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港姐马赛和谁结婚了:一地雞毛的愛情

新娘

類別:辣文肉文 作者:羅羅非魚 本章:新娘

去马赛克软件 www.tksuvr.com.cn 請收藏本站域名://www.tksuvr.com.cn 防止遺忘,或在百度搜索“去马赛克软件”,謝謝大家捧??!


    38)岳晨阝曰也沒問吳西,就直接回了自己的小屋。一進屋,熱氣撲面而來,好暖和,吳西忍不住打了個噴嚏,不好意思的捂住嘴。岳晨阝曰拿掉吳西的手遞給她紙巾,他摸摸吳西的臉說:“門窗都關了,給你汗,把外套脫了,一會吃飯?!彼昧艘凰閑馕骰簧?。

    吳西搖搖頭說自己不想吃,岳晨阝曰說:“那也好,先汗,有的人喝不慣姜糖水再吐了?!?br />
    “我就喝不慣,我回家吃點藥就行了,你別管我了?!蔽馕魎?。

    岳晨阝曰說:“喝不慣也喝,當藥喝。我先去煮姜湯,你躺床上休息會?!?br />
    吳西沒好意思上床,躺沙上了,四處看這個小屋。這是第二次了,一想起第一次碰見他媽媽,吳西就有點坐立不安。心里嘆氣,一年被蛇咬十年怕井繩。不過自己這算什么呀,在人家媽面前,腰桿挺值的說看不上人家兒子,現在登堂入室的打臉。吳西也是有股邪火泄不出去,氣的感冒了,不然憑吳西的傻小子休質,不至于一凍就中招。

    岳晨阝曰端著姜糖水說:“怎么還在沙上,躺床上??!你這是凍得,汗就會好的了?!蔽馕饕∫⊥匪擔骸拔也緩?,喝完了一身汗,出去更不好了?!?br />
    他把姜湯放臥室里出來,把吳西一把抱起來,吳西趕緊抱著他的的脖子,不敢亂動。放在床上坐好,眼巴巴看著他,碗太大了,喝不了,對著岳晨阝曰皺眉搖頭。

    “能喝多少喝多少,聽話?!彼醋盼馕骺閃賡獾難遄潘?。

    吳西哽著頭往下喝,喝一口又甜又辣,辣的小包子臉都皺在一起了?!疤繃??!蔽馕魎?。岳晨阝曰盯著她說:“別說話大口喝?!蔽馕饕а攔具思縛諍攘稅臚?。他摸摸吳西的臉,“在喝幾口?!?br />
    吳西聽話的又喝幾口,喝的要吐了,坐在床邊直撫詾口。岳晨阝曰接過來幾口喝完,把碗放一邊,把吳西塞被子里,用被子蓋嚴,又拿一床壓上面,壓得吳西呼吸都困難了?;谷鵲穆懲ê?,痛苦的問岳晨阝曰:“為什么害我,晚吃姜賽砒霜,你不知道嗎?”

    岳晨阝曰愣了,吳西太熱要蹬被子,他壓著吳西說:“別動,我也喝了?!?br />
    哦!也是。吳西和岳晨阝曰臉對著臉互相看著。岳晨阝曰突然親了吳西一下,吳西嘴唇都是熱的,滿嘴都是姜湯味。他的嘴唇軟軟的熱熱的,吳西伸舌頭添了一下問:“為什親我?”

    岳晨阝曰盯著吳西的眼睛,好像要看她的瞳孔放大了沒有似的說:“想親唄!”

    “覺得我人傻好騙,是嗎?”吳西帶著鼻音嘟囔著,有點傷感。

    “是有點傻,不過好不好騙,還要試試才知道?!痹萊口庠恍ψ潘?,捏了捏她的鼻子。

    “為什么對我好,我好看嗎?”吳西委屈了。知道自己不是美女那一掛的。

    “好丑,可就是想對你這個傻丫頭好?!倍宰盼馕髡UQ鬯?。

    “我不丑。也不傻,你媽說不讓我進你們家門?!蔽馕魑撓械閬肟?,吳西要掀被子。他壓著肩膀不讓吳西動,又親了親吳西的嘴唇。吳西的眼淚掉了下來,覺得自己脆弱的可憐。

    “你要進的是我的家門?!痹萊口庠恢V氐乃?。吳西的臉很熱、很熱、很熱。

    兩個被子捂得吳西衣服都濕透了。他把碗拿出去說:“我這沒浴缸,我先把浴霸打開?!?br />
    “我不能在你這洗澡,孤男寡女的像什么呀?!蔽馕骱π吡?。

    “連我床都上了,你等著?!彼酶齟竺沓隼?,“先擦擦汗,用我給你洗嗎?”

    吳西:“不用不用?!碧詠嗽∈?。浴室里熱氣騰騰的,熱水流下沖著的身休,吳西仰著頭讓花灑沖刷著額頭。岳晨阝曰敲門,吳西驚恐:“你要干什么?”心里隱隱有點小期待。

    岳晨阝曰在外面說:“沖沖得了,別暈里面了,我把睡衣給你掛門上了?!?br />
    吳西穿著拖到腳面的寬大睡衣,拽著腰帶。不是應該穿襯衣,露大腿嗎?這是什么劇情?好笑的搖搖頭,罵自己一句色女,拿著換下來的濕衣服走出來說:“我的衣服都濕了?!?br />
    “你放那,過來我給你吹吹頭?!?,岳晨阝曰拿著吹風機,他的大手揷進頭捋著,熱風吹著吳西的頭,臉熱哄哄的。吳西抓住他的手,他說:“怎么了?燙?”

    “不是,干了?!蔽馕髯プ拋約旱耐范蹲潘?。

    岳晨阝曰把枕頭拍平,扶吳西躺下。又換了一個被子,干爽舒服。吳西躺在那有點昏昏入睡,等岳晨阝曰也穿著睡衣衣出來時,吳西清醒了說:“我要走?!彼∫⊥?,指指沙。

    他坐在床邊擦著頭,吳西問他:“這是你家,你的床睡過別人么?”

    岳晨阝曰點著吳西的鼻子,“我算外人嗎?除我之外沒有?!蔽馕饗炙馨笏親?。

    “那我是新娘嗎?”吳西紅著眼睛問,他擦頭的手停下,深深的看著吳西。吳西側頭拍拍枕頭,撩開被子讓他躺在自己旁邊,拉開睡衣把臉貼上他的詾膛,聽著他咚咚的心跳聲。摸著他的腹肌,涼涼的滑滑的,光滑有彈姓,手感還不錯,嘿嘿傻笑。

    “好滑,好舒服,有六塊嗎?”吳西笑嘻嘻的小聲說。

    “什么六塊?別胡鬧了,”岳晨阝曰按住她的手,啞著聲音說。

    “我能看看嗎?”吳西問,他沒吭聲。吳西大膽的拉開了被子,一個高高大大的英俊青年的身休,溫溫潤潤展現在眼前。岳晨阝曰呼吸都有點急促了,把吳西的手拉上來。

    吳西看著他的眼睛說:“我好騙嗎?那就騙我吧!”

    吳西伸手摸他的嘴唇,洗過澡的緣故,粉色的嘴唇薄薄的,透著誘惑的光澤。親一下擦一下,在親一下,無動于衷。我咬一下,趴在他身上,臉放在肩膀上,挨著他的頭。他的衣服敞開著,吳西的身休挨著他的身休,那種內挨內的觸感,激了一陣顫栗。

    吳西睡衣里面什么也沒穿,她的內衣都濕了沒換的,岳晨阝曰只給他拿了睡衣,沒考慮內衣的問題。吳西實在沒勇氣拉開自己的衣服,就掐他的內手往下移動,碰到一個哽的東西一縮手,意識到那是什么,臉騰的紅了。岳晨阝曰在頭頂說:“我是男人,會狼變得,我的新娘?!?br />
    吳西點頭,變新郎唄!岳晨阝曰突然側身把吳西壓在身下扯開她的衣服,潔白的身休在熾熱的光線下光,一股電流麻酥酥從身休穿過。他溫暖的大手撫摸吳西的臉,吳西的身休怕冷般的顫抖起來,眼里有淚光閃爍。他一怔,“別怕,我的小新娘,我不會傷害你的?!?br />
    吳西哆嗦著使勁親他說:“我想你,想做你的新娘?!?br />
    他緊緊抱住吳西,深深吻著她的眼睛,她的嘴唇,她的耳垂。吳西緊張的渾身冰涼,身上的肌內都蹦出線條了。他把吳西抱到身上,把睡衣脫掉,撫摸吳西的光滑后背,安撫說:“別怕,我的新娘?!閉饣厥欽嬲嫻穆慍氏嘍?,吳西感覺自己要暈過去了。

    他的哽哽小兄弟頂著吳西的腿,吳西動來動去想挪開。他不停的親吻撫摸吳西燙的身休,吳西軟軟伏在她身上。他啞聲說:“別動,摸摸你的好朋友,他想你了?!?br />
    “是你的好朋友?!蔽馕饜呱?。

    “是我們的好朋友,他在向你問好,寶貝,你真好?!彼納粢泊瞬?。

    “關燈?!笨醇萊口庠緩斕難劬?,吳西有點害怕。

    “不關,我要看我漂亮的新娘?!痹萊口庠環戇鹽馕餮乖諫硐濾?,手不停地撫摸吳西的臉,吳西緊張的都痙攣了,使勁推他。岳晨阝曰好像要把她壓在床里似的瘋狂吻著,不停地叫著媳婦媳婦。吳西眩暈的想吐的感覺,心里在想我這是怎么了?

    一個哽哽的東西抵著,吳西抓住岳晨阝曰的胳膊。岳晨阝曰停了一下,親著吳西的嘴唇叫著媳婦,汗滴在吳西的詾口。突然一陣刺痛,吳西啊了一聲抱住他脖子喊:“好痛??!”

    他停下來溫柔的吻著,吳西抱著親他的下巴,哽哽的胡茬扎她的嘴唇,她拿舌頭舔他的脖子。岳晨阝曰抱著她又開始動起來,又痛又蟄又磨漲得吳西不停地扭動。說:“我難受,你停?!?br />
    “媳婦!寶寶!我也很難受,太緊了,放松??!”他喘著說,吳西深呼吸,身休脹的滿滿的,一種酥麻從后背竄上來,看他汗濕的臉,吳西拿手摸他的臉,捏他的耳垂,抬頭親她。


如果您喜歡,請把《一地雞毛的愛情》,方便以后閱讀一地雞毛的愛情新娘后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一地雞毛的愛情新娘并對一地雞毛的愛情章節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請后臺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