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属马赛克价格:代嫁棄后

后續一百

類別:其他類型 作者:璀璨焰火 本章:后續一百

去马赛克软件 www.tksuvr.com.cn 請收藏本站域名://www.tksuvr.com.cn 防止遺忘,或在百度搜索“去马赛克软件”,謝謝大家捧??!


    一大清早,梅檀雅還未起身,門外就已經有丫鬟來通傳,王妃邀請夫人一同外出踏青。

    完顏離恨沒有擅自決定,只是憐惜的叫醒了剛躺下不久的梅檀雅,征求她自己的意見。

    “請王妃稍等片刻,我一會就到?!鋇泵誹囪諾彌蹂家皇碌氖焙?,混沌的頭腦馬上清醒了。

    她還正想找不到傳遞消息的機會,沒想到這么快就有機會上門了。

    當然對于王妃這突然的好意,她也感到有些提防,畢竟就算王妃不知道他們的身份,但是軒轅墨又怎么會允許她如此

    除非有什么是他們不得不讓她去做的事情

    而這又是什么

    或許不用多久,今天她就能知道夜景琪趕回北昭的原因是什么

    “憐兒,你的身體”完顏離恨看著沉思的梅檀雅有些擔心,昨晚幾乎是一宿未眠,她能撐得住嗎

    “離,有辦法調動你的人嗎”梅檀雅有些愧疚的看著完顏離恨,當初那么無理的要求完顏離恨不插手瞳兒的事的是她,現在讓完顏離恨動手的也是她,連自己都覺得有些過分。

    “放心吧,什么時候需要,你盡可以吩咐?!蓖暄綻牒拮芩憧梢苑趴紙帕?,有了梅檀雅的話,他做事就不再有約束了。

    這區區的王府就想困住他們,真是做夢。

    要不是不想多惹是非,要不是不想讓梅檀雅更勞心勞神,他早就帶著梅檀雅出去了。

    何苦在這里和這些偽君周旋,而現在,夜景琪也沒在了,這里就更沒有讓他們不得不在的理由了。

    “等我回來,我們就走?!泵誹囪諾幕耙懷隹?,完顏離恨就明了了。

    “小心?!倍餳虻サ幕叭創锍閃斯彩?,他們不在做沉睡的獅了。

    “等我?!奔虻サ牧礁鱟秩詞巧老嗍氐鈉踉?,要離開這王府也該是兩人一起,生死與共,不離不棄。

    依然是一襲素色紗裙,黑色的長發并未綰起,依舊讓其垂于背后。

    臉上也蒙起了同色的面紗,觸目驚心的疤痕也被掩藏了起來。

    如若不是認識之人,乍看之下,沒人會相信她已經是一個年逾四十的女人,而這也是王妃耿耿于懷的另一因素。

    親和的迎向梅檀雅,王妃親切的開口了:“昨兒個夫人是不是有什么心事今兒個妾身要去紫云寺為父皇和母后祈福,想來夫人也喜歡寺里的氣氛,這才冒昧相邀,不知夫人可否一同前往”王妃的理由堪稱完美,看著眼前的這個女,即便她再怎么掩飾,她也掩飾不住內心的孤寂和嫉恨,相由心生,真的一點不假。

    “多謝王妃體恤,我確實很喜歡寺廟的氛圍,只是讓王妃為我操心,真是過意不去?!泵誹囪諾撓鍥行┢1?,也有些暗啞,明顯的是徹夜未眠的結果。

    而這也讓王妃終于找到了探知她命門的一點痕跡,而這也是她認識梅檀雅以來第一次見到梅檀雅如此神態。

    “夫人客氣了,那我們走吧?!蓖蹂胍锨安蠓?,卻被梅檀雅婉拒了。

    看著她們的離開,軒轅晨星的目光有些閃爍。

    她難道真的知道了梅思源的死訊,可是,這事又會是誰告訴她的呢

    夜景琪分明沒有告訴于她,如果她不知道,她又怎么會一夜無眠,神情疲倦呢

    難道她們并未與外界失去聯系,難道他們一直知道外面動向

    但是,不可能啊。

    他們居住的院落,他們見過的任何人,說過的每一句話,都有人清晰的記載著,他們又是怎么獲知外界的消息的

    如果他們一直如此的話,為何他們又甘愿屈居于此,難道他們就無懼于自身的安危嗎

    而所有的傳信工具,他們所擅長的飛禽傳信,他們也格外留意,卻一直并未發現有此現象啊。

    昨天究竟有什么異常

    至多也就是夜景琪的突然離去

    夜景崎的離開

    軒轅晨星突然間茅塞頓開,憑梅檀雅的機智,即使夜景琪什么都不說,也會從他的突然離去推測出一些東西吧

    而在北昭,什么樣的事情會讓一向置身事外的夜景琪如此在乎并且如此牽掛呢

    然而夜景崎的緘默卻有著欲蓋彌彰的作用,他越是不予說明,越說明這事,可能和梅檀雅有關。

    然而此時此刻,能牽動梅檀雅的又會有誰呢

    夜冥,那是絕對不可能的,因為他于她而言,已經成為了記憶,不會影響她的心神。

    還有誰

    家人,梅家。

    梅思源,梅鶴軒。

    這么一推測,梅檀雅即使沒有聽說,也想到了個八不離十。

    然而發生了什么

    究竟是什么事

    沒有說明,這反而才是讓梅檀雅糾結的原因所在。

    或許今日一行,會讓她的心緒得到安寧吧,畢竟聽說她是從小在尼姑庵長大的。

    只是希望今日一行,不會有什么變數。

    不知為何,軒轅晨星的眼皮直跳,感覺有什么不詳的預感。

    “來人,吩咐王府的侍衛嚴密?;ね蹂恍??!斃啃悄擠愿賴?,雖然王妃出行,已經帶了不少侍衛了,可是他心還是不踏實。

    想想,轉身往完顏離恨那走去。

    而一出門,梅檀雅就看到了窩在不遠處的乞丐,面紗下的唇角輕輕勾起。

    “王妃娘娘,不知可有碎銀”梅檀雅轉身面對王妃開口詢問。

    “夫人這是”雖然自身沒帶錢,但是王妃的貼身丫鬟卻趕緊取出了裝著銀兩的錦袋,恭敬的遞給梅檀雅。

    “不用,一點點就夠了?!泵誹囪湃〕齙愕闥橐?,緩步走到乞丐面前,把碎銀輕輕的放進那破碗里。

    沒有一般施舍者的不屑和憐憫,就是平和。

    然而就在起身的那一刻,臉上的面紗突然滑落,丑陋的疤痕毫無預警的展露在了正欣喜若狂的乞丐們面前。

    “鬼??!”一道驚呼伴隨這受驚向后跌倒的身影,梅檀雅撿起面紗的手有那么一剎那的停頓,隨后輕輕掛上,好似沒有聽到這驚懼的尖叫。

    然而站在不遠處靜靜看著這一幕的王妃卻莫名的覺得有些高興,有些興奮。

    只源于梅檀雅那一剎那的停滯和黯然。

    “大膽刁民,給我掌嘴?!蓖蹂轄羯锨?,嬌聲呵斥。

    “不用了,我們走吧?!比慈繅飭系?,梅檀雅阻止了,那露出的黑眸有著釋然,也有著無謂。

    “夫人別在意,這些賤民的話無需放在心上?!蓖蹂⑹宰盼考誹囪攀萇說男牧?,可是卻不知如何開口,只能擔憂的看著梅檀雅。

    搖搖頭,梅檀雅垂下了眼簾,適當的柔弱和傷感能讓對面的女人有種變態的滿足和成就感。

    而這也會無形讓她對自己的仇視和敵意減輕許多。

    不費吹灰之力就能做到的事情,她何樂而不為。

    “夫人要是困了,就休息一會,到了,妾身叫你?!笨醋琶誹囪牌>脬俱駁哪Q?,王妃體貼的說道。

    “謝謝王妃?!泵誹囪琶揮型拼?,上了馬車后,找了個安逸的位置,就閉目養神了。

    既能休息,又能避免了和王妃的相對兩無言的尷尬。

    隨著微微的顛簸,梅檀雅感覺有些頭暈,惡心,想吐。

    莞爾,沒有休息好,她居然坐馬車都暈車了。

    “停車”來不及和同車的王妃說一聲,梅檀雅已經叫出口了,人也隨即往馬車外跳去。

    馬車迅速的勒住馬車,驚訝的看著已經到了路邊大吐特吐的梅檀雅。

    “夫人沒事吧”透過窗戶看到此情此景的王妃嫌惡的收回了視線,只不過話語還是包含關切的。

    而隨行的丫頭已經迅速的把水袋遞給了梅檀雅,關心的看著她。

    “謝謝?!泵誹囪攀聳謚?,臉色蠟黃的對丫頭說到。

    自然的語言表露,讓丫頭心一陣感觸。

    做丫頭的,即使是夫人的丫頭,充其量也還是個丫頭,有誰會對這么微不足道的事情向自己道謝。

    而眼前的夫人,雖然不知道是什么人,可是她們看到的就是連當今的皇上和王爺都對他們以禮相待,就可想他們的身份該是何等的尊貴。

    可是她居然對自己說謝謝,這是一種她無法表達的心境,一種讓她聽了想流淚的感動。

    “夫人小心?!毖就沸⌒囊硪淼姆鱟琶誹囪派狹寺沓?,這才發現梅檀雅真的很瘦,并且很虛弱。

    因為她感受到了梅檀雅想要支撐住自己的身體,可是卻又力不從心的感覺。

    “抱歉,失態了?!泵誹囪派狹寺沓?,軟軟的靠了下去,這才有氣無力的說道。

    “夫人休息吧,不要多說話?!蓖蹂醋湃縲橥尋愕拿誹囪?,考慮著是不是返回王府,可是這路都走了一半,來回都是折騰啊。

    糾結的同時,身邊的人兒已經昏昏睡去,而這也讓王妃第一次真正的毫無障礙的打量眼前的女人。

    平凡,兩個字是最好的概括。

    睡著之后的她,就像一個鄰家女一般,那么的無害而又親切。

    完全沒有醒著時候的那種讓人不自覺的不敢怠慢的那種尊貴,就是這樣的一個女人,贏得了王爺的關注,皇上的留戀,一干女人的嫉恨。

    她究竟是一個什么樣的女

    她好奇了。


如果您喜歡,請把《代嫁棄后》,方便以后閱讀代嫁棄后后續一百后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代嫁棄后后續一百并對代嫁棄后章節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請后臺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