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赛不雅:血色野望

第七十七章 終局并非結束(上)

類別:其他類型 作者:夜嵐魅影 本章:第七十七章 終局并非結束(上)

去马赛克软件 www.tksuvr.com.cn 請收藏本站域名://www.tksuvr.com.cn 防止遺忘,或在百度搜索“去马赛克软件”,謝謝大家捧??!


    正文]第七十七章終局并非結束上

    所謂刺殺的真諦,就在于真真正正的一擊必殺,不考慮前因后果,不考慮太多雜念,沒有瞻前顧后,沒有絲毫的猶豫,出手,則殺!

    雖然修并不明白這樣的道理,但是本能促使著他,為了達到這樣的目的,修緊急地召集了自己手下的所有強者,八人集聚在了修所租下的小房間之中,聽著修講述著關于刺殺的計劃。全文字閱讀.

    “我們直接潛入,盡量避開守衛,直接與nv皇面對面!”修指著自己潛入宮殿之后,所出的宮殿的大致地圖,規劃著這次入侵的路線,“我猜測,nv皇現在身邊的親信絕對不會超3人,而且最為棘手的槍火等人,并不在其中!”

    “進入后,不管nv皇的身邊有幾名強者,我們都要分出一人去一對一地拖住他們,然后剩下的所有人,同時攻擊nv皇!絕對要力求在最短的時間內擊斃nv皇!讓她來不及打出任何一張底牌!”

    這樣的戰術,雖然很不符合所謂的騎士jīng神,但對與這些長期hn跡在hnlun之領的強者來說,他們沒有絲毫的抵觸,沒有覺得有絲毫的問題,因為他們的價值觀和那些路邊的hnhn其實并沒有什么本質的區別,勝者為王,敗者為寇,如是而已,至于達到預期目的所需的手段,那根本不值掛齒。

    “這樣的話,選擇能力比較適合糾纏的人,會比較合適!”崎峰穩健地補充了一句。

    “那么算我一個!”沒有絲毫的猶豫,洛蘭首先接下了這個任務,原本洛蘭的能力應該算入一擊必殺的最優執行者,但考慮到nv皇身上的白銀儲量,很有可能她會披上全身的白銀護凱,這一層的白銀對洛蘭能力的削減效果十分明顯,會將洛蘭一擊必殺的能力完全封鎖,。

    所以只有考慮洛蘭能力的另外一面,超高的機動xng,不管對方是什么能力,除非是絕對克制他的少數幾種之外,他就已經立于了先天不敗的地位上,糾纏對手的同時,也能夠提供全場的支援,神出鬼沒的能力對誰來說都是極大的威脅,要知道克制他這種詭異能力的家伙,可不是那么容易遇到的!

    “再加上我……”既然有人帶頭,李麒麟也緊接著開口,想要接過任務,因為他的能力缺乏爆發,參與圍攻nv皇并無太大的作用,不如豁出去的幫助拖延時間,可能會對團隊產生更大的貢獻。

    “這樣吧!”修直覺這樣安排不能產生最大的效率,于是重新安排了一下行動的計劃:“我,崎峰,lng平!我們三人做為主攻手,無論對方除了nv皇之外還有幾人,我們的任務就是干掉nv皇!其他人以攔截為主,當然,假如nv皇幫手不足5人,那么分出人1對1之后,其余的人也要立刻加入到對nv皇的攻擊中來。洛蘭!”修特意提點了一下。

    “老大!我懂的!”洛蘭點了點頭,表示自己明白修的意思。

    lng平是跟著李麒麟加入的強者,40來歲,歲月沒有帶給他足夠的冷靜和淡定,相反的如同青的稚子,他的xng格火爆無比,這應該與他的能力有關,lng平的能力是力道的疊加,很簡單的一種能力,但卻直截了當,充滿了足夠的爆發力,以現在lng平5重的水準,可以最高疊加出接近50倍的效果!簡單說來,lng平一拳可以打出1000kg的殺傷,但被能力增幅之后,這一拳足夠產生50噸的效果!50噸的拳力是什么概念

    即使是身著魔血武裝的修,也絕對承受不住幾拳!同理,以白銀對物理能力的消減程度來考慮,即使nv皇有著足夠的白銀的?;?,挨上了幾拳,也絕對會讓內臟受到重創!

    但沒有足夠的速度以及控制力,是他的劣勢所在,但只要為他創造出足夠的機會,那么由他來決定最終的結果,可以說得上是恰到好處。為了以防萬一,最好再加上洛蘭的能力,那種能夠無視一切防御的攻擊,肯定也能起到一槌定音的結果,而且洛蘭的能力有極高的自由度和機動xng,長久的糾纏暴l并非他的強項,在最合適的時間,出現在最合適的地點,結束對手的生命,這才是他應該做的事情。

    對自己戰友們的實力有粗略的了解,所以修這樣的安排,絕對沒有任何問題。眾人想了想,都覺得修的這種安排很不錯,沒有提出什么異議,于是乎都點了點頭,統一了計劃與思想。

    “事不宜遲!我們今夜動手!”修拍板做出了決定。

    夜黑殺人夜,風高放火天,當然這是一個鋪灑著皎潔星光的夜晚,一個人影避開了一切守衛和監視,突兀地出現在了隱藏在nv皇宮殿外,卻有著嚴密?;さ牡繒⒆芟吲?,輕笑著將電源輕輕地切斷,瞬間,燈火輝煌的宮殿迎來了一片的黑暗。

    這片黑暗引來的卻是無限的喧囂,整個宮殿在黑暗之中沸騰,無數的衛士們躍起,在整個宮殿之中查找起斷電的原因來,可以想象,用不了幾分鐘,問題就會被找出,而一切就將會恢復原狀。

    而事故的始作俑者,則出現在了墻頭,洛蘭對著遠處yīn影下的修等人點了點頭,余下的幾人便大咧咧地走到墻邊,有了黑暗的?;?,眾人并未做出過多的掩飾。

    一面十來米高的墻,根本無法阻止住強者的腳步,輕描淡寫的一躍而上,大家也并未做更多的逗留,接二連三地進入了庭院,如同回到了自己家的后huā園一般的輕松寫意。

    避開眾多強化人的偵查對強者們來說,并非難事,雖然他們并不畏懼與數以千計的強化人來進行一場一個人對陣一個軍團的戰斗,但是,在一心一意面對nv皇的戰斗之前,還是不要節外生枝來得好。

    穿過走廊,大廳,當眾人走到修所猜測的,nv皇的寢宮之外時,璀璨的燈火又再度亮起,照亮的了整座宮殿以及城市的夜空。

    幾個衣著片縷的男nv驚恐地發現了猛然出現在自己身前的眾人,恐懼讓他們瞬間癱倒在地而不知所措。

    “nv皇可真會享受??!”帶著貪婪的眼神看了看這幾個姿s不錯,xng感妖yn的shnv,lng平tiǎn了tiǎn嘴,也打破了彼此之間的沉默。

    修在邊遲疑了不到一秒,直覺告訴他nv皇已經在后做好了準備!但修的信念自然也是堅定的,下一秒,修推開了。

    后的世界與眾人想象之中的,有很大的不同,這里只是個空曠的空間,沒有什么奢華繁雜的裝飾,也沒有巧奪天工的布置,有的只是一張巨大的裹在白紗簾帳之下的大g。

    nv皇就站在了她的g前,冷清著臉,靜靜地打量著眼前的不速之客。

    nv皇的身邊站著兩個人,一個是修掃過一眼的阿吉德,帶著滿頭銀白s頭發,穿著一絲不茍的禮服,如同一個標準的職業管家一般,站立在nv皇的身側;另外一人則著半身,2米來高的身材,顯得異常的魁梧,糾結的而赤紅s的肌ru上,布滿了密密麻麻的傷痕,一頭及腰的黑s長發和握在他手中,足有1人來高的黑s騎士巨劍,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2個親信,看起來并不算多,應該是在能夠應付的范圍之內!

    nv皇張了張嘴,試圖說些什么,但修沒有給她任何的機會,洛蘭首先發動了,在所有人都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洛蘭已經出現在了nv皇的身邊,他的手已經狠狠地chā向了nv皇的心臟,沒有絲毫憐香惜y,也沒有絲毫的遲疑和猶豫,擁有了足夠的歷練之后洛蘭也已經擺脫了曾經那青澀的狀態,而將自己轉變成了一個十分適應物競天擇的自然界法則的強者。

    nv皇的紅此刻正在微微的張開,而那個半身的巨漢更是毫無知覺,眼看著洛蘭的一擊突襲就要得到意想不到的結果時,異變也發生了。

    洛蘭的手被另外一只帶著白手套的手抓了個正著!手指的指尖甚至已經觸碰到了nv皇的豐滿,但卻再也無法前進分毫了!

    “怎么可能!”洛蘭睜大了眼睛,一副不可置信的模樣,他還沒有發動自己能力的第二階段,僅僅只是在為下一步攻擊做一個定位而已,而這個家伙的所作所為,卻是強行將自己能力的第二步引動了出來,洛蘭根本沒有想到過自己無往不利的能力,會這么輕易地就被人破解掉!特別是破解了自己能力的人,只是個看起來毫無亮點,如同一個普通管家老頭一般的人物!

    不過洛蘭驚訝歸驚訝,該做的反應他還是一點不差,狠狠地飛起了一腳,踹向這個半路殺出來的礙事者。

    中年管家皺了皺眉,卻沒有向先前抓住洛蘭的手一般,阻擋洛蘭的這記踹踢,而是猛地一仰頭,選擇了退避。不過這樣一來,他緊抓著洛蘭的手,也就松開了。

    達到了目的,洛蘭不敢再逗留,而是立馬收回了能力,于是洛蘭的幻影便在兩人的眼前如同泡沫般地消散開來。

    “那個家伙的能力有古怪!”洛蘭用如同吃了蒼蠅一般惡心的表情和語氣,大聲的提示著,簡單的試探,了解了對方能力對自己的克制,這種難以遇見的小概率事件居然真的發生了,任誰都會是這樣的一種詭異心情吧。

    不過對方很顯然不想給修及眾人反應時間,巨漢這時已經反映過來了之前所發生的一切,此刻他頗有些惱羞成怒,通紅著臉蛋,大聲胡lun地咆哮著,拖著沉重的巨劍,任由巨劍在地面上劃出深深的鴻溝,如同數百頭狂奔之中的重量級野獸,朝著眾人沖了過來。

    來而不往非禮也,巨漢的沖擊,自然也就是戰斗序幕正式拉開的號角聲。

    包括修在內,所有的人都做出了及時的反應,朝著四周散開而去,唯有洛蘭站在原地,擺出了防御的架勢。在見識過了中年管家的奇異之后,洛蘭把自己糾纏的目標轉到了這個看起來兇神惡煞的巨漢身上,在他看起來,自己絕對可以把這樣的蠻漢耍得團團轉!

    其實眾人之間自有默契的存在,在眾人分散開來之后,大家就開始朝著各自的目標撲了上去,因為剛剛洛蘭的問候,讓眾人看出了絲絲的端倪,于是炙和李麒麟毫不猶豫地攜手并肩,一馬當先地沖向了中年管家,而其他人,則在lng平的掩護下,朝著nv皇沖了過去!

    修站在了一邊,掏出了藏在自己身上的一顆碩大的血晶,那是在之前幾次戰斗之中,用剩下來的血液集合體。血晶發出一陣亮光,固態的晶體立刻化為液態,包裹向修的身軀,短短幾秒之后,身著魔血武裝的修已經準備完畢。

    不過短短的幾秒,已經足夠發生不少事情了。

    洛蘭首先和蠻漢jiāo上了手,面對著蠻漢氣勢洶洶的斬擊,洛蘭不慌不忙,伸出的手臂直直地對準了蠻漢的心臟部位,然后等著蠻漢的自投羅網。不過很顯然,蠻漢雖然看起來無腦,但實際上卻并沒有這么簡單。

    比身體更早接觸到洛蘭身體的,是那把大得夸張的劍,借助著慣xng的力量,蠻漢揮出的這一劍,似乎足夠將一棟大廈輕而易舉地切成兩半!當然,這樣力道的一劍,自然劃過了洛蘭的身軀,而且就像切斷了豆腐一般的毫無遮攔,巨劍jī起的刀風,狠狠地劃過了洛蘭身后的墻壁,頓時之間,石屑和斷筋橫飛,那足以抵擋重型大炮正面轟擊的墻壁上,深深的裂痕,足夠證明著這一劍的威力。

    不過蠻漢似乎并不能很好的掌握住這把巨劍,借助著慣xng揮出的巨劍,卻帶著慣xng帶動了蠻漢的腳步,讓他魁梧的身形一時地晃動起來。

    “居然使用自身掌握不了的武器!實在是太愚蠢了!”斷成兩半的洛蘭消失,而一個完好無損的洛蘭出現在了蠻漢因為巨劍帶動身體轉動所l出xiōng肋的破綻處,面帶著嘲笑的說出了這句話,然后右手狠狠地chā向蠻漢的心臟。

    勝利來得出乎意料的簡單,洛蘭心中剛剛升起了些微的得意,但在下一瞬間,這絲得意變成了啞然。

    快,快到了極致的一道閃光,閃過了洛蘭的眼前,就在他心中警兆剛剛升起的那一剎那。

    洛蘭被一刀兩段,從頭到腳被劈成了兩半,而那道閃光,則是蠻漢的巨劍,在不可能的角度,以不可能的速度,狠狠地反擊了洛蘭的言論。

    與之前相反,這一擊凌厲到了極致,卻根本沒有jī起太大的反應,至少沒有那種夸張的刀風閃現。

    “該死的!該死的!”洛蘭并未就此死去,他出現在了十數米外的房間角落,癱坐在了地上,渾身發抖著,那種許久未曾經歷過的死亡的恐懼,再度降臨到了他的身上。陌生而又熟悉的感覺,陌生而又熟悉的境地,心臟超越負荷的跳動,大口涌入的新鮮空氣也無法平息那種躁動!成為了強者之后,他這是第一次回到那種無能為力的境地。

    幾根發絲飄落,一道深深的創口斜向著切過了洛蘭的臉龐,鮮血此刻才開始緩緩的涌出。

    “呵呵!呵呵!”用雙手了自己臉頰,看著涌出的鮮血,洛蘭神經質地笑了。如果修能夠注意到這一幕的話,他一定會發現這個笑容異常的熟悉,那是在屬于最初的林中,被自己所看中的少年,那個顫抖著,卻始終未曾放棄的膽小鬼。

    “好可怕,好可怕!”低垂著頭,口中喃喃自語著,洛蘭不去控制身體的顫抖,但卻已經站起了身來,眼中的那種如同野獸般渴望著什么,追尋著什么的目光,不停地閃爍著。

    蠻漢可沒管洛蘭心中的糾葛,他只是發現自己勢在必得的一擊,根本沒有取到自己預想的結果,于是拖起巨劍,再度朝著洛蘭沖了過來!

    巨劍臨身,劍鋒之上急劇被壓縮的空氣發出著痛苦的悲鳴,繚lun著洛蘭的發梢,洛蘭正好抬起了頭!

    那種奪目的眼光,直直地刺進了蠻漢的眼中,讓他那頑石般的心臟也為之一顫,但巨劍依舊沒有任何停歇,一往無前地在慣xng的作用下,狠狠地劃過了洛蘭的殘影,jīdng的劍氣讓這片墻角碎石橫飛,煙塵四溢。

    閃現在了蠻漢的身后,洛蘭再度對準了蠻漢的心臟,發動了攻勢!這一次,洛蘭已經身處了蠻漢身后,按照常理來說,這里絕對應該是蠻漢的一個死角了!

    但對于強者來說,常理這種東西就是用來打破的,就在洛蘭接觸到蠻漢皮膚的那剎那,巨劍再度臨身了!橫向著扭轉了身體,巨劍如同一道閃光,劈開了黑暗的束縛!再度切過了早有防備的洛蘭的幻影。

    洛蘭稍稍退開了幾步,盯著自己的右手指尖,那種觸到了某種非常規物體的感覺,依舊縈繞在指尖?;褂心侵稚鄙肆τ胨俁戎淶姆床?!洛蘭直覺到了某一種可能xng!

    悠然地閃過蠻漢那種威力巨大,但卻相對緩慢的攻擊,洛蘭閃到了蠻漢的身側,保持著足夠安全的距離,然后腳尖一點,一塊拳頭大小的石頭便被他挑到了手上。掂了掂手上的石頭,洛蘭的嘴角扯出了一個漂亮的弧度!

    緊緊地盯著蠻漢的手臂和腳,洛蘭將手中的石塊狠狠地對準蠻漢扔了過去。

    “咔嚓!”正如同洛蘭所預料的那樣,石塊在飛行過程之中,蠻漢毫無覺察,但在石塊加身的瞬間,他的速度卻快到了即使洛蘭全神以對,也根本無力看清的程度。洛蘭只覺得眼前一huā,蠻漢已經轉變了身體的傾向,而大劍已經準確地將飛襲的石塊切了個粉碎。

    這個就是他能力的真相嗎再配上那把巨劍,洛蘭覺得已經清了對手的能力的底細,勝利的天平已經朝著自己傾斜了!

    “來吧!”洛蘭帶著自信的獰笑,擺出了進攻的姿勢,挑釁著眼前的蠻漢。

    蠻漢卻突然放松了身體,把巨劍chā在了地上,滿是傷痕的丑陋臉上,第一次綻放出了笑容,口氣輕松地說道:“小子,不錯??!這么快就看穿了我的能力!報上你的名字來!”

    “洛蘭!”雖然對蠻漢的這種變化不著頭腦,但洛蘭還是一邊戒備著,一邊出于禮貌地報上了自己的名字。

    “恩!洛蘭不錯的名字!”蠻漢笑了笑,再度握緊了巨劍,卻沒有如同洛蘭想象之中的報上自己的名字,而是轉身,沖向了正圍攻著nv皇的人群!

    很顯然,蠻漢也已經看穿了洛蘭的能力,卻是知道自己短時間之內根本無法解決掉洛蘭,而nv皇遭受到了圍攻,形勢已經岌岌可危,所以他也干脆利落地趕了回去,忠實地履行自己的責任。

    “hn蛋!”洛蘭為對方的干脆而一愣,隨即立馬就怒了,但同時他也明白了自己的任務的失敗。畢竟以那個家伙的能力來看,自己根本沒有辦法阻攔他的意圖,而且即使自己想干掉他,也并非一件簡單的事情!但是洛蘭還是做出了努力,他閃到了蠻漢的身后,再度伸出了手,沒有覺察到威脅,或者是覺得那不值一提,莽漢前進的腳步絲毫未緩。洛蘭只得收回了手,大聲地提示到:“這個家伙的能力是防守反擊,能夠以不可思議的速度揮動巨劍,將任何一個觸碰到他身體的人斬殺……”

    時間倒退幾秒,在洛蘭選擇了和莽漢直接jiāo手的那一秒,炙和李麒麟都已經靠近了中年管家阿吉德的身邊,炙在左李麒麟在右,兩人同時揮出了自己的拳頭。

    雖然之前并未合作過,不過身為強者,一些最基本的協調戰斗能力和戰斗經驗,幾乎是成為了本能,在發起攻擊的那一秒,兩人就同時選擇了最有利于兩人同時發揮最強戰斗力的方法。

    不過兩人的能力都沒有什么外l的表象,在別人看來,這不過是簡簡單單的兩拳!而且是無論是氣勢,力道,還是速度都在強者的世界之中不值一提的兩拳。而相對的,阿吉德的反應似乎也并不夸張,他簡簡單單地伸出了手,自內向外撥開,似乎想要將兩人拳頭的最終目的從自己的身上轉移到別處,同時讓自己順利的卡進兩人的身側,占據有力的反擊位置。

    但這也是其中不明所以者的想法而已,事實上,其中所蘊含的東西,比別人看到的要復雜得多!

    事實上,李麒麟早已發動了自己的能力,對阿吉德的判斷進行了干擾,將兩人的殺意誤導為了一種簡單的問候,這為兩人拳頭的靠近,贏得了半秒的時間,而阿吉德很顯然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燈,這種倉促之下做出的干擾,很快就被他擺脫,身體緊繃的同時,看得出他身經百戰的經驗也告訴他做出了相應的選擇。

    不過阿吉德似乎也并非擅長體術,面對著兩個無論是哪方面都普通至極的拳頭的攻擊,他也只有用自己的雙手將這些攻擊推開!但就在他接觸到了炙的拳頭的那一霎那,他整個身體內所有的神經都暴動了起來,熱和一種名叫痛苦的感覺開始直沖他的大腦,這種足夠撕裂他jīng神的炙熱感,第一時間就點燃了他的?;?。

    不過阿吉德的能力也并非擺設,雙手瞬間爆發出的閃光,立刻就將他從這種負面的狀態之中恢復了過來,炙熱和痛苦瞬間離去,而他的雙手順利地撥開了兩人已經沒有了任何威脅的拳頭,而自己也成功的卡入了兩人的身側。

    “該死的!我的能力對他無效了!”李麒麟再度持續地發動著自己的能力,所收到的回饋卻只是絕對中立,而在片刻之前,自己還能夠收到回饋,頓時他就明白,對方一定是用自己的能力隔絕了他的情感影響。但是同時,李麒麟身體的動作也不會慢,左臂彎曲成肘,借著慣xng向對手的腦磕去。

    而炙則借著自己被撥出的拳頭,飛快地轉了半圈,同時狠狠地揮出了第二拳。

    阿吉德沒有再接,他猛地一般半蹲,就讓兩人的第二招擊中了空氣,同時,他也找到了兩人同時l出的破綻。毫不留情,兩拳同時打向了兩人肋下的空檔,并且正中目標!

    完完全全的硬吃了一記拳頭,但是無論是炙還是李麒麟,都沒有感覺到這無法承受,雖然兩人的肋骨都覺得刺痛無比,甚至有想吐血的沖動,但這種程度的拳頭,在強者的世界之中,相對的殺傷力根本就只能算是微不足道。

    強忍著不去卸力,兩人強行扯住身體,站在原地再度發動了攻擊。不過阿吉德在近戰方面,似乎經受過嚴格的考驗,雖然力量速度沒什么亮點,但在戰斗經驗和招式運用上卻是顯出了超人一等的特質,以一敵二,卻根本不落下風,和李麒麟與炙的合力拼了個旗鼓相當。

    就這樣,戰斗卻暫時xng的陷入了僵局,三人打得很熱鬧,但卻根本沒有辦法對對方造成任何有效的殺傷。你中一拳,他中兩腳,場面看起來jī烈,但卻根本沒有任何意義!

    不過對于自己能力同時無法在阿吉德身上生效的炙和李麒麟來說,他們已經完成了將阿吉德拖在原地的任務!

    在最關鍵的戰場,5人加入了圍攻nv皇的隊伍,由lng平那寬闊的身體做遮擋,安全無事的來到了nv皇的面前,lng平獰笑著,毫不憐香惜y皇嬌貴的身體,自然不是如此容易觸碰的,如同鬼魅,nv皇輕而易舉地躲開了lng平的拳頭。

    巨拳毫無保留的轟下,50頓的巨大力道狠狠地砸在了城堡的地面上,這時候就可以看出這座城堡的質量了,即使整個城堡被砸得微微地晃了晃,但正面承受了lng平這一拳的石塊,卻只是呈現出了幾道微不足道的裂紋。

    nv皇的身體出現在了lng平的身前,裹著白銀的tuǐ已經貼近了lng平的臉頰,jī起的風壓甚至壓得lng平的臉部都稍稍的凹陷了下去,但這腳卻沒能夠踹下去,因為身處在第二攻擊序列的大熊,已經趕到,并且巨大而厚實的熊掌,已經擋在了nv皇tuǐ部的前方。

    大熊是老麒麟會的一員干將,做為最早追隨著歐麒麟的強者,他也擁有著足夠值得稱道的能力,在發動自己能力變身為巨熊之后,他無論是攻擊還是防御,都有著質的飛躍,能進能退,能攻能守!正因為這樣的能力,所以他才能夠從nv皇的死亡陷阱之中,留下命來。

    此刻看到了nv皇,想起了那些在戰火撕扯下,死去的手下和朋友,難以抑制的憤怒升起自大熊的心底,仇人見面分外眼紅,大熊直截了當的變了身,準確的預判,正好幫lng平接下了nv皇勢在必得地一擊。

    nv皇的tuǐ勁,絕對不是這么好接的,即使以大熊的力道也無法穩穩接住這一擊,nv皇的tuǐ隔著大熊的手掌,還是踹到了lng平的臉上,將lng平踹飛了出去,不過經過了大熊手掌上厚厚的脂肪與發,再減去大熊主動扛下的部分力道,lng平最多也只會感到臉部微微的發麻,根本就沒有傷到筋骨。

    但是倒飛出去,臉龐腫大卻是怎么也無法避免的情況了,帶著呼嘯聲撞在了房間那厚實的墻壁之上,lng平似乎在幾秒之內,都無法再加入戰斗的序列。

    不

    正文]第七十七章終局并非結束上

    所謂刺殺的真諦,就在于真真正正的一擊必殺,不考慮前因后果,不考慮太多雜念,沒有瞻前顧后,沒有絲毫的猶豫,出手,則殺!

    雖然修并不明白這樣的道理,但是本能促使著他,為了達到這樣的目的,修緊急地召集了自己手下的所有強者,八人集聚在了修所租下的小房間之中,聽著修講述著關于刺殺的計劃。全文字閱讀.

    “我們直接潛入,盡量避開守衛,直接與nv皇面對面!”修指著自己潛入宮殿之后,所出的宮殿的大致地圖,規劃著這次入侵的路線,“我猜測,nv皇現在身邊的親信絕對不會超3人,而且最為棘手的槍火等人,并不在其中!”

    “進入后,不管nv皇的身邊有幾名強者,我們都要分出一人去一對一地拖住他們,然后剩下的所有人,同時攻擊nv皇!絕對要力求在最短的時間內擊斃nv皇!讓她來不及打出任何一張底牌!”

    這樣的戰術,雖然很不符合所謂的騎士jīng神,但對與這些長期hn跡在hnlun之領的強者來說,他們沒有絲毫的抵觸,沒有覺得有絲毫的問題,因為他們的價值觀和那些路邊的hnhn其實并沒有什么本質的區別,勝者為王,敗者為寇,如是而已,至于達到預期目的所需的手段,那根本不值掛齒。

    “這樣的話,選擇能力比較適合糾纏的人,會比較合適!”崎峰穩健地補充了一句。

    “那么算我一個!”沒有絲毫的猶豫,洛蘭首先接下了這個任務,原本洛蘭的能力應該算入一擊必殺的最優執行者,但考慮到nv皇身上的白銀儲量,很有可能她會披上全身的白銀護凱,這一層的白銀對洛蘭能力的削減效果十分明顯,會將洛蘭一擊必殺的能力完全封鎖,。

    所以只有考慮洛蘭能力的另外一面,超高的機動xng,不管對方是什么能力,除非是絕對克制他的少數幾種之外,他就已經立于了先天不敗的地位上,糾纏對手的同時,也能夠提供全場的支援,神出鬼沒的能力對誰來說都是極大的威脅,要知道克制他這種詭異能力的家伙,可不是那么容易遇到的!

    “再加上我……”既然有人帶頭,李麒麟也緊接著開口,想要接過任務,因為他的能力缺乏爆發,參與圍攻nv皇并無太大的作用,不如豁出去的幫助拖延時間,可能會對團隊產生更大的貢獻。

    “這樣吧!”修直覺這樣安排不能產生最大的效率,于是重新安排了一下行動的計劃:“我,崎峰,lng平!我們三人做為主攻手,無論對方除了nv皇之外還有幾人,我們的任務就是干掉nv皇!其他人以攔截為主,當然,假如nv皇幫手不足5人,那么分出人1對1之后,其余的人也要立刻加入到對nv皇的攻擊中來。洛蘭!”修特意提點了一下。

    “老大!我懂的!”洛蘭點了點頭,表示自己明白修的意思。

    lng平是跟著李麒麟加入的強者,40來歲,歲月沒有帶給他足夠的冷靜和淡定,相反的如同青的稚子,他的xng格火爆無比,這應該與他的能力有關,lng平的能力是力道的疊加,很簡單的一種能力,但卻直截了當,充滿了足夠的爆發力,以現在lng平5重的水準,可以最高疊加出接近50倍的效果!簡單說來,lng平一拳可以打出1000kg的殺傷,但被能力增幅之后,這一拳足夠產生50噸的效果!50噸的拳力是什么概念

    即使是身著魔血武裝的修,也絕對承受不住幾拳!同理,以白銀對物理能力的消減程度來考慮,即使nv皇有著足夠的白銀的?;?,挨上了幾拳,也絕對會讓內臟受到重創!

    但沒有足夠的速度以及控制力,是他的劣勢所在,但只要為他創造出足夠的機會,那么由他來決定最終的結果,可以說得上是恰到好處。為了以防萬一,最好再加上洛蘭的能力,那種能夠無視一切防御的攻擊,肯定也能起到一槌定音的結果,而且洛蘭的能力有極高的自由度和機動xng,長久的糾纏暴l并非他的強項,在最合適的時間,出現在最合適的地點,結束對手的生命,這才是他應該做的事情。

    對自己戰友們的實力有粗略的了解,所以修這樣的安排,絕對沒有任何問題。眾人想了想,都覺得修的這種安排很不錯,沒有提出什么異議,于是乎都點了點頭,統一了計劃與思想。

    “事不宜遲!我們今夜動手!”修拍板做出了決定。

    夜黑殺人夜,風高放火天,當然這是一個鋪灑著皎潔星光的夜晚,一個人影避開了一切守衛和監視,突兀地出現在了隱藏在nv皇宮殿外,卻有著嚴密?;さ牡繒⒆芟吲?,輕笑著將電源輕輕地切斷,瞬間,燈火輝煌的宮殿迎來了一片的黑暗。

    這片黑暗引來的卻是無限的喧囂,整個宮殿在黑暗之中沸騰,無數的衛士們躍起,在整個宮殿之中查找起斷電的原因來,可以想象,用不了幾分鐘,問題就會被找出,而一切就將會恢復原狀。

    而事故的始作俑者,則出現在了墻頭,洛蘭對著遠處yīn影下的修等人點了點頭,余下的幾人便大咧咧地走到墻邊,有了黑暗的?;?,眾人并未做出過多的掩飾。

    一面十來米高的墻,根本無法阻止住強者的腳步,輕描淡寫的一躍而上,大家也并未做更多的逗留,接二連三地進入了庭院,如同回到了自己家的后huā園一般的輕松寫意。

    避開眾多強化人的偵查對強者們來說,并非難事,雖然他們并不畏懼與數以千計的強化人來進行一場一個人對陣一個軍團的戰斗,但是,在一心一意面對nv皇的戰斗之前,還是不要節外生枝來得好。

    穿過走廊,大廳,當眾人走到修所猜測的,nv皇的寢宮之外時,璀璨的燈火又再度亮起,照亮的了整座宮殿以及城市的夜空。

    幾個衣著片縷的男nv驚恐地發現了猛然出現在自己身前的眾人,恐懼讓他們瞬間癱倒在地而不知所措。

    “nv皇可真會享受??!”帶著貪婪的眼神看了看這幾個姿s不錯,xng感妖yn的shnv,lng平tiǎn了tiǎn嘴,也打破了彼此之間的沉默。

    修在邊遲疑了不到一秒,直覺告訴他nv皇已經在后做好了準備!但修的信念自然也是堅定的,下一秒,修推開了。

    后的世界與眾人想象之中的,有很大的不同,這里只是個空曠的空間,沒有什么奢華繁雜的裝飾,也沒有巧奪天工的布置,有的只是一張巨大的裹在白紗簾帳之下的大g。

    nv皇就站在了她的g前,冷清著臉,靜靜地打量著眼前的不速之客。

    nv皇的身邊站著兩個人,一個是修掃過一眼的阿吉德,帶著滿頭銀白s頭發,穿著一絲不茍的禮服,如同一個標準的職業管家一般,站立在nv皇的身側;另外一人則著半身,2米來高的身材,顯得異常的魁梧,糾結的而赤紅s的肌ru上,布滿了密密麻麻的傷痕,一頭及腰的黑s長發和握在他手中,足有1人來高的黑s騎士巨劍,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2個親信,看起來并不算多,應該是在能夠應付的范圍之內!

    nv皇張了張嘴,試圖說些什么,但修沒有給她任何的機會,洛蘭首先發動了,在所有人都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洛蘭已經出現在了nv皇的身邊,他的手已經狠狠地chā向了nv皇的心臟,沒有絲毫憐香惜y,也沒有絲毫的遲疑和猶豫,擁有了足夠的歷練之后洛蘭也已經擺脫了曾經那青澀的狀態,而將自己轉變成了一個十分適應物競天擇的自然界法則的強者。

    nv皇的紅此刻正在微微的張開,而那個半身的巨漢更是毫無知覺,眼看著洛蘭的一擊突襲就要得到意想不到的結果時,異變也發生了。

    洛蘭的手被另外一只帶著白手套的手抓了個正著!手指的指尖甚至已經觸碰到了nv皇的豐滿,但卻再也無法前進分毫了!

    “怎么可能!”洛蘭睜大了眼睛,一副不可置信的模樣,他還沒有發動自己能力的第二階段,僅僅只是在為下一步攻擊做一個定位而已,而這個家伙的所作所為,卻是強行將自己能力的第二步引動了出來,洛蘭根本沒有想到過自己無往不利的能力,會這么輕易地就被人破解掉!特別是破解了自己能力的人,只是個看起來毫無亮點,如同一個普通管家老頭一般的人物!

    不過洛蘭驚訝歸驚訝,該做的反應他還是一點不差,狠狠地飛起了一腳,踹向這個半路殺出來的礙事者。

    中年管家皺了皺眉,卻沒有向先前抓住洛蘭的手一般,阻擋洛蘭的這記踹踢,而是猛地一仰頭,選擇了退避。不過這樣一來,他緊抓著洛蘭的手,也就松開了。

    達到了目的,洛蘭不敢再逗留,而是立馬收回了能力,于是洛蘭的幻影便在兩人的眼前如同泡沫般地消散開來。

    “那個家伙的能力有古怪!”洛蘭用如同吃了蒼蠅一般惡心的表情和語氣,大聲的提示著,簡單的試探,了解了對方能力對自己的克制,這種難以遇見的小概率事件居然真的發生了,任誰都會是這樣的一種詭異心情吧。

    不過對方很顯然不想給修及眾人反應時間,巨漢這時已經反映過來了之前所發生的一切,此刻他頗有些惱羞成怒,通紅著臉蛋,大聲胡lun地咆哮著,拖著沉重的巨劍,任由巨劍在地面上劃出深深的鴻溝,如同數百頭狂奔之中的重量級野獸,朝著眾人沖了過來。

    來而不往非禮也,巨漢的沖擊,自然也就是戰斗序幕正式拉開的號角聲。

    包括修在內,所有的人都做出了及時的反應,朝著四周散開而去,唯有洛蘭站在原地,擺出了防御的架勢。在見識過了中年管家的奇異之后,洛蘭把自己糾纏的目標轉到了這個看起來兇神惡煞的巨漢身上,在他看起來,自己絕對可以把這樣的蠻漢耍得團團轉!

    其實眾人之間自有默契的存在,在眾人分散開來之后,大家就開始朝著各自的目標撲了上去,因為剛剛洛蘭的問候,讓眾人看出了絲絲的端倪,于是炙和李麒麟毫不猶豫地攜手并肩,一馬當先地沖向了中年管家,而其他人,則在lng平的掩護下,朝著nv皇沖了過去!

    修站在了一邊,掏出了藏在自己身上的一顆碩大的血晶,那是在之前幾次戰斗之中,用剩下來的血液集合體。血晶發出一陣亮光,固態的晶體立刻化為液態,包裹向修的身軀,短短幾秒之后,身著魔血武裝的修已經準備完畢。

    不過短短的幾秒,已經足夠發生不少事情了。

    洛蘭首先和蠻漢jiāo上了手,面對著蠻漢氣勢洶洶的斬擊,洛蘭不慌不忙,伸出的手臂直直地對準了蠻漢的心臟部位,然后等著蠻漢的自投羅網。不過很顯然,蠻漢雖然看起來無腦,但實際上卻并沒有這么簡單。

    比身體更早接觸到洛蘭身體的,是那把大得夸張的劍,借助著慣xng的力量,蠻漢揮出的這一劍,似乎足夠將一棟大廈輕而易舉地切成兩半!當然,這樣力道的一劍,自然劃過了洛蘭的身軀,而且就像切斷了豆腐一般的毫無遮攔,巨劍jī起的刀風,狠狠地劃過了洛蘭身后的墻壁,頓時之間,石屑和斷筋橫飛,那足以抵擋重型大炮正面轟擊的墻壁上,深深的裂痕,足夠證明著這一劍的威力。

    不過蠻漢似乎并不能很好的掌握住這把巨劍,借助著慣xng揮出的巨劍,卻帶著慣xng帶動了蠻漢的腳步,讓他魁梧的身形一時地晃動起來。

    “居然使用自身掌握不了的武器!實在是太愚蠢了!”斷成兩半的洛蘭消失,而一個完好無損的洛蘭出現在了蠻漢因為巨劍帶動身體轉動所l出xiōng肋的破綻處,面帶著嘲笑的說出了這句話,然后右手狠狠地chā向蠻漢的心臟。

    勝利來得出乎意料的簡單,洛蘭心中剛剛升起了些微的得意,但在下一瞬間,這絲得意變成了啞然。

    快,快到了極致的一道閃光,閃過了洛蘭的眼前,就在他心中警兆剛剛升起的那一剎那。

    洛蘭被一刀兩段,從頭到腳被劈成了兩半,而那道閃光,則是蠻漢的巨劍,在不可能的角度,以不可能的速度,狠狠地反擊了洛蘭的言論。

    與之前相反,這一擊凌厲到了極致,卻根本沒有jī起太大的反應,至少沒有那種夸張的刀風閃現。

    “該死的!該死的!”洛蘭并未就此死去,他出現在了十數米外的房間角落,癱坐在了地上,渾身發抖著,那種許久未曾經歷過的死亡的恐懼,再度降臨到了他的身上。陌生而又熟悉的感覺,陌生而又熟悉的境地,心臟超越負荷的跳動,大口涌入的新鮮空氣也無法平息那種躁動!成為了強者之后,他這是第一次回到那種無能為力的境地。

    幾根發絲飄落,一道深深的創口斜向著切過了洛蘭的臉龐,鮮血此刻才開始緩緩的涌出。

    “呵呵!呵呵!”用雙手了自己臉頰,看著涌出的鮮血,洛蘭神經質地笑了。如果修能夠注意到這一幕的話,他一定會發現這個笑容異常的熟悉,那是在屬于最初的林中,被自己所看中的少年,那個顫抖著,卻始終未曾放棄的膽小鬼。

    “好可怕,好可怕!”低垂著頭,口中喃喃自語著,洛蘭不去控制身體的顫抖,但卻已經站起了身來,眼中的那種如同野獸般渴望著什么,追尋著什么的目光,不停地閃爍著。

    蠻漢可沒管洛蘭心中的糾葛,他只是發現自己勢在必得的一擊,根本沒有取到自己預想的結果,于是拖起巨劍,再度朝著洛蘭沖了過來!

    巨劍臨身,劍鋒之上急劇被壓縮的空氣發出著痛苦的悲鳴,繚lun著洛蘭的發梢,洛蘭正好抬起了頭!

    那種奪目的眼光,直直地刺進了蠻漢的眼中,讓他那頑石般的心臟也為之一顫,但巨劍依舊沒有任何停歇,一往無前地在慣xng的作用下,狠狠地劃過了洛蘭的殘影,jīdng的劍氣讓這片墻角碎石橫飛,煙塵四溢。

    閃現在了蠻漢的身后,洛蘭再度對準了蠻漢的心臟,發動了攻勢!這一次,洛蘭已經身處了蠻漢身后,按照常理來說,這里絕對應該是蠻漢的一個死角了!

    但對于強者來說,常理這種東西就是用來打破的,就在洛蘭接觸到蠻漢皮膚的那剎那,巨劍再度臨身了!橫向著扭轉了身體,巨劍如同一道閃光,劈開了黑暗的束縛!再度切過了早有防備的洛蘭的幻影。

    洛蘭稍稍退開了幾步,盯著自己的右手指尖,那種觸到了某種非常規物體的感覺,依舊縈繞在指尖?;褂心侵稚鄙肆τ胨俁戎淶姆床?!洛蘭直覺到了某一種可能xng!

    悠然地閃過蠻漢那種威力巨大,但卻相對緩慢的攻擊,洛蘭閃到了蠻漢的身側,保持著足夠安全的距離,然后腳尖一點,一塊拳頭大小的石頭便被他挑到了手上。掂了掂手上的石頭,洛蘭的嘴角扯出了一個漂亮的弧度!

    緊緊地盯著蠻漢的手臂和腳,洛蘭將手中的石塊狠狠地對準蠻漢扔了過去。

    “咔嚓!”正如同洛蘭所預料的那樣,石塊在飛行過程之中,蠻漢毫無覺察,但在石塊加身的瞬間,他的速度卻快到了即使洛蘭全神以對,也根本無力看清的程度。洛蘭只覺得眼前一huā,蠻漢已經轉變了身體的傾向,而大劍已經準確地將飛襲的石塊切了個粉碎。

    這個就是他能力的真相嗎再配上那把巨劍,洛蘭覺得已經清了對手的能力的底細,勝利的天平已經朝著自己傾斜了!

    “來吧!”洛蘭帶著自信的獰笑,擺出了進攻的姿勢,挑釁著眼前的蠻漢。

    蠻漢卻突然放松了身體,把巨劍chā在了地上,滿是傷痕的丑陋臉上,第一次綻放出了笑容,口氣輕松地說道:“小子,不錯??!這么快就看穿了我的能力!報上你的名字來!”

    “洛蘭!”雖然對蠻漢的這種變化不著頭腦,但洛蘭還是一邊戒備著,一邊出于禮貌地報上了自己的名字。

    “恩!洛蘭不錯的名字!”蠻漢笑了笑,再度握緊了巨劍,卻沒有如同洛蘭想象之中的報上自己的名字,而是轉身,沖向了正圍攻著nv皇的人群!

    很顯然,蠻漢也已經看穿了洛蘭的能力,卻是知道自己短時間之內根本無法解決掉洛蘭,而nv皇遭受到了圍攻,形勢已經岌岌可危,所以他也干脆利落地趕了回去,忠實地履行自己的責任。

    “hn蛋!”洛蘭為對方的干脆而一愣,隨即立馬就怒了,但同時他也明白了自己的任務的失敗。畢竟以那個家伙的能力來看,自己根本沒有辦法阻攔他的意圖,而且即使自己想干掉他,也并非一件簡單的事情!但是洛蘭還是做出了努力,他閃到了蠻漢的身后,再度伸出了手,沒有覺察到威脅,或者是覺得那不值一提,莽漢前進的腳步絲毫未緩。洛蘭只得收回了手,大聲地提示到:“這個家伙的能力是防守反擊,能夠以不可思議的速度揮動巨劍,將任何一個觸碰到他身體的人斬殺……”

    時間倒退幾秒,在洛蘭選擇了和莽漢直接jiāo手的那一秒,炙和李麒麟都已經靠近了中年管家阿吉德的身邊,炙在左李麒麟在右,兩人同時揮出了自己的拳頭。

    雖然之前并未合作過,不過身為強者,一些最基本的協調戰斗能力和戰斗經驗,幾乎是成為了本能,在發起攻擊的那一秒,兩人就同時選擇了最有利于兩人同時發揮最強戰斗力的方法。

    不過兩人的能力都沒有什么外l的表象,在別人看來,這不過是簡簡單單的兩拳!而且是無論是氣勢,力道,還是速度都在強者的世界之中不值一提的兩拳。而相對的,阿吉德的反應似乎也并不夸張,他簡簡單單地伸出了手,自內向外撥開,似乎想要將兩人拳頭的最終目的從自己的身上轉移到別處,同時讓自己順利的卡進兩人的身側,占據有力的反擊位置。

    但這也是其中不明所以者的想法而已,事實上,其中所蘊含的東西,比別人看到的要復雜得多!

    事實上,李麒麟早已發動了自己的能力,對阿吉德的判斷進行了干擾,將兩人的殺意誤導為了一種簡單的問候,這為兩人拳頭的靠近,贏得了半秒的時間,而阿吉德很顯然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燈,這種倉促之下做出的干擾,很快就被他擺脫,身體緊繃的同時,看得出他身經百戰的經驗也告訴他做出了相應的選擇。

    不過阿吉德似乎也并非擅長體術,面對著兩個無論是哪方面都普通至極的拳頭的攻擊,他也只有用自己的雙手將這些攻擊推開!但就在他接觸到了炙的拳頭的那一霎那,他整個身體內所有的神經都暴動了起來,熱和一種名叫痛苦的感覺開始直沖他的大腦,這種足夠撕裂他jīng神的炙熱感,第一時間就點燃了他的?;?。

    不過阿吉德的能力也并非擺設,雙手瞬間爆發出的閃光,立刻就將他從這種負面的狀態之中恢復了過來,炙熱和痛苦瞬間離去,而他的雙手順利地撥開了兩人已經沒有了任何威脅的拳頭,而自己也成功的卡入了兩人的身側。

    “該死的!我的能力對他無效了!”李麒麟再度持續地發動著自己的能力,所收到的回饋卻只是絕對中立,而在片刻之前,自己還能夠收到回饋,頓時他就明白,對方一定是用自己的能力隔絕了他的情感影響。但是同時,李麒麟身體的動作也不會慢,左臂彎曲成肘,借著慣xng向對手的腦磕去。

    而炙則借著自己被撥出的拳頭,飛快地轉了半圈,同時狠狠地揮出了第二拳。

    阿吉德沒有再接,他猛地一般半蹲,就讓兩人的第二招擊中了空氣,同時,他也找到了兩人同時l出的破綻。毫不留情,兩拳同時打向了兩人肋下的空檔,并且正中目標!

    完完全全的硬吃了一記拳頭,但是無論是炙還是李麒麟,都沒有感覺到這無法承受,雖然兩人的肋骨都覺得刺痛無比,甚至有想吐血的沖動,但這種程度的拳頭,在強者的世界之中,相對的殺傷力根本就只能算是微不足道。

    強忍著不去卸力,兩人強行扯住身體,站在原地再度發動了攻擊。不過阿吉德在近戰方面,似乎經受過嚴格的考驗,雖然力量速度沒什么亮點,但在戰斗經驗和招式運用上卻是顯出了超人一等的特質,以一敵二,卻根本不落下風,和李麒麟與炙的合力拼了個旗鼓相當。

    就這樣,戰斗卻暫時xng的陷入了僵局,三人打得很熱鬧,但卻根本沒有辦法對對方造成任何有效的殺傷。你中一拳,他中兩腳,場面看起來jī烈,但卻根本沒有任何意義!

    不過對于自己能力同時無法在阿吉德身上生效的炙和李麒麟來說,他們已經完成了將阿吉德拖在原地的任務!

    在最關鍵的戰場,5人加入了圍攻nv皇的隊伍,由lng平那寬闊的身體做遮擋,安全無事的來到了nv皇的面前,lng平獰笑著,毫不憐香惜y皇嬌貴的身體,自然不是如此容易觸碰的,如同鬼魅,nv皇輕而易舉地躲開了lng平的拳頭。

    巨拳毫無保留的轟下,50頓的巨大力道狠狠地砸在了城堡的地面上,這時候就可以看出這座城堡的質量了,即使整個城堡被砸得微微地晃了晃,但正面承受了lng平這一拳的石塊,卻只是呈現出了幾道微不足道的裂紋。

    nv皇的身體出現在了lng平的身前,裹著白銀的tuǐ已經貼近了lng平的臉頰,jī起的風壓甚至壓得lng平的臉部都稍稍的凹陷了下去,但這腳卻沒能夠踹下去,因為身處在第二攻擊序列的大熊,已經趕到,并且巨大而厚實的熊掌,已經擋在了nv皇tuǐ部的前方。

    大熊是老麒麟會的一員干將,做為最早追隨著歐麒麟的強者,他也擁有著足夠值得稱道的能力,在發動自己能力變身為巨熊之后,他無論是攻擊還是防御,都有著質的飛躍,能進能退,能攻能守!正因為這樣的能力,所以他才能夠從nv皇的死亡陷阱之中,留下命來。

    此刻看到了nv皇,想起了那些在戰火撕扯下,死去的手下和朋友,難以抑制的憤怒升起自大熊的心底,仇人見面分外眼紅,大熊直截了當的變了身,準確的預判,正好幫lng平接下了nv皇勢在必得地一擊。

    nv皇的tuǐ勁,絕對不是這么好接的,即使以大熊的力道也無法穩穩接住這一擊,nv皇的tuǐ隔著大熊的手掌,還是踹到了lng平的臉上,將lng平踹飛了出去,不過經過了大熊手掌上厚厚的脂肪與發,再減去大熊主動扛下的部分力道,lng平最多也只會感到臉部微微的發麻,根本就沒有傷到筋骨。

    但是倒飛出去,臉龐腫大卻是怎么也無法避免的情況了,帶著呼嘯聲撞在了房間那厚實的墻壁之上,lng平似乎在幾秒之內,都無法再加入戰斗的序列。

    不


如果您喜歡,請把《血色野望》,方便以后閱讀血色野望第七十七章 終局并非結束(上)后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血色野望第七十七章 終局并非結束(上)并對血色野望章節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請后臺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