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去马赛克软件:仙徊

第333章 殲敵

類別:其他類型 作者:笛沃 本章:第333章 殲敵

去马赛克软件 www.tksuvr.com.cn 請收藏本站域名://www.tksuvr.com.cn 防止遺忘,或在百度搜索“去马赛克软件”,謝謝大家捧??!


    由于楊云的警覺,鬼影趁夜偷襲的計劃失敗,只能尾隨追擊。

    鬼影穿過已空一人的營帳時,引發了珠兒布置的爆炸法陣,數十精銳死傷,其中還包括了一個供奉。

    損失慘重之余,剩下的鬼影咬牙切齒,發誓要追上二楊誅殺泄憤。

    在大批供奉加入后,鬼影的實力大增,這些供奉雖然沒有正宗的修煉者,多半是和楊云兩人一樣,得了某些野路子傳承的半吊子,但是人多勢眾,其中有真本領的供奉也有十幾人,楊云和珠兒陷入苦戰,相互掩護著且戰且逃。

    一時間拿不下楊云兩人,那些供奉和鬼影精銳就泄憤般開始屠戮平國兵士。他們單打獨斗不是楊云和珠兒的對手,但是欺負普通兵將還是不在話下。

    楊云兩人于是離開大隊,將鬼影引向北方連綿的山區。

    數日間奔逃廝殺,連續苦戰了二十多場,楊云和珠兒逃進茫茫大山深處,身后留下了一路敵人的尸體,代價是兩人都身負重傷。

    天降暴雨,山中泥石橫流,一直像獵犬般追攝在后面的敵人暫時消失了,楊云和珠兒得到了喘一口氣的機會。

    兩個人相互扶持著,踉踉蹌蹌沖入一間山洞。

    黑暗中一聲悶吼,一只莽熊發現老窩受到侵犯,暴怒撲了過來。

    大山深處的這種莽熊力大窮,一身厚皮刀槍不入,在山中還能速恢復體力,幾乎可以算一種低等的妖獸,非常難對付。

    珠兒手一揚,將一道白光打入莽熊額頭。頓時熊眼中的紅光消失了,巨熊停了下來,在山洞中焦躁地繞著圈子。

    “去,巡視山下。殺死所有兩條腿立著走路的東西?!敝槎Π顏獾酪饈豆噯朊艿哪閱?。

    莽熊遲疑地搖晃了一下腦袋,最后還是視了楊云兩人,扭動著上千斤的龐大身軀,朝著洞外的雨幕爬去。

    臨去時莽熊一聲低沉的吼鳴,震得山洞中簌簌落下不少塵土。

    珠兒顧不得落了滿頭的土,先攙著楊云背倚巖壁坐下來楊云的傷勢重一些,在進山洞前的一段路,幾乎是靠珠兒拖著進來的。

    然后珠兒自己也挨著楊云坐下,一時間兩人都沒有說話,抓緊時間運功調息。

    過了一炷香的時間。珠兒首先睜開眼睛,“那只蠢熊掛了,不知道干掉一兩個家伙沒有?!?br />
    楊云臉色的血色恢復了一些,搖搖頭說道:“這是你最后一張御獸符了吧”

    珠兒嘻嘻一笑,“是啊,所有符箓都用光了,對了還剩兩張土甲符,不過沒什么用,套上這東西慢得像龜爬??剎皇屎顯勖翹用??!?br />
    楊云沉默,自己身上的符箓、法器早就用光了,經過剛才的調息,也不過是勉強壓制了傷勢。

    普通的鬼影基本已經被消滅了。就算還剩一些也法在這群山中跟上自己,已經被甩到了后面。現在還緊追不舍的只有五個鬼影供奉,雖然和最初的時候比人數劇減,可是這五個人都是硬手。自己和珠兒全盛的時候要拿下他們也不是容易的事情,何況現在身帶傷勢,補給也沒有了。

    “不能這么逃下去了。雨一停那五個人就會圍追上來?!毖鈐憑齠系廝檔?。

    “那怎么辦”珠兒擔心地看著楊云。

    “扶我到這個洞里邊探一探,我感覺這里不太簡單?!?br />
    “好?!?br />
    兩人互相扶著朝洞穴深處走去,楊云還取出一柄匕首,不時從洞壁上撬下幾顆石塊檢視。

    洞穴深處一絲光亮都沒有,珠兒從懷中取出一枚雞蛋大的明珠,幽幽發出一蓬光芒,將洞壁染成了淡綠色。

    “這里”楊云突然面露喜色,在珠光照耀下,一處洞壁明顯有異,在暗黑色的巖壁上夾雜著一條黃褐色的石脈。

    用匕首從石脈上撬下一顆碎石,石頭主體是黃色的,但是顏色不純,里邊有很多赤黑色的顆粒。楊云仔細看了一會兒,說道:“果然是一條土系靈脈,不過這晶石品級很差?!?br />
    珠兒也看了看,“是很差,這么低級的晶石沒什么用吧,全是雜質,拿來修煉可不行,提煉還要費不少功夫,也許只能摻在其他材料里煉低等的法器?!?br />
    楊云心情甚好,笑著說道:“就是要這種晶石,現在給我們一堆高級晶石也沒用,反而這種正好?!?br />
    “為什么”

    “這晶石的雜質多,蘊含的靈力不穩定,法用來吸收修煉,平時這就是廢料,可現在就是我們救命的東西?!?br />
    珠兒一驚,“你要布法陣引爆整條靈脈,把后面五個家伙一打盡”

    楊云眼中閃過狠厲的神色,“他們要殺羊,難道我們就這樣乖乖讓他們殺就算已經沒力氣了,也要拖著他們一起下地獄。引爆整條礦脈,威力又集聚在狹窄的洞穴里,他們五個命再大也死定了?!?br />
    珠兒拍手道,“就這么干,正好我們還有土甲符,能額外防護土系法力傷害,我們沒那么容易死?!?br />
    楊云點頭,土甲符提供的防護當然也被他考慮在內了。

    說干就干,主要是楊云為主,他精通法陣,珠兒在旁邊打打下手,不時用法力支援一下。

    時間一點點過去,現在兩人最擔心的就是洞外的暴雨突然停止,敵人在他們還沒有布置好的時候就沖進來。

    隨著法陣的布置,兩人發現這洞里的土系靈脈竟然不止一條,除了最初發現的以外,還有一條竟然在地下,珠兒不小心踢到一顆石頭兩人才發現。

    時間不夠,楊云只是順著這條的靈脈簡單挖掘了兩下,判定這條靈脈的規模不小,而且一路向著地底深處延伸。楊云即喜又憂,這下法陣的威力是大了,只是不知道土甲符能不能撐住。轉念又一想,土甲符就算能頂住法陣爆發的威力,但是山洞經此一炸多半會塌方。自己和珠兒傷勢沉重,法力也瀕臨枯竭,幸存下來的希望本來就渺茫之極,那么還不如在剛爆炸的時候和敵人一起死去。

    因為的靈脈,楊云不得不調整法陣的布置,又多花了半個時辰的時間。好在雨一直沒有停,敵人也沒有這時沖進來。

    敵人中有一個供奉擅長追蹤法術,因為他楊云兩人一直法擺脫追兵。在雨中那個人的法術效果會減弱,因此敵人謹慎地封鎖住外圍,等待暴雨停止。

    雨勢漸漸小了。楊云長舒一口氣,他剛剛布置好了最后一個法陣節點。

    完成法陣后,疲勞和傷勢一起涌了上來,楊云面色發白地席地而坐,珠兒拉著他的手,把頭枕在楊云的肩上。

    兩個人默默坐著,靜聽著洞外呼嘯的風雨之聲。兩個人心里都清楚,這恐怕已經是他們最后的時刻。但兩人誰都沒有害怕,能這樣待在一起。心中只有喜樂平安的感覺。

    珠兒微閉著眼,沉沉似睡了過去,楊云嗅著她頭發的味道,心中只想能一直這樣坐著。直到地老天荒。

    雨終于停了,烏云散去,天光透射進洞窟里,珠兒一下驚醒了過來。她取出兩張土甲符。拍在楊云和自己身上。

    黃光在兩人身上一閃而沒,頓時身體多了一種厚重的感覺,仿佛背負上了一層厚厚的巖石。

    幾個人影在洞口處閃現出來。

    一個白袍老者呵呵笑道?!岸謊罱?,怎么不再跑了”

    楊云微微一笑,“諸位供奉,既然來了怎么還不進來,難道你們怕楊某在這里設下的埋伏”

    大言不慚,虛張聲勢,五個供奉同時想道。

    楊云和珠兒的傷勢極為,甚至連身上的法力都控制不住出現了發散。幾個供奉都眼珠雪亮,知道楊云二人已經是油盡燈枯了,只怕自己上去輕輕推一下就倒了。

    不止一人心中后悔,早知如此自己就趁雨獨自摸過來了。這些人加入鬼影的供奉,一部分是因為盛國的籠絡,大的原因則是貪圖楊氏二人的功法。誰都知道,二楊年紀輕輕,也沒有師承,可是修為不俗,比在場修煉了大半輩子的供奉都高,一定是身懷了不得的功訣。

    五個人互視一眼,楊氏兄妹已不足慮,自己的對頭恐怕已經變成了身邊的這些人。

    珠兒手一揚,露出一本閃耀著白光的功訣法冊。她高聲道:“哥哥,點毀去功法,我們死也不留給這些垃圾?!?br />
    呼、呼、嗖嗖

    幾個供奉各展絕學,向洞內撲來。

    其中三人身化流光射來,一邊急撲一邊砰砰砰地相互交手。

    另一個麻衣駝子身子一縮,身形竟然消失不見,只見地上一道黑影飛地游動過去。

    那名白袍老者慢了半拍的樣子,卻是從懷中取出一道法符,向地上一丟,頓時現出一個閃閃發光的法符,老者舉步一踩,一陣光芒閃過,他后發先至,直接出現在了珠兒的身側。

    白袍老者面露狂喜,伸手抓向珠兒手中的法冊。這一抓是虛勢,他心中已經考慮好了三種后招,既要奪取秘籍,還要防備珠兒的垂死反撲,要對付急紅眼飛撲過來的其他供奉。

    手中一沉,這一抓竟直接得手了。

    沉甸甸的法冊捏在手中,白袍老者卻傻眼了。剛才珠兒簡直是配合他,這邊一伸手,珠兒就將法冊遞給過來似的。

    是個陷阱白袍老者差點就將到手的法冊扔出去。好在他經驗豐富,在一瞬間判斷出來這絕對是貨真價實的法冊,而且上面沒有附帶什么亂七八糟的東西。

    想禍水東引,趁我們相互爭斗,好趁亂逃走白袍老者自以為看透了珠兒和楊云的心思。他心中暗自好笑,年青人想得還挺好,可是已經結下深仇大恨,自己焉能讓你們有機會逃出生天相信其他幾個供奉也明白這個道理。

    白袍老者一揚眉,想號召其他供奉先誅殺二楊再爭奪功訣。

    他還沒有開口,一股恐怖之極的氣息從楊云的身下散發出來。

    一瞬間,所有供奉都面色遽變,亡命向外飛逃。

    轟!

    法陣爆發,橫暴的能量在狹小的空間中肆虐,撕毀所遇到的一切物體。

    沒有一個供奉來得及逃出洞穴,一團滾滾的黃煙從洞口噴發出來,宛如虬龍般奔騰飛升。然后傾瀉的土石就封閉了洞口,將黃龍的身體截斷。

    悶雷一聲接著一聲,整個山體都在顫動著。

    那道深入地下的靈脈異常綿延,一直通到山體最深邃的地方。

    連綿的爆炸仿佛沒有窮盡,最后整個山體都在爆炸中傾斜滑泄起來。

    靠著土甲符對同系法力的防御,楊云和珠兒頂住了最初的爆炸,但被數土石深深埋在山腹。

    后續的爆炸震松了山基,引發了山體滑坡,土石如同洪水般滾滾而下,楊云和珠兒竟然奇跡般地又浮出了地面。

    兩人攀附在一塊巨石上,像乘舟般在泥石中漂流。

    這塊巨石可不是運氣,楊云在布置法陣的時候就發現了這塊藏在洞壁中,只露出側面的堅硬巖石,所以最后關頭和珠兒坐在了它的旁邊。

    兩人一手緊緊抓住巨石,另一只手緊緊扣在一起。

    楊云縱聲而笑,血水從嘴角和耳朵中流淌個不停,但他渾不在意。

    珠兒哭了,她知道楊云已經很難撐下去了,沉重的傷勢隨時能奪去他的生命。

    在朦朧的淚光中,珠兒看到抖動的天空中出現了一道綠光。

    一道青綠色的門戶懸立在空中,門的那一邊模模糊糊有一個人影。那個人似乎正俯下身子,向這邊伸出手來。,


如果您喜歡,請把《仙徊》,方便以后閱讀仙徊第333章 殲敵后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仙徊第333章 殲敵并對仙徊章節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請后臺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