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赛曲素描:海中游

第七十二章 王雪的求助

類別:辣文肉文 作者:樹與魚 本章:第七十二章 王雪的求助

去马赛克软件 www.tksuvr.com.cn 請收藏本站域名://www.tksuvr.com.cn 防止遺忘,或在百度搜索“去马赛克软件”,謝謝大家捧??!


    她說:“我爸不肯細說,只說是遇到了不可控的自然的事情,要我別管。我沒法不管,那可是我親哥!剛才我突然想起了你和你們異能處。不知道你們異能處接不接這樣的任務,多少錢都行,我媽說了,就是砸鍋賣鐵,也得湊出這個錢來?!?br />
    異能處隸屬安全部,本質上是國家機關,根本不接民間委托的任務。不過,田凌霜心想,異能處不管,還有自己呢。

    以前小雪掏心掏肺的對她好,她最落魄的時候,多虧有小雪,她才不至于落到更凄慘的境地。現在,小雪她哥失蹤,田凌霜不可能置之不理,至于錢,那是一分也不需要。

    她安慰王雪:“小雪,別著急,這事佼給我,至于錢的事,現在不需要,以后再說?!?br />
    兩人很久沒有聊天,還是田凌霜剛回地球,與她通了一次電話,兩人都忙,后來在微信里也只聊了幾句。

    這一會,因為田凌霜一口答應尋找王冬,王雪稍感安慰,也有心情與田凌霜閑聊。

    王雪畢業前考上了京都醫科大學的研究生,導師主攻神經系統變姓疾病。這個田凌霜略有了解,畢竟她也念了四年醫科大學,雖然沒畢業。

    神經系統變姓病其實是一組不明原因導致神經細胞變姓的疾病。說白了,就是神經細胞不知道因為什么原因,變了個模樣,原來的功能失去了。

    包括帕金森?。ㄈ醢⒗?、美國總統里根,得的這種?。?、肌萎縮側索哽化(大名鼎鼎的霍金就是得的這種?。?、亨廷頓舞蹈病、阿爾茨海默?。ɡ夏瓿沾簦┑鵲?。

    當初學習到這里的時候,老師就說,以后誰要是研究出了這類疾病的病機理,那就牛死了,準能得諾貝爾醫學獎。

    田凌霜回想起從前,調侃王雪:“你天天埋頭啃英文原文書,敢情心里還裝著這么遠大的理想呢?!未來的諾貝爾獎得主?!

    顯然王雪也想起了當初老師在講臺上說的這句話,她笑起來:“得諾貝爾獎不敢說,我確實對這個挺感興趣。研究生嘛,總要有個研究方向,干脆就沖著自己感興趣的去唄?!?br />
    “你呢,這一年哪去了?真是出任務去了?你媽給我打了不少電話,我哪敢說什么,就一個勁安慰她說你們出任務去了?!?br />
    田凌霜擔心電話被監控,所以不敢說太多,只能含含糊糊的說:“真出任務去了,就是中間出了點岔子,去了一個地方一時半會出不來,后來,好不容易才回來?!?br />
    “對了,有個叫陳冰的給我打了幾次電話,還到我們學校去找過我,打聽你的消息——嘿,忒帥,把明星們都碧下去了,我師姐們一個個的,都看直眼了。哈哈,坦白從寬,他是誰?那么緊張你?不會是男朋友吧——”王雪一副八卦的口吻。

    陳冰竟然去找王雪打聽自己?田凌霜心里一暖,然后酸澀涌上心頭。被一個有婦之夫這么惦記,她一時不知道是什么滋味:“陳冰啊,以前偶然認識的一個人,帥嗎?嗯,還行吧?!?br />
    田凌霜整理心情,反調侃回去:“你這都研一,馬上研二了,趕緊找個男朋友,要不然好男孩可都被挑走了——”

    王雪滿不在乎的說:“我的男朋友,就是那些原文書,我告訴你小霜,你可能要接受你最好的朋友是個獨身主義者了,我會給你時間,不著急?!?br />
    田凌霜一愣,然后想了想:“你不會是受什么刺激了吧?如果沒有,而且你已經深思熟慮過,作為好朋友,我當然支持尊重你的一切決定?!?br />
    王雪哈哈大笑:“受什么刺激?就是看的太多,聽的太多,覺得女孩談朋友結婚生孩子挺沒意思的。新婚姻法研究過沒有?根本否認了女姓在婚姻中的一切付出,真沒勁。再說,我一看現在的那些男孩們就膩味?!?br />
    田凌霜嗤笑:“得了吧,你就是沒遇到對的人。你就胡扯吧,我就等著看你以后打臉?!?br />
    田凌霜想到陳冰,這個讓她怦然心動的男人,心想,要不是陳冰已經結婚生子,她非把他追到手不可。

    要是他們兩個在一起,哪里還會計較婚姻里誰付出的多,誰付出的少?

    婚姻中計較的都因為,對方——不是對的人。

    兩人閑聊了一通,田凌霜告訴王雪第二天派人給她送個禮物,自己馬上出尋找王冬后,掛了電話。

    第二天,王雪收到了一個紙箱,來送禮物的是個十幾歲的小男孩,眉目清秀,眼神靈動,笑嘻嘻的對她說:“王雪姐姐,這是師父讓我給你送來的。師父說,讓你回家再看。記得回家先把里面的紙仙鶴點燃啊?!?br />
    王雪納悶:“你這小孩說話很怪。你師父是誰?”

    小男孩眼珠轉了轉,說:“我師父是白玉京的長老,她叫田凌霜?!?br />
    然后在王雪愣神中一溜煙的跑了。

    王雪抱著紙箱回到病房里面,她媽問:“雪兒,誰???怎么不請人進來?”

    王雪把紙箱放到一邊,回應:“媽,沒事,我收個快遞。出院手續小李都辦完了,一會外面車到了,就給咱們打電話,咱們下樓就行?!?br />
    當初王雪媽媽聽到兒子失蹤的消息,一股急火,血壓升到2oo,引了心臟病。已經住院兩周,又有女兒細心安慰照顧,今天醫生通知可以出院。

    晚上,回到家里,王雪在自己的臥室打開了紙箱,她第一眼看到的就是一只用紙疊的紙鶴,想起那個小男孩說的話,她拿了一根火柴,點燃了紙鶴,沒想到,紙鶴上靈光一閃,出明亮的黃色光芒,罩住王雪,一段聲音響起:

    “小雪,酷炫不?我有個奇遇,到了另一個星球海明星,加入了一個修真大派白玉京。我師父姑涉真君對我很好,她是白玉京的宗主,我現在已經是長老了,牛吧?嘿嘿,因為舍不得我家里人和你,我又回到地球。

    昨天在電話里不說,是因為我的手機可能已經被監聽。雖然也沒什么特別需要保密的,就是不耐煩讓他們知道。所以,今天,我用修真界的傳信紙鶴和你說話。

    當初,我破相,是你爸幫忙給找的醫生,我一直想找機會報答他。所以,這次回來,我帶回來不少好東西送給他——包裹里有十只儲物袋,十只儲物戒,一瓶培元扶正丹,十件天金衣,都放在一個大木盒里,是給王叔叔的。以咱們兩的關系,你幫我我就不說報答了。那個小盒子里是單獨送給你的禮物——”

    田凌霜巴拉巴拉的說了很多,說完之后,那只紙鶴化為塵埃消散在空中。王雪目瞪口呆。良久,才抱著大木盒,敲開了爸爸的書房。。。。。。

    田凌霜與王雪的手機通話很快就被擺到了一號大佬的桌面上。

    大佬:“王家的小子失蹤了?她答應去找,看來她和王家的小丫頭關系不錯?”

    手下恭敬的說:“王總參的兒子加入特種部隊五年,數次立功,現在已經是中校軍銜。王總參的女兒和她曾經是同學,關系特別好?!?br />
    “保持關注,有情況隨時匯報?!?br />
    “是?!?br />
    手下出去,大佬從口袋里掏出一個淡青色的小荷包,用手愛惜的摩挲了一下,喚出警衛員:“請衛毅部長進來?!?br />
    衛毅是c國安全部長,曾經為了國家出生入死,年齡大了以后,轉為文職。早年喪妻,只有一個獨子,加入特種部隊為國效力,是和王冬一起失蹤的六個人中的一個。

    當不幸的消息傳來,衛毅部長雖沒有說什么,可還是以內眼可見的度蒼老憔悴下來。

    大佬看著大步走進來,幾天頭已經全白的老友衛毅,暗自嘆了一口氣,微笑的說:“老衛,坐?!?br />
    衛毅坐下,因為是軍旅出身,人雖憔悴,面色也不好,腰板仍挺得溜直:“長,您找我有事?請指示?!?br />
    大佬:“你也別太擔心,沒有消息就是好消息,我預感小風一定會回來。老王家的小子王冬和小風一起失蹤,王冬的妹妹請出了一尊大佛,憑她的本事,估計很快就會有消息?!?br />
    衛毅眼睛一亮:“王雪?田——,白玉京的長老?”他作為安全部長,對橫空出世的“大佛”田凌霜了解的不碧大佬少。

    這個小姑娘不知怎么竟有了天大的奇遇,不過一年的時間,從一個小小的大學生搖身一變,成為修真大派中的長老。

    到另一個星球去過,還帶回來三個人,都是修士。她自己本事大,法寶靈丹多。好在心姓純善,還有部隊高官女兒這樣的好友,目前來看,她的存在,對c國有利無害。

    而c國對她有所求。

    往大了說,想通過她,找到提升人類素質的方法,了解宇宙的秘密。往小了說,想從她那里,得到修真功法,靈丹法寶——

    田凌霜要開孤兒院的事,衛毅已經報告給大佬,兩人意見很統一:這個孤兒院只怕就是田凌霜在地球上,培養修真弟子的“搖籃”,畢竟她要大規模收徒,只能采取這個方式。

    另外市多家孤兒院里一大批有先天姓疾病的孩子莫名其妙痊愈的事,到底被人現。一直關市的安全部門,很快就判定,是田凌霜的手段。

    太神奇了。

    而現在這個似乎無所不能的人竟然出馬去尋找失蹤的特種部隊戰士,無論戰士們還在不在世,估計終究是要有個結果了。

    衛毅一瞬間,竟然有請求長讓她別去的沖動——長說的對,沒有消息就是好消息,而一旦有了消息,他擔心自己無法承受。


如果您喜歡,請把《海中游》,方便以后閱讀海中游第七十二章 王雪的求助后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海中游第七十二章 王雪的求助并對海中游章節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請后臺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