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赛克去除工具2.0:暖婚似陽

266試嫁衣

類別:都市言情 作者:卷卷淚 本章:266試嫁衣

去马赛克软件 www.tksuvr.com.cn 請收藏本站域名://www.tksuvr.com.cn 防止遺忘,或在百度搜索“去马赛克软件”,謝謝大家捧??!


    羅影帝是家戶喻曉的大明星,走到哪定然引來一番矚目,即便是如此高檔的餐廳,他亦遇到了自己的粉絲。

    兩粉絲激動壞了,覺得這餐廳沒有白來,居然真的遇到羅文璽了。

    兩粉絲遞上筆跟紙,目光先落在羅文璽身上,男人白衣黑褲,包裹著結實的肌理,修長的身影挺拔玉立,如松如柏,身上有著成熟男人獨特的魅力,容易引人深陷。其旁那位女人很是漂亮純粹、不禁她們身上的八卦之魂熊熊燃燒著···

    “男神,這位是你女朋友嗎?”

    羅影帝簽完名,遞回去淡淡笑之,不作回答。只是他側目,溫柔的喊了一聲:“知意仙女,我們走吧?!?br />
    然而,就是這種態度才教人想入非非啊。

    肯定是女朋友!

    即便不是女朋友那定然是心上人。

    天大的喜事啊。

    真是可歌可泣。

    要知道羅影帝年歲不小,可單身這個問題,粉絲們替他操碎了心啊。

    沈仙女抬起頭,笑容明媚,“羅哥哥,我們去哪?”

    羅文璽主動牽起她的手,“到了你就知道了?!?br />
    從餐廳里出來,兩人在路邊等接送的司機開車過來。沈仙女東張西望一通,眼饞了隔壁一家店鋪的老字號雙皮奶,于是她拽了拽羅文璽的袖子,“羅哥哥?!?br />
    羅文璽低頭。

    “我想吃雙皮奶?!?br />
    港城的雙皮奶很好吃,又滑又嫩,很是香甜,而且口味頗多。

    羅文璽笑,“走,帶你去買?!?br />
    沈知意歡喜不已。

    快走到店門口,羅文璽問,“想吃什么口味的?”

    沈仙女想了想,“最喜歡紅豆雙皮奶了,原味也喜歡,我還想給尋尋和女婿帶?!?br />
    羅文璽點頭,“好?!?br />
    進了店,羅文璽正想跟老板打招呼,卻是發現店里有個身影格外的眼熟,他瞇了瞇眸,一張俊臉大寫的不高興。

    這個男人不是別人,竟然是魏行洲。

    魏行洲看見他們,似是意外,愣住了。

    他有意避開他們,但沒想到,老天爺開玩笑似得,還是撞上了。

    此時,近距離的看著沈知意,魏行洲有種恍然如夢的感覺。

    他看著沈知意,一時失了神。

    但很快,一個身影擋住沈知意,不讓他瞧個半分。

    魏行洲自然是認得羅文璽的,就連店里的一款飲料品牌就是他代言的,但他疑惑的是,羅文璽是怎么跟他前妻和女兒結交上的?眼下,他擋住自己的視線,當下皺起眉頭。

    沈知意只心心念念著雙皮奶,跟老板點了好幾個口味的,緊隨抬頭,“羅哥哥,你要哪個口味?”

    “原味就好?!?br />
    店老板下了單,問:“打包嗎?”

    沈知意正想說他們的不打包,其余的打包,可被打斷,羅文璽說打包。

    “好的?!?br />
    要說他們這家店多的是大人物青睞,不過回來店里的少之又少,想吃雙皮奶了,大多數派助理來買,眼下,一來來三位,店老板很是高興的。

    恰巧,兩位男士,店老板剛好認得。

    一位是云城魏市長。

    一位是鼎鼎大名的影帝羅文璽,羅家在他們港城,還是大家族。

    店老板手腳麻利的替他們把雙皮奶打包好。

    羅文璽付了錢。

    “我們走吧?!?br />
    見羅文璽要帶沈知意走,魏行洲猛地站起來,險些撞到桌上還沒有吃完的雙皮奶,“知,知意?!?br />
    他知道沈知意不記得自己,但是興許是酒意上頭了,他有好些話想與她說一說,剛才忍住了,但眼下,他怎么都控制不住自己。

    沈知意回了頭。

    目光撞上。

    魏行洲因為心虛,目光連忙錯開了。

    沈知意打量著那個喊了自己名字的中年男人,禮貌問一句:“叔叔,你認識我?”

    叔叔···

    魏行洲:“······”

    一陣迷之尷尬。

    沈知意迷茫。

    羅文璽淡淡的笑出了聲。

    沈知意問:“羅哥哥,我喊錯了嗎?”

    羅文璽義正言辭:“沒喊錯?!?br />
    魏行洲老臉一陣火辣,說一句抱歉再無言。多大年紀了,怎么還跟個毛頭小子一樣亂了方寸,他只是后悔,本應是無顏面對沈知意,偏偏如今又生出了想與她道歉的念頭,想補償被他傷害冷漠對待了七年之久的前妻,以及他的女兒,沈千尋。

    “走吧,知意仙女?!?br />
    羅文璽帶著人回了馬路對邊。

    司機早已經開車來了,他打開車門,“仙女,請?!?br />
    沈仙女笑著說謝謝,鉆了進去。

    羅文璽跟著上了車,順便替她系上安全帶。

    另一邊,靳牧寒與沈千尋十指交纏,沿著海港岸邊散步。

    沈千尋對沈知意還是有點放心不下,不過一會兒,她收到了羅文璽發來的信息,她失笑下,原來羅文璽帶著她媽媽去了漫展簽售會。

    整個漫展簽售,怕是只有他們年紀是最大的。

    這位影帝大人真是有心了。

    不過他是否考慮到自己的身份,若是被認出來了,說不定就是一場簽售會。

    在羅文璽坦白之后,沈千尋不支持,但也不反對,順其自然吧。

    走著走著,兩人不知何時離開了海港,往繁榮的市區街道走了去,隨后,停在了一家婚紗門店前。

    靳牧寒推門而入。

    這家店的店員似是早恭候多時,“靳先生,靳夫人?!?br />
    沈千尋心中已經有了猜測,可還是問了:“來這里做什么?”

    “取婚紗?!?br />
    沈千尋恍然失笑,沒想到靳牧寒會來給自己這么一個驚喜。

    樓上,下來一個女人。

    對方跟靳牧寒熱情的打招呼,而后夸了沈千尋一通。

    對方招呼他們上二樓。

    其實他們門店的員工沒想到他們會親自來取婚紗,還以為會派個人過來取的。

    婚紗聽設計師的意思,是靳牧寒親手設計的,靳牧寒看上的,不過是她精湛的手藝而已。

    那件婚紗,廢了她好幾個月的精力,終于完工。

    當設計師羅琳扯下白布的瞬間,沈千尋看著那件大紅的霓裳嫁衣,眼圈微微發熱。

    靳牧寒從身后抱住她,“喜歡嗎?”

    沈千尋點頭:“喜歡?!?br />
    “回去試給我看?”

    “好?!?br />
    設計師聽到他們的對話,便插了一句:“其實可以在店里試的,我也好教夫人怎么穿?!?br />
    靳牧寒拒絕了:“我會教?!?br />
    設計師悻悻然的摸了摸鼻子,她差點忘了,這火紅嫁衣便是這男人設計出來的,他自然曉得怎么穿。

    她不由想象了這男人教心愛女人穿婚紗的畫面,艾瑪,畫面太美,設計師嘿嘿笑了笑:“羅琳祝賀靳先生,靳夫人百年好合,早生貴子?!?br />
    靳牧寒冷淡的點了點頭。

    沈千尋耳根有點紅,淡定的說了謝謝。

    羅琳招呼店里的工作人員來跟她一起把婚紗拿下來折疊好,小心翼翼的放進箱子里,交到了靳牧寒手里。

    出了婚紗門店,沈千尋笑問:“靳先生,現在我們去哪?”

    “回酒店?!苯梁?。他深邃的眸光像是一注細長而深遠的漩渦,仿佛能把人吸進去,此時,斥著迫不及待,“試婚紗?!?br />
    回到酒店約摸二十分鐘左右,大紅的嫁衣鋪在床上,沈千尋愛不釋手。

    是真的很喜歡。

    越看越喜歡的那種。

    沈千尋笑著,看著男人打趣:“靳先生,你不出去嗎?”

    靳牧寒眸光微灼,沒有動。

    她的嗓音又響起來,聲線慵懶而蠱惑:“還是···你要教我?”

    靳牧寒上前一步:“我教你?!?br />
    沈千尋本就生的極美,眼下,一身似火霓裳,濃墨重彩的張揚絕色,她坐在床邊,三千青絲垂落,她的唇色很艷,像是剛被清晨雨露嬌艷過得花骨兒,臉頰緋紅,千嬌百媚。她身上勝過牡丹的貴氣,多過雪梅的傲然,賽過墨菊的素雅,萬千粉黛盡是顏色。

    靳牧寒的眸光越來越灼熱,暗涌澎湃。是癡迷的,又含著繾綣濃郁的情意。

    他對沈千尋的愛,太過炙熱蝕骨。

    沈千尋沒有穿鞋,雙足玲瓏白皙,此時,腳趾微微蜷縮,她跟靳牧寒對視著,唇邊淡淡莞爾。

    沈千尋身子往前傾:“好熱?!彼ψ牛骸敖壬?,你要看多久?”

    靳牧寒垂眸,他伸出手,又緊緊抱住她,語氣輕緩的:“等我去北灣回來,我們便舉行婚禮好不好?”

    北灣,靳牧寒注定要去的。

    而且,應該很快便要動身了。

    “恩,我等你回來娶我?!?br />
    靳牧寒親了親她:“會解嗎?”

    沈千尋眉眼彎彎,說不會。

    靳牧寒低聲哄:“寶寶,我教你?!?br />
    ···

    羅琳有預感,她估摸得進行一次售后服務。

    事實證明,果然如此。

    在港城待了整整一周,他們才回云城。

    這一周時間里,董家沒有任何動靜。

    沈千尋覺得他們的報復不會就這么放棄,自然,靳牧寒也沒想過就這么放過董家,只有他們完全沒有勢了,才掀不起任何水花。

    沈千尋回了公司。

    葉文清見她回來,整個人松了口氣。

    他快被堆積如山的工作累死。

    而且,最近公司的生意,ws有意無意的打壓,葉文清已經好久沒有好好的休息過了。

    沈千尋拍了拍他的肩膀,“辛苦了,給你放一周的假,你回去好好休息?!?br />
    “一周就不用了,三天就好?!幣恢艿募倨諤ち?,而他們要做的事情還很多,葉文清笑:“我可是要陪你打江山的得力助手?!?br />
    沈千尋跟著笑了笑:“回頭給你漲工資?!?br />
    葉文清挑了挑眉,接受了。

    八月盛夏。

    沈千尋發作了。

    她不敢回家,深怕被沈知意察覺什么。

    本以為疼過一次,沈千尋做了心理準備,感覺應該能熬下來。

    但她太高估了自己。

    很疼。

    四肢無力,五臟六腑翻騰,她甚至是出現了嘔吐冒冷汗,頭暈目眩的癥狀。而且,生理反應洶涌澎湃,無法扼制,忍得時間越長,那種感覺便越發難受,身體和精神,仿佛都會被掏空。

    難怪蘇璇說這玩意比生孩子還要折磨人。

    靳牧寒替她注射解藥,一遍又一遍親她的唇安撫,“寶寶,乖,一會就不疼了?!?br />
    沈千尋牙槽咬的緊緊,沒說話。

    “松嘴,流血了?!苯梁劬芎?,手在發顫。

    “阿寒,疼····”

    沈千尋明明不想跟靳牧寒喊疼的,可是他在她身邊,她總是會露出軟弱嬌氣的一面,怎么忍都忍不住。

    靳牧寒把自己的手指抵在了她牙齒中間,“疼就咬我,不要忍著?!?br />
    沈千尋怎么可能舍得,可是男人的手指,還是留下了一圈牙印。

    然后,靳牧寒把去北灣的時間給提前了,他要去北灣,今天就出發,不能再等了。

    關于北灣那邊的情況,靳牧寒一清二楚。

    許庭堯回去以后,跟許家那幾位兄弟爭起了權,爭的很兇。

    許家老爺子許月聲選擇了模式,似乎在考察他們,到底哪個更適合當許家的繼承人。

    沈千尋一覺醒來,她找靳牧寒,但顯然,靳牧寒不在,房間里,只有蘇璇跟筱丹。她問:“他呢?”

    蘇璇回:“去北灣了?!?br />
    沈千尋默了默。

    筱丹怕沈千尋生表哥的氣,“大寶貝,表哥是舍不得離開你所以才趁著你睡著的時候走的,這會估摸人到北灣了,你想他的話,給他打個電話?”

    沈千尋沒說什么,筱丹的電話便響起來了,她瞧了一眼,“表哥電話?!彼攪松蚯а笆擲?,“你接吧?!?/P>


如果您喜歡,請把《暖婚似陽》,方便以后閱讀暖婚似陽266試嫁衣后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暖婚似陽266試嫁衣并對暖婚似陽章節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請后臺發信息給管理員。