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亚马赛公馆:錦繡深宅

195公爹面前保九湘

類別:其他類型 作者:凌波小同 本章:195公爹面前保九湘

去马赛克软件 www.tksuvr.com.cn 請收藏本站域名://www.tksuvr.com.cn 防止遺忘,或在百度搜索“去马赛克软件”,謝謝大家捧??!


    195公爹面前保九湘

    連媽一席話說得玉妍雖然心里頭多少有些個不自在。不過終究還是躺在床上反思了這些日子以來的這些事兒?!鞍Α庇皴玖艘豢諂?,心里也知曉,此次她自作主張終究還是挑戰了褚候作為一個男人的權威。是以,褚候惱怒之極。在他看來,他可以寵著玉妍也可以變著法子哄著玉妍高興,但是,他不能容忍玉妍自作主張做了這么大的一件事情。

    國公夫人到了午后還未醒來,聞訊歸來的褚國公爺瞧了瞧國公夫人便著人來請敬敏柔長公主到書房。玉妍只帶了聽琴一個丫頭到了國公爺的書房,門外頭立著褚三爺跟褚候,文氏九姑娘并不在此地。

    玉妍漠然地自褚候的身邊兒經過,她連眼皮都未抬一下兒。聽琴跟二爺和三爺見禮,玉妍也只當沒有聽見,昂著頭就徑直到了國公爺的書房門口,讓小廝們入內稟報了,國公爺親自開了門,“有請敬敏柔長公主?!?br />
    “公爹如此客氣,實在是折煞了兒媳。兒媳何德何能當得起公爹您一個請字?!庇皴焐峽推?,腳步卻不曾有半點兒遲疑就進了國公爺的書房。

    褚候終于忍耐不住,他咳嗽了一聲兒,“爹爹容稟?!彼虻乖詰?,國公爺鐵青著臉面,玉妍仍舊沒有回頭?!暗?,此事實在不關敬敏柔長公主的事兒。都是三弟他,他酒后亂性,還望爹爹您明察?!?br />
    國公爺的臉面愈加鐵青了幾分。他瞪了褚候一眼,又對著玉妍說了一句,“長公主請?!庇皴愕閫?,邁步入內。

    二人見了禮,落座,有丫頭上前給玉妍斟了茶,玉妍瞧著那茶湯,心里也知曉國公爺這客氣的后頭定然是藏著大風暴呢,不過,既來之則安之,玉妍并不畏懼于此?!俺す魅誦⌒拇?,實在是有當年先敏霽皇太后之遺風啊?!?br />
    玉妍冷不丁聽見褚國公爺說了這么一句話,心里很是驚訝,國公爺捋著胡須,“實不相瞞,葉氏太后她老人家時常與我說起長公主,夸贊長公主聰明伶俐,最是識得大體,胸中有萬千丘壑?!庇皴睦锿范怨惱饣安⒉壞閉?,不過,她只是微微笑著并不接話茬兒。果然,國公爺咳嗽了一聲兒,“長公主,女子無才便是德。依我身為一個長輩之見呢,女子太過聰慧剛強了,是福也非福?!?br />
    這話說出口來,就讓玉妍無法再微笑著裝賢淑了?!骯饣?,妍兒真真兒有些糊涂了。怎么公爹這是在責怪本宮么公爹也未免太過看中本宮的能耐了。俗話說一個巴掌拍不響。本宮縱然有天縱之才,也需有人愿意按著本宮的計謀行事才可,文氏九姑娘放著金尊玉貴的侯爺夫人不做,卻甘愿委身于本宮的駙馬公爹您也是明眼人,這事兒,便是放在任何一位大寧的閨秀身上,怕是人家都是要斷然拒絕的。本宮又怎么能強了人的心呢”

    “哼哼長公主果然是一張利嘴,怪不得葉氏太后娘娘一見了公主就歡喜非常,當年的先敏霽太后亦是如此,不過,先敏霽太后她天生得文采斐然,她善辯,卻從來都是為了旁人而辯,為著救人幫人而辯,她本人,再沒有她那么淡泊名利的女子了?!?br />
    玉妍在公爹的眼中瞧見了一抹深沉的緬懷愛慕之色。不過,此時她可無心細究這些陳年的粉事?!骯趺此當閽趺詞橇?。本宮身為國公府的兒媳又怎么敢與公爹強辯既然公爹您已給兒媳定了罪,不如就讓本宮也聽聽公爹您是預備如何發落本宮吧56書庫不少字”

    這話說出來帶著一股子決然的味道,卻是將褚國公爺唬了一跳,他瞇起眼睛,頭一次細細打量了玉妍好半晌,末了,褚國公爺哈哈大笑,“不愧是葉氏太后看重的人,自然就有過人之處好既然長公主您說到了這兒,我身為長輩自然也不能太過小家子氣了。文氏送出國公府,落發出家也好,上吊服毒也罷,之離了咱們國公府便罷了?!?br />
    見玉妍抬眼瞧著自己,國公爺并不以為意,“長公主您就莫要操心這些事物了。只需靜養便罷了。老三他昨夜是糊涂了,還望長公主您莫要同他計較了?!?br />
    這話56書庫 ,屋子里一陣沉默。玉妍端著那茶,盯著那茶湯愣了半日的神兒,就在國公爺以為她不出聲就是默認了的時候兒,玉妍也哈哈大笑起來?!骯饈遣輝市硐備徑畢透狙皆趺慈氖嫌辛四塹仁鹿?,本宮都想著要成全她們了公爹您卻執意痛下殺手,天下哪里有不透風的墻傳揚出去,難免要招人詬病,也要寒了文家的心?!?br />
    就在國公爺要反駁之時,玉妍搖了搖手指,她不給國公爺說話的機會,接著說道,“這些也不過就是明面兒上的事兒罷了。公爹也不必憂心這些事兒,因為本宮根本就不會讓文氏白受了這一場冤屈但凡女子,既然已被男子戲,又憑什么就讓她心甘情愿或死或者落發為尼若是要如此處置女子,那么男子呢閹割還是剃度還是送官法辦”

    見國公爺的一張臉都漲得通紅起來,玉妍站起身,瞧著國公爺,“公爹您一向是個寬厚之人,也深得本宮的敬佩。本宮曉得公爹您從來都瞧不上文氏九姑娘,可是,她只是一個弱女子,背負著家族,背負著父母恩情,她有今日,有太多的湊巧,為何公爹您就不能如本宮一般欣然接受了她,給她一條活路她不是壞女子,更不是惡人。難道僅僅為著個旁人都不知曉內情的所謂名聲二字就要將她的一生這么活生生地毀去么本宮今日就將話放在此處,文氏同三爺這樁事兒,本宮無論如何都是要成全的,公爹若是不允,咱們就到皇兄跟前辯個清楚明白?!?br />
    “你你”國公爺氣得從椅子上一下子就站立起來,他瞪著眼睛盯著玉妍,“你,你好大的膽國公府還輪不到你來當家”玉妍也毫不示弱,“公爹,本宮沒想著做咱們國公府的主,一直以來,不都是婆母她老人家在主持府中的中饋么媳婦兒只是想給我的xianggx尋一房有情有義的平妻罷了,怎么這樣的小事兒,公爹跟婆母也是要管的么”

    “什么有情有義一派胡言你當我不曉得你們二人干的這好事兒江氏她雖然有些著三不著兩,不過,今日之事,她說的話,我還是能聽明白的。長公主,咱們既已是一家人,何不彼此留著些顏面,你,你,你從前的那些事兒,我也就當做是過眼云煙罷了?!?br />
    玉妍讓國公爺這話氣得仰倒,她shango剛剛昏迷了,如今又與自己的公爹長輩唇槍舌劍了一番,她覺著有些疲憊,不過,她知曉今日她不能放棄,否則,文氏那短暫的青春年華就要葬送在她的手上。她扶著桌子努力讓自己支撐住。

    “文氏進門做駙馬平妻一事本宮已擬好了折子遞進了宮中,恕本宮妄言,公爹您還是好生勸勸婆母,只求文氏入門,您二老能接了她這一杯媳婦茶罷了?!閉饣八檔檬撬鈉槳宋?,沒有一點兒示弱的意思。褚國公爺聽在耳朵里就如同一陣陣滾雷在頭頂炸響。他猛地一拍桌子,“你休想”

    玉妍還未來得及說什么,外頭褚候跟褚三爺就破門而入,“爹爹父親”二人入門就跪倒在地,“還請父親恕罪”

    褚國公爺瞧著自己的兩個兒子又瞧了瞧氣定神閑的玉妍,他悲哀地搖了搖頭,“逆子孽障你們,你們太太地膽大包天了來人呀請家法本國公爺今日要用祖宗的家法好好兒教訓這些不肖的子孫”

    小廝們得令,哪里敢真的去請家法,左右瞧瞧,拿不定主意,玉妍涼涼地說了一句話,氣得國公爺差一點兒暈過去,她說,“既然公爹您要教子,本宮就先行告退了二伯跟駙馬爺領了家法就是了。不過,本宮有一句話放在前頭,十日之后迎文氏入門,若是駙馬今日被打得重了呢,那一日文氏就跟公雞拜堂,若是駙馬爺不幸今日被打出了個好歹來,也是文氏的命了。公爹您仔細些身子骨兒,本宮就少陪了?!?br />
    褚候跟褚三爺跪在一邊兒,聽著玉妍的這些話,心里頭當真是五味雜陳?!俺す?,還請您少些兩句吧父親他乃是國公府的當家人,父親教訓兒子媳婦,您這些話,就是大逆不道”褚候低著頭說出了這么一番話,瞧著像是在怪責玉妍,實際也是想護著她些個,生怕她吃了眼前虧。

    玉妍聽在耳朵中卻全不是這么一回事兒,她心里不由得又想起昨晚和今日一早在國公夫人正房中褚候說的那些話來,“本宮的事兒還不勞動二伯您操心。你們男人能將女子的一顆真心棄若敝履,本宮卻是做不到如此的灑脫。不論怎么樣,文氏九姑娘的命本宮是保定了。她與三爺的這段姻緣,本宮也定要成全?!?br />
    195公爹面前保九湘

    195公爹面前保九湘是 由56書庫址:.

    195公爹面前保九湘

    連媽一席話說得玉妍雖然心里頭多少有些個不自在。不過終究還是躺在床上反思了這些日子以來的這些事兒?!鞍Α庇皴玖艘豢諂?,心里也知曉,此次她自作主張終究還是挑戰了褚候作為一個男人的權威。是以,褚候惱怒之極。在他看來,他可以寵著玉妍也可以變著法子哄著玉妍高興,但是,他不能容忍玉妍自作主張做了這么大的一件事情。

    國公夫人到了午后還未醒來,聞訊歸來的褚國公爺瞧了瞧國公夫人便著人來請敬敏柔長公主到書房。玉妍只帶了聽琴一個丫頭到了國公爺的書房,門外頭立著褚三爺跟褚候,文氏九姑娘并不在此地。

    玉妍漠然地自褚候的身邊兒經過,她連眼皮都未抬一下兒。聽琴跟二爺和三爺見禮,玉妍也只當沒有聽見,昂著頭就徑直到了國公爺的書房門口,讓小廝們入內稟報了,國公爺親自開了門,“有請敬敏柔長公主?!?br />
    “公爹如此客氣,實在是折煞了兒媳。兒媳何德何能當得起公爹您一個請字?!庇皴焐峽推?,腳步卻不曾有半點兒遲疑就進了國公爺的書房。

    褚候終于忍耐不住,他咳嗽了一聲兒,“爹爹容稟?!彼虻乖詰?,國公爺鐵青著臉面,玉妍仍舊沒有回頭?!暗?,此事實在不關敬敏柔長公主的事兒。都是三弟他,他酒后亂性,還望爹爹您明察?!?br />
    國公爺的臉面愈加鐵青了幾分。他瞪了褚候一眼,又對著玉妍說了一句,“長公主請?!庇皴愕閫?,邁步入內。

    二人見了禮,落座,有丫頭上前給玉妍斟了茶,玉妍瞧著那茶湯,心里也知曉國公爺這客氣的后頭定然是藏著大風暴呢,不過,既來之則安之,玉妍并不畏懼于此?!俺す魅誦⌒拇?,實在是有當年先敏霽皇太后之遺風啊?!?br />
    玉妍冷不丁聽見褚國公爺說了這么一句話,心里很是驚訝,國公爺捋著胡須,“實不相瞞,葉氏太后她老人家時常與我說起長公主,夸贊長公主聰明伶俐,最是識得大體,胸中有萬千丘壑?!庇皴睦锿范怨惱饣安⒉壞閉?,不過,她只是微微笑著并不接話茬兒。果然,國公爺咳嗽了一聲兒,“長公主,女子無才便是德。依我身為一個長輩之見呢,女子太過聰慧剛強了,是福也非福?!?br />
    這話說出口來,就讓玉妍無法再微笑著裝賢淑了?!骯饣?,妍兒真真兒有些糊涂了。怎么公爹這是在責怪本宮么公爹也未免太過看中本宮的能耐了。俗話說一個巴掌拍不響。本宮縱然有天縱之才,也需有人愿意按著本宮的計謀行事才可,文氏九姑娘放著金尊玉貴的侯爺夫人不做,卻甘愿委身于本宮的駙馬公爹您也是明眼人,這事兒,便是放在任何一位大寧的閨秀身上,怕是人家都是要斷然拒絕的。本宮又怎么能強了人的心呢”

    “哼哼長公主果然是一張利嘴,怪不得葉氏太后娘娘一見了公主就歡喜非常,當年的先敏霽太后亦是如此,不過,先敏霽太后她天生得文采斐然,她善辯,卻從來都是為了旁人而辯,為著救人幫人而辯,她本人,再沒有她那么淡泊名利的女子了?!?br />
    玉妍在公爹的眼中瞧見了一抹深沉的緬懷愛慕之色。不過,此時她可無心細究這些陳年的粉事?!骯趺此當閽趺詞橇?。本宮身為國公府的兒媳又怎么敢與公爹強辯既然公爹您已給兒媳定了罪,不如就讓本宮也聽聽公爹您是預備如何發落本宮吧56書庫不少字”

    這話說出來帶著一股子決然的味道,卻是將褚國公爺唬了一跳,他瞇起眼睛,頭一次細細打量了玉妍好半晌,末了,褚國公爺哈哈大笑,“不愧是葉氏太后看重的人,自然就有過人之處好既然長公主您說到了這兒,我身為長輩自然也不能太過小家子氣了。文氏送出國公府,落發出家也好,上吊服毒也罷,之離了咱們國公府便罷了?!?br />
    見玉妍抬眼瞧著自己,國公爺并不以為意,“長公主您就莫要操心這些事物了。只需靜養便罷了。老三他昨夜是糊涂了,還望長公主您莫要同他計較了?!?br />
    這話56書庫 ,屋子里一陣沉默。玉妍端著那茶,盯著那茶湯愣了半日的神兒,就在國公爺以為她不出聲就是默認了的時候兒,玉妍也哈哈大笑起來?!骯饈遣輝市硐備徑畢透狙皆趺慈氖嫌辛四塹仁鹿?,本宮都想著要成全她們了公爹您卻執意痛下殺手,天下哪里有不透風的墻傳揚出去,難免要招人詬病,也要寒了文家的心?!?br />
    就在國公爺要反駁之時,玉妍搖了搖手指,她不給國公爺說話的機會,接著說道,“這些也不過就是明面兒上的事兒罷了。公爹也不必憂心這些事兒,因為本宮根本就不會讓文氏白受了這一場冤屈但凡女子,既然已被男子戲,又憑什么就讓她心甘情愿或死或者落發為尼若是要如此處置女子,那么男子呢閹割還是剃度還是送官法辦”

    見國公爺的一張臉都漲得通紅起來,玉妍站起身,瞧著國公爺,“公爹您一向是個寬厚之人,也深得本宮的敬佩。本宮曉得公爹您從來都瞧不上文氏九姑娘,可是,她只是一個弱女子,背負著家族,背負著父母恩情,她有今日,有太多的湊巧,為何公爹您就不能如本宮一般欣然接受了她,給她一條活路她不是壞女子,更不是惡人。難道僅僅為著個旁人都不知曉內情的所謂名聲二字就要將她的一生這么活生生地毀去么本宮今日就將話放在此處,文氏同三爺這樁事兒,本宮無論如何都是要成全的,公爹若是不允,咱們就到皇兄跟前辯個清楚明白?!?br />
    “你你”國公爺氣得從椅子上一下子就站立起來,他瞪著眼睛盯著玉妍,“你,你好大的膽國公府還輪不到你來當家”玉妍也毫不示弱,“公爹,本宮沒想著做咱們國公府的主,一直以來,不都是婆母她老人家在主持府中的中饋么媳婦兒只是想給我的xianggx尋一房有情有義的平妻罷了,怎么這樣的小事兒,公爹跟婆母也是要管的么”

    “什么有情有義一派胡言你當我不曉得你們二人干的這好事兒江氏她雖然有些著三不著兩,不過,今日之事,她說的話,我還是能聽明白的。長公主,咱們既已是一家人,何不彼此留著些顏面,你,你,你從前的那些事兒,我也就當做是過眼云煙罷了?!?br />
    玉妍讓國公爺這話氣得仰倒,她shango剛剛昏迷了,如今又與自己的公爹長輩唇槍舌劍了一番,她覺著有些疲憊,不過,她知曉今日她不能放棄,否則,文氏那短暫的青春年華就要葬送在她的手上。她扶著桌子努力讓自己支撐住。

    “文氏進門做駙馬平妻一事本宮已擬好了折子遞進了宮中,恕本宮妄言,公爹您還是好生勸勸婆母,只求文氏入門,您二老能接了她這一杯媳婦茶罷了?!閉饣八檔檬撬鈉槳宋?,沒有一點兒示弱的意思。褚國公爺聽在耳朵里就如同一陣陣滾雷在頭頂炸響。他猛地一拍桌子,“你休想”

    玉妍還未來得及說什么,外頭褚候跟褚三爺就破門而入,“爹爹父親”二人入門就跪倒在地,“還請父親恕罪”

    褚國公爺瞧著自己的兩個兒子又瞧了瞧氣定神閑的玉妍,他悲哀地搖了搖頭,“逆子孽障你們,你們太太地膽大包天了來人呀請家法本國公爺今日要用祖宗的家法好好兒教訓這些不肖的子孫”

    小廝們得令,哪里敢真的去請家法,左右瞧瞧,拿不定主意,玉妍涼涼地說了一句話,氣得國公爺差一點兒暈過去,她說,“既然公爹您要教子,本宮就先行告退了二伯跟駙馬爺領了家法就是了。不過,本宮有一句話放在前頭,十日之后迎文氏入門,若是駙馬今日被打得重了呢,那一日文氏就跟公雞拜堂,若是駙馬爺不幸今日被打出了個好歹來,也是文氏的命了。公爹您仔細些身子骨兒,本宮就少陪了?!?br />
    褚候跟褚三爺跪在一邊兒,聽著玉妍的這些話,心里頭當真是五味雜陳?!俺す?,還請您少些兩句吧父親他乃是國公府的當家人,父親教訓兒子媳婦,您這些話,就是大逆不道”褚候低著頭說出了這么一番話,瞧著像是在怪責玉妍,實際也是想護著她些個,生怕她吃了眼前虧。

    玉妍聽在耳朵中卻全不是這么一回事兒,她心里不由得又想起昨晚和今日一早在國公夫人正房中褚候說的那些話來,“本宮的事兒還不勞動二伯您操心。你們男人能將女子的一顆真心棄若敝履,本宮卻是做不到如此的灑脫。不論怎么樣,文氏九姑娘的命本宮是保定了。她與三爺的這段姻緣,本宮也定要成全?!?br />
    195公爹面前保九湘

    195公爹面前保九湘是 由56書庫址:.


如果您喜歡,請把《錦繡深宅》,方便以后閱讀錦繡深宅195公爹面前保九湘后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錦繡深宅195公爹面前保九湘并對錦繡深宅章節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請后臺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