女人這么伺候過他。

    年輕時候上過的女人,都像木頭一樣一動不動。那個時代沒有現在開放,就是結了婚的女人也玩得不開。

    后來上過花錢的,那些女人求半天才只肯含一下,哪像這會兒蹲在他胯下的少女,不僅不嫌棄他的雞巴臟,還吃得津津有味,一臉享受。

    孫漢東摸著她的頭說:“好閨女,你咋這么蕩呢?”許穎抬眼看著他,孫漢東把肉棒放在她的臉上磨蹭,卵蛋還被她包在嘴里。

    孫漢東:“是不是想男人了,才這么騷?”許穎說:“是?!彼錆憾骸骯?,好閨女,想不想被我操?”許穎連連點頭:“想?!彼錆憾潘母觳菜擔骸靶∩П?,快起來?!斃磧閉酒鶘砝?,孫漢東又摸了摸她的乳房,把她推到背靠著墻。

    孫漢東右手將許穎的左腿抬起來,又摸了摸她已經濕的不行的嫩逼,而后握著自己的肉棒,對準了洞口,緩緩插進去。

    許穎半張著嘴,仔細感受著,她已經快一年沒有被肉棒插入過了,當孫漢東插進來的那一刻,她的心里無限的滿足感。

    那根火熱的,銀硬邦邦的肉棒,瞬間填堵了她的長久空虛。

    孫漢東均勻的挺動著屁股,一手抱著她的大長腿,另一手揉捏她那翹挺的小乳房,眼睛直勾勾的盯著她,只見她芳唇半張,微仰著頭,一雙媚眼與他的視線交匯,隨著他的插入而淫蕩的浪叫起來。

    孫漢東:“小妮子,你爽嗎?”許穎呻吟著說:“啊……爽……”孫漢東心里高興:“真騷?!彼蛋氈閔斐鏨嗤啡デ姿?,許穎也伸出舌頭作為回應,兩人的口水交融在一起。

    沒插幾下,許穎便叫道:“啊……不要……不要……來了……啊……”許穎的屁股不斷的向前頂著,全身的肌肉收縮,瘋狂抽搐,身子也前后晃蕩著,長長的伸著脖子,沉重的嬌喘著,淫水順著孫漢東的雞巴流了出來。

    孫漢東玩過不少女人,卻從沒見過哪個女人高潮時動作這么大,也沒見過水這么多的女人,輕輕抽插一下,便像是捅進了水灘里,噗呲噗呲直響。

    許穎抽搐了一會兒,便緊緊抱住他,在他的耳邊喘著粗氣。

    她好久沒有這么爽的高潮過了,無論是自摸到高潮,還是昨晚被曉映摸到高潮,都比不上被男人干到高潮來得爽。

    孫漢東:“好閨女,我操得你爽嗎?”許穎咽了咽口水說:“太爽了……”孫漢東:“流了這么多水,一定很久沒被男人操過了吧!”許穎輕聲說:“嗯嗯?!彼錆憾骸澳曇頹崆岬木駝餉瓷?,以后還得了?”許穎:“討厭!我哪里騷了?”孫漢東:“還不騷?你可是我見過的最騷的女人了,是不是城里的女人都這么騷???”許穎故意說:“那當然了,比我騷的有的是呢!”孫漢東:“那你告訴我,和你一起的那幾個小姑娘,是不是也像你這么浪?”許穎:“好哇,你可真貪心,玩了我不說,還惦記著我的同學?!彼錆憾骸澳忝羌父魴∶瑯翟謔翹哿??!斃磧輩幌胩嘎壅飧?,便轉過身去,伏在墻上,又翹著屁股去蹭他那硬邦邦的肉棒。

    孫漢東:“騷妮子,是不是又想挨操了?”許穎:“是,快操我?!彼錆憾牧伺乃陌啄燮ü傷擔骸吧ü膳尥?!”而后挺著肉棒便插進去了。

    孫漢東雙手抓著她的屁股,往兩邊重重掰開,看著自己的肉棒在這么粉嫩的逼里進進出出,感覺非常舒服。

    這么多年了,哪里再見過這么水嫩的女人,不僅嫩,還很騷,這會兒許穎又浪叫了起來,聽得孫漢東心里癢癢的。

    沒插幾下,孫漢東便感覺自己要射了,他抓住許穎的細腰,加快了速度狠狠的抽插:“好閨女,我要射了,要射了……啊……”許穎:“射吧,射給我?!彼錆憾匾凰?,便將這積攢了許久的濃精通通射在了許穎的肉穴里,一邊射,一邊往里頂得更深。

    孫漢東:“射了,射給了你,小騷妮子,肚子給你搞大!”拔出肉棒,精液便流了出來,一絲一絲滴落在地上,又被水沖走。

    許穎伸手摸了摸自己的洞口,手指上沾滿了精液,又湊到鼻子前吻了吻,是那久違的腥味兒。

    。

    沷怖頁2u2u2u、孫漢東看了哈哈直笑:“好聞嗎?”許穎沒理他,用水沖了沖?!澳憧斐鋈グ?,我要洗一洗?!彼錆憾骸澳悄鬩舶鏤蟻聰??!斃磧比∠祿ㄈ?,對著他那軟綿綿的肉棒,另一手認認真真的清洗他的肉棒和蛋蛋,搓出了不少泥垢。

    許穎:“好了,你出去吧?!彼錆憾忠皇址旁謁哪套由?,一手伸到下面摸她的嫩逼,許穎任由他摸了一會兒:“行啦,天都黑了?!彼錆憾盜擋簧岬乃墑鄭骸敖褳砭妥∥藝舛??!斃磧保骸跋氳妹?!”孫漢東:“你這么想男人,今晚讓我好好干你?!斃磧保骸安灰?,我要回去?!奔豢銑鋈?,許穎便簡單的沖了沖,之前已經洗干凈了的。

    關了水,拿出毛巾擦干凈,快速的穿好內衣褲,套好裙子,又拿起沐浴露洗發水,還有換下來的臟衣服,準備出去。

    孫漢東伸手去摸她手中的衣服,摸索著將那條換下來的黑色小內褲搶了過去?!罷馓蹌誑闥透??!斃磧幣參匏劍骸澳萌ツ萌?!”孫漢東:“這就走了?”許穎:“是呀?!彼錆憾渙騁?,又不舍的捏了一下她的奶子。

    許穎拍他的手,然后走出去,回頭笑著對他說:“孫大叔再見!”并朝他嫵媚的眨了眨眼。

    孫漢東癡笑著目送她離開,好像做夢一樣。

    衛生間里還殘留著她的香味,孫漢東嗅了嗅,又回了屋子,把這條小內褲珍藏了起來……天色已經朦朧,許穎加快了步子??拷鶴郵幣丫醬蠹藝諏奶?。

    釣魚小分隊和趕鴨小分隊也才剛回來,趙曉映見許穎在院子外面,便喊她:“穎姐,你不是回來洗澡嗎?去哪兒了?”許穎三步并作兩步進了院子說:“熱水器壞了,我去孫大叔家里洗的?!崩罾降熱艘煒諭潰骸鞍??熱水器壞了?”許穎:“是呀,孫大叔說是什么火星兒壞了,配件要到鎮上買,明天才能去?!崩罾劍骸鞍??那我們晚上怎么洗澡呀……”趙曉映:“我們也去孫大叔家里洗吧?!斃磧碧餉此?,心中一驚,便勸說道:“我覺得這樣不好吧,咱們這么多人,太麻煩人家了,忍一晚上吧?!崩罾劍骸昂猛?,你倒是洗得香噴噴的,卻要我們忍一晚上,那我晚上就挨你睡了,臭死你?!斃磧貝蛉さ潰骸澳惆の宜業故敲灰餳?,就怕趙輝不會同意吧!”大家哄笑,趙輝說:“得,晚上就洗冷水澡了,反正在學校里也是洗冷水?!斃磧保骸熬褪鍬?,瀾瀾,咱們在學校不一樣用冷水洗的嗎?!崩罾劍骸八懔?,我不可以不洗,這兒的水可比學校的冰多了?!斃磧保骸澳悴幌聰?,趙輝會嫌棄你的?!崩罾劍骸昂?,他敢!”此時趙輝和林喬正蹲在水池邊殺魚,小艾在一旁看新鮮。只見剪刀穿進魚嘴里,很快便開腸破肚了,小艾皺著眉頭,又害怕又想看,又殘忍又有趣。

    許穎回房間把臟衣服放好,她拿出手機,找出以前和陳劍的那唯一一張合照,她有些傷感。她剛才和別的男人做了,分別一年,陳劍應該也有了新的愛人吧……林喬沒怎么做過魚,只能照著菜譜的步驟來。好在做菜這東西算是一通百通,看了看說明與注意事項,也并不復雜。

    趙輝便只能在旁邊打下手了,這會兒林喬才慢慢從下午的失落中走出來,釣魚釣不他,還好做菜強過他,算是找回了一點場子。

    小艾也跟在身旁,就像守著年夜飯的小孩子。

    林喬這邊將魚分成兩份,一份紅燒,一份做湯。趙輝那邊做了個涼拌茄子,炒一個辣椒炒肉,還有一份干煸四季豆,都是下飯的好菜。

    三個女生在一旁閑聊,小艾倒是興趣十足的在趙輝和林喬之間來回跑動,聞聞這邊,看看那邊,好生樂趣。

    林喬的注意力都在魚上,一秒也不敢怠慢,因為這是他第一次做魚,要是不好吃,可就太掃興了。

    趙輝那邊倒是些簡單的菜,三兩下便炒完了。他見小艾蹲在身旁,便問她:“小艾,你會炒蛋炒飯嗎?”小艾搖搖頭,以前在家里都是保姆或者媽媽做菜,她連鍋都沒有摸過。

    趙輝:“那我教你炒,好不好?”小艾連連點頭:“好!”趙輝:“你去冰箱里把雞蛋拿出來?!斃“渙鐨∨?,小心翼翼的抓著那四顆雞蛋出來了。

    趙輝拿過一顆來,在碗邊敲了一下,將雞蛋殼掰開,蛋清蛋黃便掉落碗里。

    趙輝:“先這樣把蛋打好,你來試試?!閉曰園鐨“米帕嬌?,小艾手中握著一顆,輕輕在碗邊敲了敲。

    趙輝:“別害怕,用力點?!斃“喲罅Χ紉磺?,蛋殼便出現一個裂口。小艾小心的把雞蛋放在碗的上空,兩只大拇指慢慢把蛋殼掰開,成功。

    小艾開心的笑著,把蛋殼扔進垃圾桶,又張著大拇指對趙輝說:“沾手上了,你看?!閉曰隕焓治兆∷哪粗?,輕輕摸了摸,將蛋液擦干凈。

    趙輝:“還有一種打法?!斃“骸霸躚??”趙輝:“是這樣的?!彼Φ拔趙謔種?,和之前一樣,在碗邊敲開一個裂口,然后拇指,食指和中指往前,無名指和小指往后,只用一只手便將雞蛋殼掰開了。

    小艾:“哇,真厲害,我也要試試?!閉曰越詈笠桓黽Φ敖桓?,小艾有模有樣的學著,敲開一個裂痕之后問他:“現在呢?怎樣做?”趙輝朝李瀾她們都方向瞟了一眼,見她們聊的正歡,便輕輕抓住小艾的手,準備手把手教學。趙輝:“這兩根手指這樣……”小艾手中一發力,雞蛋便被捏破了,雖然也算打開了,但沾了滿手都是。

    趙輝裝作幫她擦手,實則趁機撫摸她的肌膚,小艾渾然不知,可那邊的林喬卻看在眼里。

    他心中有些惱怒,見自己的女朋友被別人占便宜,可又沒法斥責,因為雖然有肌膚接觸,但都是有理由的正常行為。

    林喬心里不舒服,而且小艾還毫不知覺的繼續和趙輝有說有笑。

    趙輝:“接下來就是放調料了?!斃“骸胺拍母??”林喬看不下去了,便喊小艾:“小艾,你幫我拿一下碗行嗎?”小艾抬頭看了看他說:“你自己拿嘛,我在學做菜呢!”倒是一旁的許穎起身,幫林喬把那只他伸手就能拿到的碗拿給他。

    小艾拿起醬油瓶:“倒多少?”趙輝:“一點點?!斃“骸耙壞愕閌嵌嗌??”趙輝又趁機握住她的手:“你倒吧,夠了我會停的?!鋇雇杲從?,又放了鹽,花椒粉,蔥花兒。

    趙輝:“接下來就把它們攪勻?!斃“皇侄俗磐?,一手拿著筷子,一圈一圈的攪動著。

    李瀾她們也過來了。

    李瀾:“你們干嘛呢?小艾,你要做菜嗎?”小艾高興的點點頭:“趙輝哥哥教我做蛋炒飯?!崩罾劍骸翱燒嫘?,一會兒嘗嘗你的手藝!”趙輝心中暗喜,小艾以前都直呼其名叫他趙輝,經過一下午的施展,以及這會兒的教學,小艾竟然在“趙輝”后面加上了“哥哥”二字,而且叫得甜甜的……心里開心,但不能表現出來,畢竟李瀾就在跟前。

    未完待續


如果您喜歡,請把《卿卿誤我》,方便以后閱讀卿卿誤我卿卿誤我(33)后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卿卿誤我卿卿誤我(33)并對卿卿誤我章節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請后臺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