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赛地:卿卿誤我

卿卿誤我(32)

類別:辣文肉文 作者:小紅藍 本章:卿卿誤我(32)

去马赛克软件 www.tksuvr.com.cn 請收藏本站域名://www.tksuvr.com.cn 防止遺忘,或在百度搜索“去马赛克软件”,謝謝大家捧??!


    第32章:釣魚有什么難的201972小艾:“你們說,這顆雞蛋能不能孵出小雞呢?”趙曉映:“不知道誒?!斃磧保骸澳忝鞘僑踔鍬??這又不是受精的雞蛋。小艾,你知不知道什么是受精呀?”小艾被她這樣一問,害羞的低了低頭。

    李瀾:“小艾怎么會不知道呢,看來呀,以前我們都被她清純的外表迷惑了,還是曉映說的對,小艾的內心,其實是很悶騷的?!斃“骸疤盅?!曉映,你居然這么說我!”趙曉映:“瀾姐,你就這樣把我出賣了?!斃“骸氨鹋?,看我不抓住你?!崩罾劍骸澳忝切⌒牡?,別把蛋碎了?!迸艿皆鶴永?,趙輝和林喬的魚竿算是初步成功了,正準備去下水試試。

    林喬:“撿了幾個?”小艾:“四個?!閉曰裕骸昂眉一?,晚上可以做蛋炒飯?!繃智牽骸拔頤且サ鲇懔?,你去不去?”小艾:“好呀?!崩罾膠托磧幣補戳?,趙輝:“瀾瀾,走,釣魚去?!崩罾劍骸暗鲇閭蘗牧?,我不想去?!閉曰裕骸昂?!我這一釣,少說三五條起步,你想清楚咯,要不要親眼見證一下?!崩罾劍骸扒??!斃磧保骸拔頤譴蛩閎シ叛甲?,圈里十幾只小鴨子呢,趕著它們去溝里玩水?!崩罾劍骸岸?,這可比釣魚有趣多了?!斃磧保骸霸勖親甙??!卑鴨Φ胺藕?,三人便準備去鴨圈。李瀾:“小艾,走吧?!斃“骸拔蟻肴タ此塹鲇??!崩罾劍骸昂?,釣魚有什么好看的?!閉曰裕骸澳悴荒馨涯愕南敕ㄇ考釉詒鶉松砩涎?,我就覺得小艾在這方面比你有眼光,懂得什么叫陶冶情操?!崩罾劍骸笆?,我當然沒小艾有眼光咯,所以我才看上了……”許穎:“哎,李瀾,走吧,讓他們去釣魚去?!泵壞壤罾剿低?,許穎便堵住了她的話,因為她知道李瀾下句將要說什么,那種話一出,肯定得吵架。在這方面許穎不愧是大他們一歲多的姐姐,察言觀色非常敏銳。

    許穎:“趙輝,你們多釣幾條哦,晚上就吃魚了,釣不到就別回來了,晚上睡池塘邊吧?!比讎逍ψ拋嚦?。

    林喬和趙輝拿好家伙事兒,小艾跟在后面,三人往魚塘走去。

    兩人開始在小艾面前吹噓,各自說自己以前釣過多少條魚,最大的魚多少多少斤。

    林喬沒有趙輝那么會吹牛,總是落得下方。

    魚塘并不算大,但也不算小,水是渾黃的,趙輝說:“憑我的經驗來看,這里頭魚肯定不少,所謂水至清則無魚,你看這水黃得,肯定藏著大魚?!繃智牽骸澳悴皇欠匣奧??魚塘里沒魚,那還叫魚塘嗎?”趙輝:“喲吼,要不咱倆比試比試,看誰釣的多?!繃智牽骸八濾??!斃“諞慌蘊酶咝?,拍著手說:“林喬加油,林喬加油?!繃智翹艘渙車靡?,趙輝說:“哼,欺負我家瀾瀾不在是不是?”兩人為了公平起見,對岸而坐,看起來和象棋里的“將”“帥”似的。區別是林喬這邊還多了小艾坐鎮。

    三人坐在從屋里帶出來的折疊椅上,小艾看著林喬,他認真的在魚鉤上穿上一顆小小的飯團,然后一手挑著魚竿,一手抓住鉤子,魚線繃得直直的,依靠著慣性將魚餌拋出去,咕咚一聲掉在靠近中間的水域里,有模有樣。

    小艾在一旁熱情的捧場說:“好厲害!”林喬心里得意,抬眼看了看對岸的趙輝,他的魚餌都沒自己拋得遠,先輸一步。

    接下來進入了漫長的等待,那頭趕鴨子到溝里游泳的三個女生,在土路上追著鴨子到處跑,他們沒有經驗,不知道怎么驅趕,但一個個追得歡聲笑語,即便累得喘粗氣,也是十分快樂的。

    三個小姑娘吸引了當地村民們的圍觀,他們大多是老農,一輩子生在這里長在這里,少見有外地人來,便覺得稀奇。

    好在孫龍浩孫漢東兩叔侄做這門生意已經小半年了,陸陸續續也來過五六批游客,村民們也漸漸習慣了,只是這次來的是一群十七八的小姑娘,穿著打扮又很漂亮,個個露著嫩胳膊大白腿的,引得老漢們紛紛觀賞。

    這頭魚塘邊,林喬這邊的魚竿率先有了反應,他也不著急,等魚兒吃穩當了,才慢慢往上拉,果然,一條小半斤的鯽魚牢牢的掛在魚鉤上。

    林喬興奮的嗷了一聲,小艾更是看得開心,拍手叫好,拿過桶子來,將魚兒裝進去。

    那頭的趙輝心里有些著急了,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選錯了位置。

    林喬得意洋洋的看了看桶里的魚說:“嗯,還行,不算大,湊合吧?!比緩笥圃盞腦俅┮豢歐雇?,和剛才同樣的姿勢,將魚餌拋入水中。

    林喬又坐在椅子上,正準備得意呢,卻聽見趙輝的叫聲傳來:“噢,噢,噢,有了!”趙輝把魚竿往上一拎,一條魚兒便脫水而出。小艾見了,連忙跑到對岸去幫忙,拿來趙輝的桶,接住這條魚。

    。

    沷怖頁2u2u2u、小艾:“這是什么魚呀?”趙輝瞄了一眼說:“鯽魚?!斃“骸昂么笱?,你的比林喬的還要大?!閉曰裕骸鞍??是嗎?”小艾高興的朝林喬喊:“林喬,這條魚更大,你看得見嗎?”林喬心里略感不爽,看來自己得加把勁才是啊。

    小艾看著桶里的魚,趙輝已經穿好了一塊魚餌,拋到水中。

    小艾蹲在他旁邊,用手指輕輕碰了碰桶里的魚,魚兒被嚇得快速逃竄,可水桶的空間就這么大,能跑去哪兒呢?魚兒尾巴拍打起的水花濺在小艾的臉和衣服上,小艾笑得很是開心。

    正歡笑著,趙輝的魚竿又有了動靜,往上一拉,又是一條。

    趙輝喜笑顏開,小心翼翼的抓住魚兒,取了魚鉤,放進桶里,惹得一旁的小艾連連鼓掌稱贊:“趙輝,你好厲害呀!”趙輝得意的說:“小意思?!蹦峭妨智塹謀砬榫禿苣咽芰?,原本是自己的女朋友,這會兒卻跑到別人那兒去加油去了。瞧見小艾和趙輝兩人笑得很開心,林喬心里深深的醋意,又看了看魚漂,期待著有所動靜,能把小艾吸引回來。

    可卻奇了怪了,短短幾分鐘里,趙輝那邊又有魚兒上鉤了,往上一拉,又是一條,目測一下,感覺那條比之前還要大。

    3:1,已經拉開了不小的差距。小艾守著水桶,觀察著這三條魚,卻不知道一旁的趙輝悄悄的觀瞧著她。

    趙輝的目光不時的停留在小艾的身上,雖然平日里已經很熟悉了,但此刻卻有些不一樣的感覺。

    輕風吹來,小艾的香味進入他的鼻子。以前只知道小艾清純美麗可愛漂亮,但經過昨晚的耳聞,不禁刷新了他對小艾的認知。

    小艾昨夜的浪叫聲似乎還回繞在耳邊,很難將身旁這清純可愛的少女與那騷浪連連的叫聲聯系在一起,這就讓趙輝不得不去想象,小艾在床上是怎樣的姿態。

    她那白嫩的皮膚,又大又圓的胸部,纖細的小腰,翹挺的屁股,修長的雙腿。不知她的下面是什么樣的,能不能裝下林喬那根大家伙,或許就是因為太大了,小艾才會那樣浪叫吧……趙輝細細打量著,想象著小艾這嬌小的身軀,被一根18厘米的大雞吧插得花枝亂顫高潮迭起,不知道畫面得多美。

    林喬真是有福氣,真羨慕他,能和小艾這樣的美人上床,還奪走了她的一血……正想著,魚漂又往下沉,趙輝眼疾手快,抓準時機往上一拉,又是一條,4:1。

    小艾又是一番夸贊,趙輝樂得合不攏嘴,得意的對林喬喊到:“老林,怎么著呀?這會兒認輸還來得及?!繃智且簧豢?,只將自己的魚竿也拉起來,這才發現魚餌已經被偷吃了,他真想給自己一耳光。

    重新穿上魚餌,原本以為就此轉運,誰知道今下午也奇了怪了,自己這邊自從釣上第一條魚后,便再也沒了聲響。

    反觀趙輝那邊,一條接著一條,最后得有個六七條了,真是邪門。

    林喬心中難受,不僅釣魚輸給了他,連自己的女朋友小艾也像是被“拐跑”了一樣,一去不回……太陽已經落山了,林喬只想著趕緊結束。趙輝和小艾一起提著桶,大搖大擺走過來,林喬看了看自己桶里那孤零零的魚兒,如他一樣可憐。

    趕鴨的三姐妹早早便想結束,奈何把鴨子趕下水不容易,趕上岸更不容易,三人弄了好一會兒,反而被鴨子牽著鼻子走。

    許穎一腳踩空了,噗通一聲掉進了溝里,洗了個冷水澡。

    李瀾和趙曉映趕緊跑過來,確認沒受傷之后便開始捧腹大笑起來。

    許穎的衣服褲子全被打濕了,像一只落湯雞一般狼狽。

    趙曉映:“穎姐,快回去洗洗吧,我陪你回去?!斃磧保骸八懔?,我自己回去吧,李瀾一個人哪看的住這么多鴨子,天都快黑了,你快幫著她一起趕吧?!閉韻常骸靶邪?,那你自己回去吧?!崩罾劍骸壩苯?,等我拍張照再走唄!”許穎:“滾蛋!”兩人哄笑,許穎快步往家里走去。好在是夏天,即便是衣服打濕了,也只感覺涼爽。

    釣魚的三人還沒回來,許穎上了二樓,進了浴室,打開花灑,便回房間拿干凈衣服,再回來,順手摸了摸水溫,還沒熱。

    重新打開,幾次反復,才發現熱水器打不開火,兩個浴室共用的一個熱水器,許穎也不知道是哪里出了問題。

    。

    沷怖頁2u2u2u、又試了幾下,還是不行,沒辦法,只能給孫龍浩打電話。

    好不容易打通了,孫龍浩說他不在家,但會讓他二叔孫漢東過來看看。

    許穎便站在窗口吹著風,等著他過來。

    沒一會兒功夫,便見孫漢東從坡下上來了,進了院子,許穎便下樓去接他。

    孫漢東今年剛滿50歲,個子矮,頭發花白了,普通農民的樣子。他年輕的時候晃蕩,一直沒成家,后來年紀大了,更討不到老婆了。不過他也并不在乎,一人吃飽,全家不餓,他的哥哥,也就是孫龍浩的爸爸,死得早,孫龍浩便也算他半個兒子了。

    孫漢東跟著上了二樓,許穎:“您給看看,就是打不著火,不知道什么原因?!彼錆憾骸靶?,我看看?!閉觳?,孫漢東的目光卻停留在了許穎的身上。她穿著一條超短牛仔褲,露著兩條大白腿,上身一件薄薄的白色短袖,被水打濕后,里面那黑色的胸罩便隱隱約約顯現出來,非常誘人。

    孫漢東自然注意到了,許穎也發現他在偷看自己,便輕聲咳了一下,以作提醒。

    孫漢東收回目光,他說:“小姑娘,你這是咋回事?衣服咋打濕了?”許穎照實回答說:“哎,剛才不小心掉溝里去了?!彼錆憾骸罷φ餉床恍⌒哪?,摔著么有?”許穎:“沒有,就是衣服打濕了,這才回來洗澡嘛,結果熱水器壞了,孫大叔,這是哪兒壞了呀?”孫漢東說:“看樣子像是火星兒壞了,打不著火了,這可麻煩,得去鎮上買配件,浩子明天才能回來?!斃磧保骸鞍??這樣啊……”孫漢東:“沒辦法,只能明天再弄?!斃磧保骸澳且倉荒苷庋??!彼錆憾骸巴尥?,你這衣服打濕了,可別著涼呀,你要不嫌棄,去我家子洗個澡,換身干衣服?!斃磧保骸罷狻獎懵??”孫漢東:“方便方便,你看你,這兒還沾著泥呢?!斃磧幣豢?,手臂上確實沾著泥巴,要是不洗澡,晚上肯定睡不著的。便決定:“好,那就麻煩孫大叔了?!彼錆憾骸擺?,不麻煩不麻煩,咱們走吧?!斃磧庇幟悶鶼惹白急傅母刪灰路?,還特意帶上了毛巾,洗發水和沐浴露,跟著孫漢東去了他家里。

    孫漢東的家是新修的,一個小院子,用破籬笆圍了起來,外面種著幾棵小樹,還沒長大。

    一座“凹”字型的小平房,左邊那間做廚房,右邊那間做衛生間。

    鄉村里的其他人家,用的都是茅坑,在豬圈后面挖個坑,坑邊圍上一片草席,就算是廁所了。

    孫漢東這座房子是旅游公司贊助新修的,所以有一間小小的衛生間,還鋪了防滑地板,裝著淋浴器。

    即便如此,也是很簡陋的,與城里沒法比。

    許穎跟著孫漢東到了衛生間門口,說是門口,但連門都沒有,只掛著一條布簾。

    孫漢東說:“這兒雖然簡陋點,但有熱水,村里其他人想洗澡,還得自己燒水呢,就我這兒有熱水器,哈哈?!斃磧鞭限蔚男α誦?,孫漢東又說:“快進去洗吧,姑娘,別著涼了?!斃磧斃睦錟芽?,但來都來了,現在走也不合適,況且她真的很想洗個澡,換身干凈的衣服。

    硬著頭皮進去,便聞到一陣陣尿騷味。孫漢東一個單身老漢,平時也不會經常打掃衛生,地板也沒怎么拖,那白瓷便池更是泛著暗黃色污垢,臭味正是從那里發出來的。

    好在熱水器是好的,溫度也合適。許穎又四處環顧了一下,卻發現連放東西的地方都沒有,洗發水沐浴露倒是可以放地上,可衣服放哪兒呢?

    許穎只好撩開門簾兒喊他:“孫大叔?!彼錆憾傭悅嫻某坷锍隼矗骸鞍?!怎么了閨女?”許穎:“能不能幫我找一個可以放衣服的東西,就是凳子椅子什么的就可以?!彼錆憾骸壩杏杏?,我這就給你拿?!彼蛋戰宋葑?,搬出一把四腳平凳過來。

    進了衛生間,將凳子放在里面,又移動了位置,離花灑遠了一些。

    孫漢東:“你先放上面試試,看會不會灑上水?!斃磧保骸昂謾斃磧筆擲錟米乓惶醢咨氯?,先將毛巾放在凳子上,將裙子疊好放在上面,又將胸罩和內褲放上去,卻發現孫漢東的眼睛直勾勾的盯著她的內衣褲看,而后又將視線移到了她的身子上。

    許穎被看得有些害羞,孫漢東也回過神來,沖她笑了笑說:“閨女,你可真水靈,這城里來的女娃就是不一樣,又白又嫩的,嘿嘿嘿……”說著便慢慢的出去了。

    許穎聽他這么說,感覺突然心跳的好快,臉也燙燙的。

    定了定神,深呼吸一口,便脫了臟衣服開始洗澡。

    許穎很瘦,個子也高高的,胸不大,但是還比較挺拔,一雙腿又細又長。

    她洗到一半,便聽見孫漢東在門簾外說話:“姑娘,水溫還合適么?涼不涼?”許穎下意識的抱了抱胸,便回他說:“不涼……挺合適的?!斃磧備芯跛錆憾⒚揮兇?,她有些難為情,但還是繼續洗著。沫了沐浴露,雙手便在手上游蕩起來,她的臉有些發燙,一想到門簾外面可能站著一個男人,心里就有些躁動不安。

    許穎沖干凈了身子,卻見孫漢東真的撩開門簾進來了。

    許穎驚叫一聲,雙手捂著胸部,轉過身去背對著他。

    孫漢東一臉壞笑,手里還拿著一條毛巾。他的眼睛直勾勾的盯著許穎的身子,他說:“姑娘,我給你拿了條毛巾,洗完之后擦擦水?!斃磧輩喙匪擔骸拔搖掖擻小彼錆憾骸班??是嗎?那我幫你搓搓背吧?!斃磧繃擔骸安揮昧瞬揮昧??!彼錆憾雌鵠匆丫鵒艘?,他不顧許穎的拒絕,自顧自的靠近她。

    熱水灑在許穎身上,衛生間里已經泛起一些熱霧,她環抱著身子,知道身后的孫漢東肯定直勾勾的盯著她的背身裸體。許穎心跳得很快,既害怕,又似乎有些期待。

    孫漢東慢慢走近了,伸手摸到許穎那光滑的背。

    許穎的身子被觸摸到的那一剎那,輕輕的抖動了一下,她緊鎖著眉頭,半閉著眼睛,心里非常緊張。

    許穎早已不是處子之身了,這件事還要從上一個暑假說起。

    那會兒的學習壓力不重,兩個月的長假,正是興趣班招生火熱的時候。許穎她爹也為她找了一個音樂老師,教她彈鋼琴。

    老師名叫陳劍,大概二十六七歲,留著中長頭發,有些凌亂,蓄著一點點胡渣,有時扎起頭發,一雙劍眉,眼眸炯炯,高鼻梁厚嘴唇,有點兒低配木村拓哉的感覺。

    許穎的家離陳劍那里不算很遠,有時候她爸送她去,有時候自己去,時間一般都是下午五點到六點。

    許穎很喜歡這個大哥哥,他彈琴的時候非常有魅力,手指修長有力,按在琴鍵上如同戰場上揮動長矛的將軍。

    許穎學得很慢,因為她沒辦法將精力集中在學琴上,每當陳劍給她講課的時候,她更多的注意力都用來看他了。

    陳劍起先沒注意,只以為她是有些放不開,所以就彈琴給她聽,有時還給她唱歌。

    許穎連小星星都彈不明白,陳劍便從她身后,摸著她的手,手把手帶她在琴鍵上走一遍,兩人耳鬢相貼,許穎芳心暗許,忍不住親了他一下。

    陳劍心中猶豫,最后還是將許穎當成送上門的便宜給占了。

    或許男人天生就喜歡處女,喜歡給未經情事的小姑娘開苞。

    陳劍也是這樣,那天下午,他把許穎抱上了床,脫光了她的衣服,白嫩的處子之軀呈現面前。

    陳劍又將自己脫光,許穎害羞捂著眼睛不敢看。陳劍的肉棒粗大,大概十三厘米,許穎只感覺自己被他破處的時候,下體如同撕裂般疼痛。

    后來,原本每周兩節的鋼琴課變成了每周四節,而那一個多小時當然也不會用來學琴。

    許穎被陳劍操過幾次之后,也慢慢能體會到做愛的快感了。陳劍有個癖好,他喜歡一邊做,一邊看片兒,許穎的看片習慣就是那個時候養成的。

    陳劍教她怎么找片子,怎么下載,有哪些類型的片子,算是老司機帶新手上路了。

    看的片子多了,到了床上也放的更開,各種姿勢許穎都嘗試過。有一次心血來潮,兩人還模仿片子里的步驟來進行。

    未完待續


如果您喜歡,請把《卿卿誤我》,方便以后閱讀卿卿誤我卿卿誤我(32)后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卿卿誤我卿卿誤我(32)并對卿卿誤我章節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請后臺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